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JOJO]吉良吉光是如何出淤泥而不染的 > 19、吉良吉光绝处逢生

[JOJO]吉良吉光是如何出淤泥而不染的 19、吉良吉光绝处逢生

  
  既然早早定下平静生活作为我的人生目标,我自然模拟过各种处理混乱的方法。
  这许多方法中,杀人灭口永远是我最后才会考虑的。
  除了“一旦暴露会被正义伙伴敌对”这条以外,还因为我并不觉得自己的智商没有死角,也不相信这世上有绝对完美的犯罪――起码我做不到。
  我一直以为只要按照正常的轨迹走,我是绝不可能沦为杀人犯的。尽管时常有“好麻烦要是能杀掉就好了”之类杂七杂八的念头,但人之所以为人,就是懂得克制,我以我的自制力为傲。
  结果,在离十六岁生日还差一周的时候,我,吉良吉光,杀死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男人,还是以砍头这种血腥方式。
  如果可以,我也不想直接让他的脖子断掉,要是能够在不出现外伤的情况下让他立即死掉,或许我隐藏起来的机会更大。
  可我的精密性虽高,却无法“透视”,也就是说我可以控制一只跳蚤加速跳动,或者让一整只挂钟减速旋转,却无法让汽车内部的某个比跳蚤大无数倍的机械零件单独停止运作。
  而在无法透视的情况下,我不可能针对脖颈内某个部位进行时间隔离让它内出血,也不可能选择其它慢吞吞的温和死法,极恶中队虎视眈眈,随时可以将我轰碎。
  我很难过,但并不感到后悔,因为这不是我的错。
  我想要平静地生活下去,这个目标中――“活下去”才是基础,我或许可以冒一些平静产生波澜的风险,去为自己搏取财富以换取未来的平静;但我绝不会冒多一丝的死亡风险,去相信这种人会放过我。
  我从镜子中看见他向我举起箭后,就只剩下了一条路可以走。
  我必须不留半点生机地杀死他。
  一切都是这个男人的错。
  看到他头颅落下时,我因为血腥害怕了一瞬间,内心很快就只剩下了滔天的怒火。
  他死了活该,却要搭上我。
  我是这样辛勤地维护着我的平静堡垒,即便遭遇难关,也从未放弃,这段时间以百分之两百的努力每天每天每天熬夜整理搜集资料,好不容易找到了破局的方向,还得到了小小的幸运,也许我要不了多久就能够离开杜王町,拥有美好的未来。
  全都因为这个丑陋恶心下贱卑鄙的东西,全毁了!
  如果不是为了不让已经很麻烦的出血量变得更加麻烦,我真想现在用刀把这个脑袋上的肉一片片刮下来塞到他嘴里去。
  即便完美处理掉尸体,逃过这一劫,我也会落入“我曾经杀过人可能会被发现”的阴影中,我已经无法获得像以前那样高质量的平静了。
  老实说,我现在都有点绝望了。
  但是,不可以。
  谁都可以放弃我,但我是绝不会放弃自己的人生的――很早以前,就发过誓了。
  就算公交车还有一分半钟就要进站,我也一定要用尽最后一秒钟来想出办法。
  我没有力气在这么短的时间拖动这个男人藏起来,他倒下的位置离巷口有七八米的距离,而且会拖曳出血痕,公交车的远光灯很可能会发现异常。
  也许我可以直接逃掉,扔下尸体任由他们报警,沿路没有监控,就算有监控也无法查证替身是怎么杀人的。可是,SPW还在杜王町内搜集信息,我的替身能力承太郎先生他们都知道。
  又或许我可以直接让替身控制公交车的方向盘,让它在到站前发生车祸,无法顾及我,但那只会更引人注目,让局势更乱。
  我的目光落到我的替身上。
  它又在cos法医了,搞得神经紧绷的我都有一瞬间想笑。
  完美犯罪在普通状态下是不存在的,但是替身呢?
  到目前为止,我都没完全搞懂我的替身的能力。
  我的替身能力是对局部的时间控制,已经理解的功能有局部时间暂停、时间加速、时间减速。其中局部时间暂停是我最早使用出来的,经过锻炼后已经能够基本掌控了,杀人用的就是这一招。
  然而,有一种能力,我到现在都无法理解。
  最初,对酒店手套使用,它会跳起抽搐的踢踏舞,对抛落的纸团使用,它会像鬼飞球一样乱窜――它不是在原本的运动轨迹上进行规律变化,而是像魔法一样。
  它无法控制,实验时有危险隐患,所以我优先研究的是其它三种。这种能力别说人体实验了,都没怎么用在纸团以外的物体上,大多数时候想用都用不出来,只能随机出现。
  但经过第一次杀人引起的巨大精神波动后,我感到我与呱呱的默契进一步提升了,有自信能够正确使用出那一招。
  我一直在心里默数,现在还剩大约一分钟出头,对着盛装蛙步下令道:
  “对着尸体和沾血的地面,同时以最大范围使用「第四类」!”
  【呱。】
  它似乎在应合着我,跳到了头颅的面前。
  就在我的小青蛙动作的瞬间,坚实的水泥地面上有一块挂钟大小的区域,突然像喷泉一样涌动起来,蠢蠢欲动,亟待喷发,它不是规律的喷泉,水泥好像又回到了凝固前的状态,时而分散时而聚集,以各种诡异的波形窜动。
  我还没思考这到底是为什么,更让我惊奇的事情发生了,男人头颅上呆滞的五官突然开始以大约5HZ的频率切换表情,时哭时笑时悲时怒――这频率还在逐渐加快,直到肉眼无法识别,表情变化过渡得愈发流畅,没有了违和感,好像还活着一样。
  水泥地的变化,和男人表情的变化,这两件事的本质应该是相同的。
  水泥地、纸团或者手套,单独来看我都没有头绪,但五官表情按帧数变化,却给了我一定的想法。
  一旦有了思路,就像得到了开启大门的钥匙一般――我的替身回应了我的请求,将“启示”灌输给了我!
  原来如此,我终于理解了。
  我的前三类能力是以“现在”为基点,改变物体局部从现在到未来原本的发展,控制其运动状态。
  而第四类,则是统合了过去、现在,以及预测中的未来,将连续时间里状态的模拟量打散为离散的数字量,并抽取时间点对应的离散状态,输出给“现在”。
  这个男人已经死了,但他的五官还保留有过去、现在的时间,只是没有未来还活着的可能性了,我现在是在调用他这张脸上过去的状态,按一定帧数呈现于“现在”的脸上。
  以往针对的物体太过简单,播放帧数一开始就足够高,以至于我没看出它离散的本质。
  这种抽取并不是完全随机,一定程度上,可以听从我的“潜意识的愿望”,就比如纸团提取时间点的状态后可以搞出哈利波特的鬼飞球撞人,而不会跳着跳着突然提取无限遥远的未来状态、消解为分子级。
  至于脸部,随我心意时,也不会变成尺寸相差太远的幼儿形态,使得五官挤压变形崩坏,而是更贴近现在,变化流畅。
  在没有意识到这个能力前,是我的潜意识让“抽取时间点对应的离散量”变得合理化,但既然我意识到了,那应该就有办法让它“不合理”。
  就比如……可以抽取很久很久以后的假想未来时间点,让这张脸直接腐烂消失。
  还剩大概五十秒。
  我露出了振奋的笑容。
  -
  公交车的远光灯照亮站台的时候,尸体我已经处理好了,刚把最后一块沾血的水泥地恢复“原状”,这并不容易,地面被我搞得坑坑洼洼的。
  就算理解了这个能力,我也用得相当别扭,而且我发现能够提取状态的时间范围也是有限制的,我最终只是把这个男人的尸体变成了白骨,而没法直接变消失。
  需要注意的是,与已经发生的过去与现在不同,它提取的“未来”状态并不是真正的未来,而是按照目前状态推测的、自然背景下的理想化未来。
  而已经死掉的男人尸体,按照自然背景,会腐烂成白骨,按照人类社会背景,更应该直接烧成骨灰才对。
  人死后骨头自然放置能保留千百年,我无法提取更久以后的时间点了,就只能先把这些骨头都塞进书包里。
  因为钙质流失,骨头变得很脆,有些长度放不下的骨头我可以掰断了再塞,万幸手里还有个购物袋,骨头顺利地都塞进去了。
  装箱打包最大的问题,还是弓和箭,箭倒是勉强能塞进骨头的间隙,弓就完全不行了。
  也不知道这制造替身的弓和箭到底有多大年纪了,无论是抽取过去状态还是抽取未来状态,它们都没有任何变化,我只能将一大块水泥地掀起,把过于大塞不进包的弓埋了进去,以后再来找。
  背着鼓鼓囊囊的书包,扫了眼除了地面有些不平以外没有异样的站台,我登上了公交车。
  车里只有零星几个人,穿着整洁的公交车司机大叔看了我一眼,露出和煦的笑容:
  “小姑娘,这么晚怎么还在这种偏僻地方逛啊,最近杜王町挺乱的,应该早点回去啊。”
  杀人后遗症还没有消失的我没有管理面部表情的余力,以至于五官自带的楚楚可怜气质不小心冒头了,惹来了多余的关怀。
  我收敛情绪,朝他勉强地笑了笑:
  “我是来给妈妈扫墓的。”
  我没再回应司机大叔略带怜悯的视线,跑到后边坐了下去,紧紧抱着书包,望着窗外飞快掠过的风景,心慢慢安定下来。
  ――我的努力一定会得到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