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吞噬城市 > 10、鬼城军团

吞噬城市 10、鬼城军团

  行尸们长着锋利的牙齿,见人就咬,一口下去,二两肉就没有了。它们像蜂群一般拥堵而至。
  “加油呀亲故!”空中狗刨的游仙蓁握紧小拳头,助威。
  腰间的通讯器及时滴滴滴响了起来,游仙蓁一看:
  【鹰飞系统友情提醒:您所在的据点【城际地铁站】正在被拔除,请注意安全】
  【积分+10】
  【城外攻城手即时排名:1892389名】
  【新秀榜全城排名3002/5000名】
  游仙蓁不可置信地望着新秀榜。
  新秀榜!
  这是每年酆都开放天赋体检的三个月期间,才会外放的榜单!只取前五千名显示!
  唯二的作用,一是让所有酆都人都看得到今年的五千名攻城手新秀,后续,如果酆都攻城进度顺利,市长团还会开放天网系统监控给市民观看,提升居民对城市的信心。
  二......便是给酆都十大城防系统年度招聘提供依据。
  鬼城军团、天网系统、缄默人、审判者......这些名字,是驰名宇宙海的酆都城防体系组成部分,也是酆都城赖以生存的军工命脉。
  一个特例是,市长团不属于十大军工系统,而十大军工系统的领头人,全都是市长团成员。
  军工系统直接对市长团负责,仅此而已。
  鬼城军团和天网系统是十大城防中的前二,威名赫赫,每年只接受少量新鲜血液,这其中,愿意接受攻城经验很少的应届生或毕业生的比例更少,去年,天网和鬼城军团一共只要了十个应届生,前年十二个。
  此刻,在这死雾弥漫的撒加城,新秀榜开放了,意味着什么?
  说明今年天赋体检窗口已然开启!
  一步登天,冲入十大军工正式登上宇宙海舞台的机会,近在眼前了!
  未来将要面对的巨型城市,那些宇宙海的传奇,都将在成为十大军工人后,一一见识。
  还有,对帝都军区扬州城的复仇,兄长折戟于此,胞妹一刻不敢忘。
  游仙蓁感到手心密集的出汗,心脏怦怦跳,慌得不行。
  3002.
  她默念这个名次。
  从过去五年经验看,要冲到前一百,入选十大军工才算是比较稳妥。
  但这不够。
  游仙蓁的目标,是兄长带领过的酆都第一系统,鬼城军团。
  她也不是能有福利的应届生了。
  那么,需要冲进前十,才会有那么一点选择的权力。
  空中烈火熊熊,燃起黑烟,游仙蓁的心情比这火灾还汹涌。
  她要完全放开手脚了,奋力一搏。
  为了目标,再无顾及。
  ......当然,以她现在空中狗刨的姿势说这话,很没说服力嘛。
  底下魏红愁气地骂人:“混蛋!”
  冲过来的行尸太多太乱,逮着人就咬,她一个不查,手中捕捉绳脱了手!
  等的就是这一刻!
  游仙蓁飞速上窜,斜荡开来,一脚蹬在背后水泥柱上,获得强大借力,随后,又向下方冲来!
  一团乱战,她的目标是谁?
  祁琪被恶臭熏醒,浓郁的尸臭能把人上上辈子的魂魄都叫醒。
  她一睁眼,一颗眼珠子蹦跳到她身上,行尸血淋淋硕大的头颅砰的一声,被她抱了满怀,柔软爬满蛆虫的舌头湿淋淋地舔在她手背上。
  刚醒来,这画面可真精彩。
  祁琪:“......”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麻麻啊啊啊!”
  祁琪尿都吓崩!差点吓得当场去世!
  【嘤嘤嘤!城外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小姐妹心里哭的哇哇叫。
  “可怕吧。”一个声音耳边问,亲切好听。
  “嘤嘤嘤!”祁琪涕泪横流,点头如捣蒜,浑身发抖。
  “可怕就对了。”那声音忽上忽下,在蹦跳。
  “嘤嘤嘤.....啥?”祁琪回过神来,第二次看到了熟悉的人脸,嚯,真眼熟啊,半小时前,谁倒吊着勒她脖子来着?
  祁琪:“.......”
  “啊啊啊啊啊啊你你你你!”
  既三十秒前面怼行尸后,高材生再次被游仙蓁吓死。
  游仙蓁嘻嘻一笑,捞着吓软的小姑娘就往上蹿,平洋产的工具绳质量拔群,被游仙蓁来回折腾,弹簧形变势能依然完美――两人迅速飞上天空,被游仙蓁带着落地,蹲在高架轨道上。
  李青山擦着汗走过来,仨人在窄细的钢轨上,一起泰山蹲:
  “咋样啊,威慑手段成功不?”
  【赶快夸我!】
  游仙蓁:“……”我就不夸你!
  她拉着祁琪举起手来,像冠军获奖似的:
  “喏,威慑在这儿。”
  祁琪:“嘤嘤嘤!”
  李青山无语:“咋又是她。”
  “你欺负上瘾了是吧?”
  游仙蓁给自己的肿脸颊上药,嘶嘶叫:“不然呢?”
  “就她一个实习女生,不捏软柿子我捏硬砖头吗,哥?”
  “我看起来这么头铁煞笔吗?”
  【你、麻批!】
  祁琪:“......”
  祁琪听到这话,肺都要气炸!
  “你无耻!”她憋得满脸通红。
  游仙蓁安抚小姐姐:“我这人是宝藏,还有更无耻的在后面呢。”
  李青山从自己背包里掏出仨梨子,一人一个:“吃吧。”
  “底下得打一会呢。”
  “七八百条行尸,酆都人可以阿。”
  “不怕被啃成筛子。”
  听完这话,祁琪喘气喘的像拉风箱,再也忍不住,哇一声哭起来。
  “救救他们!”
  “救救队长啊!”祁琪心软,六神无主。
  李青山哧笑一声,将梨子怼进她嘴里:
  “吃吧,啊,堵住嘴。”
  游仙蓁倒是吃的飞快,两眼冒精光,越吃越起劲。
  怪了,我脑子觉得不饿啊。
  为何肚子觉得饿?
  她心中疑窦一闪,旁边李青山问道:
  “所以,接下来呢?”
  “你拿了这学生,又想换啥?”
  游仙蓁抖抖脚丫子:“换把我的脚治好。”
  李青山哈一声,泼凉水:
  “你的脸皮从不让我失望。”
  “忘了刚才被修理的多惨了吗?”
  “最后别反被威胁噢。”
  游仙蓁摇头:“不会的。”
  “地铁会一趟一趟的来,我们的放火把戏不说多,再玩两三次是没问题的。”
  “到时候,又是几车的行尸‘下饺子’。”
  “几千行尸,东风小队也会苦手。”
  “我们可以拿这个学生和‘制服行尸’为凭仗,要求他们治我的脚。”
  “两个理由,够分量了。”
  【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游仙蓁:我超有道理)
  但是――
  李青山神情莫名:“制服行尸?什么方法?”
  游仙蓁看他像在看傻子。
  李青山浑身发毛:“看啥?”
  游仙蓁啧啧两声,饿的把梨核都吃了:
  “火元素五大元素之首的美名,真要败在今天了!”
  李青山立刻反跳:“你骂我?”
  “信不信我推你下去啊,你个脚残小瘸子,这会儿你站不稳!”【我一推一个准!】
  游仙蓁叹气:“你脑壳有泡吗?”
  “火元素天赋者,还怕行尸?”
  “回答我,碳基人类身体基础三元素是什么?”
  李青山下意识回答:“碳氢氧。”
  游仙蓁学海豹拍巴掌:“那就用火,烧干他们的氢氧。”
  李青山:“......”
  【……】
  【……】
  【这厮怕不是什么外星人吧,怎么永远都有奇思妙想?】
  游仙蓁沉默了,没忍住:“同志,背后吐槽别人是不礼貌的。”
  “我可不是外星人。”
  【卧槽!我刚才说出来了?】
  【她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李青山头皮发炸,不可置信地瞪着她。
  游仙蓁笑着眨眨眼,熊熊火光映衬得少女脸颊红润,李青山却从她水波般和煦的笑容中读出了知名的威胁。
  【难道,她是罕见的听心者?】
  李青山控制不住的想着,旋即懊恼,想把自己舌头咬掉――
  【该死,你想什么想.....卧槽!你还想.....尼玛,算了!】
  李青山脸色一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