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炮灰反派的修养[穿书] > 16、第 16 章

炮灰反派的修养[穿书] 16、第 16 章

  宋卿卿早已关了神识,以免听到刺耳的话。她就着酒壶,慢慢享受甘醇,竟将一整壶酒逐渐喝光,还好她只感到微醺,脸颊泛着淡淡的红晕。
  她转身紧紧盯着坐在她身旁的男修士,男修士感到浑身不自在,如坐针毡,抬头看到小仙子红扑扑的脸,直勾勾的眼,顿时羞涩起来。
  宋卿卿踉跄地站了起来,一屁股坐到男修士身旁,面带笑容地看着他。
  男修士结结巴巴道:“仙,仙子你有何事?”
  宋卿卿指了指他桌上的果盘:“这…这酒味美甘甜,我看你似乎不…不喜欢,那就不要浪费,给我可好?”
  男修士连忙拿起果盘旁边的酒壶递上:“仙子给你便是。只是这酒看似不烈,初尝却很容易醉,仙子你慢点喝才是。”
  宋卿卿欢喜地接过,想也不想地又灌了一口。
  “啧啧啧,”坐在身后的小师妹忍不住咂嘴,“如此耐不住寂寞,又去勾三搭四,真是丢尽我们修仙界的脸!”
  这回声音就在宋卿卿正正身后,她想听不到都难,于是她将酒壶“啪”地放回桌上,转身要去反驳,熟话说,叔可忍婶不可忍!
  只见柯若,萧凌安以及小师妹从左到右坐成一排,她指着最左边的柯若道:“你…你一个大男人,天天揪着这事不放,你算…算什么男人啊!”
  说着她朝下弯腰鞠躬,没成想一头撞到了桌上,她摸了摸红红的鼻子:“那,那是过去的我做的错事,我…我代表过去的我跟你鞠躬道歉,对不起,行了吧!咱们除了写了张红批子,啥事也没干过,吃…吃亏也是我女方吃亏,你就别一天到晚苦大仇深的样子,搞得我对你做过什么似的!”
  坐中间的萧凌安眼角狠狠抽了抽。
  柯若将宋卿卿往旁边推了推:“正主在这里,你给他道歉去。”
  宋卿卿看着萧凌安,心里一股怨气,伸手蹭了蹭他的脸蛋:“小姑娘家的,长得怪可爱的,就是说话不太好听。看你长得好看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若是以后再…再听你背后嘀咕我,我…我就狠狠揍你!”
  说完她搂了搂袖子,摆出干架的姿势。
  萧凌安:“……”
  小师妹:“……”
  柯若:“……”
  小师妹:“师兄,她在趁机吃你豆腐吗?”
  柯若:“我看不像,应该是喝醉了。”
  宋卿卿:“我没喝醉,我超级清醒……”
  话没说完,就见她就duang一声往下倒去,不省人事。
  *
  屋外晨光熹微。
  宋卿卿睁开迷蒙的眼睛,看着眼前不太熟悉的环境,有些费解。
  她努力回想昨天的事,她观看喜宴表演,她喝了许多酒,她听到有人说她坏话,她准备去吵架,然后……
  断片了。
  她整理下衣物,又上下摸摸身体,似乎都没什么毛病,她松了口气,还好是醉在大门大派,应该不会有人对她做什么不轨之事。
  她感到宿醉的头疼,想着又不需早起,于是仰头倒下打算再眯一会儿。
  这一眯就眯到了日上三竿,她精神稍振,从床上爬起来,打算告别宗主独自去山下的集镇逛一逛。
  宗主在议事堂接待她,她抬头又看到那三个冤家,其中一个身材纤长相貌英挺的女子对她笑了笑,吓得她赶紧瞥开视线。
  昨个儿还对她指指点点,今天突然友好起来,事出异常必有妖!
  鹤长年:“宋小友昨晚睡得可好?”
  “谢谢宗主,一夜无梦,甚安。”
  “呵呵,你不必谢我,要谢谢柯小友,你昨日醉倒,是她将你照顾妥帖的。”说着指着之前跟她示好的女子。
  宋卿卿略感诧异,看那女子的眼神带着半分探究半分感激,她朝那女子微微一拜:“谢谢柯道友仗义相助,在下感激不尽。”
  柯若淡淡一笑:“客气。”
  宋卿卿转头跟鹤宗主告别:“宗主,晚辈就此别过。”
  “宋小友是要回师门?”
  “晚辈打算先去附近几个集镇逛一逛。”
  鹤长年忧心道:“最近镇上有狐妖作祟,老夫怕宋小友独自出行不安全,不如在本宗多住几天,白日里找人陪同着下山罢。”
  他突然看向萧凌安三人:“对了,这三个小友也要去镇上,正找老夫借一件法器,可以抵御那狐妖的蛊惑之术。以老夫之言你们不如同行,四人只要一直在一起,老夫这件法器就可保你们神台清明,不被那狐妖上身。”
  萧凌安面色一滞,小师妹准备跳脚拒绝,被师姐柯若眼神制止。
  “谢谢鹤前辈慷慨出借宝器,宋道友独自出门的确不安全,既然如此,我们一定好生陪伴,不让她出差错。”
  鹤宗主即愿意借法宝助他们捉妖,他们断没有拒绝他提议的道理。
  宋卿卿一听到说有狐妖,即有些兴奋又有些害怕,兴奋是她想看看传说中的狐狸精,害怕自然就是人怂胆小。
  看了那三人一眼,心道若有法器保护着,她倒可以安心,只这三个人对她心怀敌意,不会途中将她抛弃吧?
  鹤长年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只金钵,轻轻敲了一下,顿时一阵清音绵延开来,宋卿卿感到神台被这声音洗涤得干干净净,脑子从未如此清醒过。
  “这宝器的效力只能持续一个时辰,你们切记隔一个时辰敲一次钵。”
  四人准备往外走,突然一个身影冲进了殿内,是昨天胡搅蛮缠的小姑娘鹤娉婷。
  “爹爹,我也要去。”
  鹤娉婷看向萧凌安,眼里尽是仰慕,再看向宋卿卿,立刻扯下脸来。
  “胡闹!听闻那狐妖就喜抓那修为低下的修士来吃,你去了岂不是白白送人头!”
  “可是,她不也只有练气三层,她不也去了嘛!你不是还给他们金钵防身,我跟着他们也就不怕了啊。”
  “你少嗦,回房好好修炼,其他的休得再提!”
  鹤长年自然不好明说,宋卿卿是客,出入自由,他能借出宝器已经是最大的帮助了,还能拦着不成!
  “爹爹!”
  三人见状连忙离开,已经带了个拖油瓶,不想再带一个,宋卿卿自是紧紧跟上,她也不想和鹤娉婷这个娇小姐一起,路上肯定少不了一顿互怼,想来都烦。
  就这样四人一行来到了位于鹤拳宗不远的集镇仙鹤镇,这里混居着普通人和修士,以修士为主。
  宋卿卿已经提前打听过了,这里算是这一片比较大的集镇,这个集镇有个特别大的交易中心,除了贩卖各种修仙物品外,还能以物易物,对于手上缺少银两的人来说,是个好去处。
  不过她有钱,等会儿自然就去最高档的地方,买最高级的物品,她想了下自己没有趁手的武器,没有实用的飞行法宝,还想大量购置符,遇到危险她可以天女散花,留出逃命空间。
  她算盘打得正美,只不过这三人不知道愿不愿意陪同,她沉思片刻,随即开口道:“在下准备……”
  “宋道友,既然我们答应护你周全,你要去哪且放心去,我们本来也打算四处逛逛,陪着你逛也是一样。”
  说话的是一直跟宋卿卿示好的那位女子,宋卿卿见她如此好说话,而且说的话在三人中似乎颇有份量,心里对此人逐渐有了好感。
  “那恭敬不如从命。不知道柯师姐知不知道这里最大的武器行和宝器店在哪?我想去买些东西。”
  柯若愣了愣,遂笑道:“随我来便是。”
  仙鹤镇最大最华丽的店面都集中在交易中心的中心大街上,那里除了顶级的修行物品专卖店外,还有许多供人吃喝玩乐的店面,跟凡人的街道相差无几。
  繁华大街上人声鼎沸,到处是穿着各种门派服装的修士们结伴而行,偶尔还能见到面孔发色颇具特色的魔修,因为这里设有禁制,修士之间不能打架斗殴,因此各种修为的修士才能聚集在此,维持着一片祥和的氛围。
  当然,其间也不乏为非作歹之人,狐妖就通过附身到低级修士身上,让他们自己走出禁制地段,再将他们吃了增长自己的修为,最近不少门派都有弟子在这附近失踪,因此引起了各门派的注意,柯若她们也是因为门派有几个小师弟一齐失踪,才被师傅委派来查明真相,几经查探,才发现了真凶是一只道行不浅的狐妖。
  宋卿卿听着觉得可怕,这吃人的狐妖能附身于人,也就是说身边的任何人都可能是狐妖,她们要不是有法器护身,说不定哪天被附身了也发现不了。
  她忍不住发问:“那这人海茫茫如何去寻它?”
  小师妹炫耀道:“那狐妖即使藏于人身,身上那股狐臭却很难隐下,人类的鼻子是闻不出,但我萧师兄有个宝贝,能嗅出世上各种特殊的味道――”
  萧凌安突然沉声:“秦师妹!”
  小师妹拍了拍嘴,连忙止住话头。
  宋卿卿挑了挑眉,识趣地不再追问,哼,跟谁稀罕知道似的!
  正说着,她们迎面来到一间装修华丽占地广袤的大铺子,宋卿卿看到金碧辉煌的门头写着“多宝斋”,露出了满意的笑脸。
  她总算可以尝一尝挥金如土的感觉了,“来,掌柜的,将你们店里最好的东西通通给我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