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极致溺爱 > 5、第5章

极致溺爱 5、第5章

  
  “陆砚。”
  纤细白皙手指出现在视线中。
  霍砚回神,不动声色敛去眸底那几分难以察觉的暗色。
  “我签好了,”明梨将协议递给他,另一只手掌心撑着茶几站起来,眼角浮着浅笑,“你签吧,我换衣服化个妆。”
  霍砚接过。
  “嗯。”
  细白笔直的腿迈开,明梨不紧不慢走向衣帽间。
  “对了,”想到什么,她回头,嫣红的唇微微翘着,美目不经意间流转,“陆砚,以后你叫我明梨吧,早些习惯,不会露馅。”
  她笑时眉眼愈发精致明艳,恍人心神。
  “好。”喉间溢出回应,霍砚视线锁住她的脸蛋,嗓音低淡。
  空气中似有若无地弥漫着属于她身上的清香。
  霍砚垂眸,指腹按亮手机屏幕,给心腹唐格发了消息。
  目光落回到协议上,他没有看一眼,径自翻到最后签名处,在她秀气的字迹旁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陆砚。
  *
  明梨算着时间以为能赶在民政局下班前领了结婚证,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也不知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排队领证的人特别多,等到下班时间到,前面还有不少对情侣没有赶上,只能明天再来。
  “不然,明早?”明梨询问男人意见。
  霍砚没有异议,颔首:“好。”顿了顿,他薄唇再掀动,“送你回家?”
  话音刚落,明梨手机却是响了起来。
  一看,是林慕深。
  明梨接起来,习惯地喊了声:“慕深哥。”
  霍砚侧眸。
  就见她细长的眼睫垂下好看弧度,唇角微勾,眼角眉梢间似跟着染上了层轻轻袅袅的笑意。
  悄无声息的,霍砚的眸深暗了下来,薄唇不声不响抿成直线。
  “慕深哥找我有事,”明梨挂了电话转头说,“陆砚,你……”
  棱角分明的脸廓悄然变得凛冽,喉结轻滚,霍砚不紧不慢将她打断,低低的嗓音透着不易察觉的强势:“我送你过去。”
  明梨没有察觉。
  “好。”她亦没有拒绝。
  走至车前,霍砚自然地为她拉开车门,只是没有如同从前那般拉开后座车门,而是拉开了副驾驶的门,掌心替她虚挡着以防撞到。
  明梨没有在意,弯腰进入。
  手指扯过安全带时,她动作一顿,眉心微蹙。
  安全带……
  昨晚她回家时系安全带了么?
  为什么她觉得脑海里浮出了种奇怪的感觉?
  好像是……
  “怎么了?”
  男人沉哑的声音响起在安静空间里,冷不丁地将明梨思绪拽回。
  明梨唇瓣蠕动,差点脱口而出心中疑问,好在话到嗓子眼时她意识到另一件事,硬生生咽了回去。
  昨晚醉酒的事还是不提为好。
  想不起来就算了。
  “没什么。”如是想着,明梨甩掉那股隐约感觉,系好安全带。
  *
  考虑再三,最终林慕深还是换了之前包场旋转餐厅的安排,重新选了家明梨喜欢的西餐厅,氛围幽静,私密性亦很好。
  太刻意的话会给她造成压力,他想,他需要一步步慢慢来。
  戒指盒的戒指安静地躺在其中,看了眼,林慕深轻轻合上,转头看向窗外,继续耐心等待明梨的到来。
  这一眼,他看到了明梨。
  唇角笑意还未扬起,一张陌生的男人的脸出现在视线里。
  林慕深瞬间猜到了他的身份――
  陆砚。
  昨晚宋铖震惊地说公主抱明梨的那个保镖。
  男人的第六感有时并不亚于女人。
  只一眼,从昨晚听到宋铖话后涌出的那股危机感再次冒了出来,且诡异的愈发强烈。
  林慕深薄唇紧抿。
  而下一秒,两人的视线隔着距离在空中交汇。
  霍砚眼眸微的眯了眯。
  漠然收回视线,他不紧不慢淡淡出声,语调和神色皆没有一丝波澜:“我陪你进去。”
  明梨没拒绝。
  从前在国外有同学朋友约她吃饭,陆砚也是如此亲自送她到约好的地方,之后会在外面等她,等最后再接她回家。
  两人往里走。
  而餐厅里,林慕深眼看着陆砚寸步不离跟着明梨,而明梨对他没有丝毫反感排斥,当即心中不好的预感更为强烈。
  这种预感,在那个叫陆砚的男人站在明梨身旁出现在自己面前时达到顶峰。
  明梨刚回了条微信收起手机。
  “明梨。”
  耳畔忽然响起一声,嗓音低醇,莫名的不经意的性感。
  她茫然一瞬,眼睫扇动了下。
  “嗯?”
  深邃浓墨的眼眸望着她精致的脸蛋,霍砚身姿从容冷峻,低而慢地说:“我等你,回家。”
  明梨瞬间理解了他的意思。
  他会送她。
  “好。”她眼尾染上浅浅笑意。
  霍砚颔首,离开。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林慕深一眼。
  林慕深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
  他叫她明梨……
  后一句分明说得亲昵。
  “慕深哥,找我什么事?”明梨在座椅上坐下,抬眸看着林慕深问。
  林慕深对外一贯是优雅温润的绅士形象,哪怕心有疑惑和不安,也依然没有表现出半分,只是如随意聊天一般地问:“他就是你的保镖?”
  “嗯。”明梨点头。
  有些渴,见她面前放着杯金桔柠檬水,知道应该是林慕深给她点的,她漂亮的桃花眸顿时笑了起来:“谢谢慕深哥。”
  端起来,她抿了口。
  酸酸甜甜,是她爱的味道了。
  她一笑,精致五官顿时晕染开一种说不出的娇矜。
  林慕深怔然一瞬,眸色敛紧。
  气氛静了两秒。
  “明梨。”
  明梨闻言脸蛋抬起:“慕深哥?”
  她的眼眸漆黑,林慕深与她对视两秒,低沉清晰的话语终是从他薄唇中溢出:“联姻的事我知道你不开心,不想嫁,我帮你。”
  明梨没想到他特意约自己见面所说的事是这事,不过也不意外,毕竟不少时候他比宋铖还要照顾自己,宋铖能知道联姻对象是霍家,他必然也知道。
  “不过不用啦,”放下杯子,她红唇翘了翘,说,“我已经解决了。”
  几乎是她话音落下的同一时间,林慕深想到了陆砚临走前说的两个字――
  回家。
  霎时,之前那股不好预感更为强烈,甚至隐约变成一个他不愿相信的猜测。
  而下一秒,明梨亲口将它证实――
  “我和陆砚结婚了。”
  *
  夜幕降临,临城笼罩在璀璨灯光之下。
  明梨单手托着腮,漫不经心地望着窗外倒退的夜景,路灯打在她白净的脸蛋上,落下斑驳的光晕。
  “明天搬去我那里吧。”
  突然低缓沉哑的一句,明梨怔了一瞬。
  她转头。
  双手握着方向盘,霍砚深邃眼眸目视着前方,眸底神色无法看清:“我住的地方不是住户无法进入,隐私性和安保问题,无需担心。”
  视线所及,他侧脸脸廓线条完美,隐在明暗交错的光线里好似削弱了几分冷硬。
  明梨想到了被砸的心爱钢琴,以及被拿走的护照。
  他说得有道理,何况既然结了婚,就算只是合约婚姻,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她本也有这个打算,只是想的是让陆砚住过来。
  显然,他的提议更好。
  “好。”明梨没有异样,同意。
  只是想到被砸钢琴,那股以为被藏起来的难过再度地涌了出来,和昨天不同的是,刺痛变成了钝痛,无声无息蔓延至她身体每个角落。
  浓烈得仿佛积累了很久很久。
  “钢琴……放哪了?”半晌,沉闷的字眼从明梨喉骨深处溢出。
  今早醒来那满地狼藉消失不见,不用多想,她都知道一定是陆砚收拾了。
  “书房。”喉间溢出音节,英俊的脸庞克制着,霍砚沉声说。
  明梨没有作声,久久才低低地应了声:“……嗯。”
  她低垂着眼睫,脸蛋隐在暗色中,无法看清,只眉眼间似覆上了凉意。
  沉默蔓延。
  接下来的一路始终无人说话。
  二十分钟后,明梨回到了居住的公寓。
  尖细高跟鞋被随意脱在玄关处,莹白的脚直接踩上微凉的大理石地面,小小的脸蛋没什么表情地,她推开书房的门。
  钢琴狼藉被妥帖地收拾在了纸箱里。
  明梨点了支细长的女士烟。
  依然没抽,只是任由淡淡的薄荷味弥漫在空气里稳定情绪,渐渐的,徐徐烟雾将她脸蛋衬得模糊。
  她静静地在纸箱前站了很久。
  *
  霍砚回了别墅便直接上了二楼的一间房间。
  所有的灯打开,工作台上,一枚戒指就差镶嵌钻石便能完工,旁边静静躺着的,是同样即将能完工的另一样东西。
  霍砚修长手指解开纽扣,将袖口往上挽起,露出一小节结实有力的手臂,彰显着男性力量,同时透着隐隐绰绰的性感意味。
  领口的纽扣也解开两颗露出好看喉结,他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拿过了那枚戒指继续。
  *
  第二天是周五,两人一早就到了民政局,是第一对。
  拍照时,摄影师头疼地暗示明示了几次男方笑一笑,那眼神简直就像是在怀疑是女方骗婚,男方很不情愿所以才笑不出来。
  虽然好像确实有点儿骗婚的意思。
  明梨想到,侧首微微仰起脸蛋小声地对男人说:“陆砚,不用勉强。”
  说起来她真的没见过陆砚笑过,哪怕只是嘴角上扬。
  她凑近时温热呼吸喷洒在了霍砚脖颈和脸蛋处,有些痒。
  霍砚眸光微动。
  “嗯。”他低低地应了声,眸色暗了暗。
  “准备。”摄影师又在喊了。
  明梨闻声看向镜头,挽起唇角,一抹挑不出错的明艳笑容浅浅溢出,她长得漂亮,又爱美,无论面对什么样的镜头她都会展现最完美的一面。
  哪怕只是假结婚,她也要结婚证的自己漂漂亮亮的。
  自然,她的脸蛋本就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咔嚓”一声。
  明梨浅笑,她没发现的是,身旁男人嘴角微不可查地勾勒出了淡笑弧度。
  画面定格。
  之后便是填表格等流程。
  一切都很顺利。
  明梨眼睁睁地看着两本红本本新鲜出炉,说心无波动到底有些假,睫毛颤着,她忍不住感慨,她结婚了呢,虽然只是合约婚姻。
  “恭喜。”工作人员微笑着双手递来结婚证。
  明梨回神,伸手要接。
  旁边骨节分明的手指比她快一步。
  “我收着。”姿态优雅地接过,霍砚不疾不徐地收起来,对上明梨黑白分明的眸神色从容地低声说。
  见状明梨也没有和他争。
  “走吧。”
  “嗯。”
  和工作人员礼貌道了谢后,明梨踩着高跟鞋转身往外走,霍砚则迈着长腿不紧不慢跟在她身旁。
  光是背影便俨然一对天作之合的璧人。
  *
  领证之后便是搬家。
  霍砚临时有重要事需要他亲自处理,说了声抱歉便让唐格找几个信得过的人来帮明梨搬家,明梨无所谓并不怎么放心上。
  女孩子家要搬家带走的东西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足足忙了小半天。
  唐格谨记霍总的吩咐什么也没让明梨动手。
  但到了住的别墅,明梨还是亲自动了手收拾东西,但只是稍稍简单收拾,她便累得不行,加之昨晚几乎失眠一整夜,本想收拾完靠在沙发上小小休息一下,没想到直接睡了过去。
  等醒来天幕早已黑了下来。
  明梨慢慢地从沙发里直起了身,意识模模糊糊,垂着眸,她白皙指尖按了按眉心,恍惚了好一瞬她才渐渐反应过来周围环境。
  是陆砚的家,也是这一年里她要住的地方。
  有些渴。
  明梨双腿放下踩着地毯慢吞吞地站了起来,打算下楼找水喝。
  一走出卧室――
  走廊上壁灯开着渲染开暖晕亮光,隔着这灯光,她看到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朝自己不疾不徐走来。
  是陆砚。
  烟灰色的衬衫,纽扣随意地解开了两颗,隐约露出完美胸膛肌肤,黑色西裤没有一丝褶皱,包裹下的长腿笔直好看。
  而他的脸……
  不清楚是否是暖晕灯光打在他脸廓上的缘故,还是思绪还没有彻底清明,恍惚间明梨竟有种他深眸中泛着柔光的错觉,那张俊漠的脸似乎也没那么冷硬了。
  “醒了?”霍砚在她面前站定,视线锁住她的脸蛋,嗓音不经意的低哑。
  明梨仰起脸和他对视。
  男人的眼睛像漆黑的漩涡,深邃幽暗,就这么望着她。
  明暗交错的光线里,两人的影子在地毯上重叠。
  “明梨。”她听到陆砚叫她。
  方才一抹形容不出的奇怪感觉迅速消散。
  明梨回了神。
  “嗯?”
  一个盒子在下一秒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新婚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