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吞噬城市 > 19、毁灭的仙女座【小修】

吞噬城市 19、毁灭的仙女座【小修】

  游仙蓁在距离城门二百米处刹车。
  她打量九号门,再一次加深了对撒加城市长的敬佩和警惕。
  刚闯地/雷阵时,朦胧雾气中,九号门可是面漂亮、完好无损的石门啊,怎么走近了,拨开迷雾,看到的却是被炮火锤击到面目全非的破墙洞。
  脸上落下湿雾,游仙蓁心脏一阵颤抖,挥开它。
  灰色的雾气,在这座城里,就像眼睛一样无处不在。
  蓝淳从尘土中迎上来,伸出手来,表示友好:
  “你是游仙蓁?”
  “证明一下自己。”
  游仙蓁掏出祁琪的备份通讯器,给蓝淳看背后的编码,还有手臂的酆都追踪弹伤痕,在蓝淳震惊的目光中,和他握手:
  “我是游仙蓁。”
  “那个反复横跳,打劫了东风小队的小辣鸡。”
  握手被疯狂甩面条的蓝淳:“......”力气真大。
  “很高兴认识你。”蓝淳说道,引着游仙蓁走过酆都人占领的九号门,门前挖的战壕深长,人数不多,有种坦荡荡的孤勇感。
  “呦,新人啊。”战壕中脏兮兮的前辈们纷纷打招呼。
  “早上好小姑娘,今天又是没打下撒加城的一天噢。”
  “挤兑人家干什么,别有压力妹妹,已经有先驱部队潜进去啦!”
  “您好,谢谢,早上好。”游仙蓁懂礼貌地打招呼。
  “蓝淳,这儿!”队长给蓝淳打招呼,身旁一名黑发青年神情复杂的望着游仙蓁。
  这就是新秀黑马?
  芝麻包调整心态,露出客气的笑容。
  “来了队长!”蓝淳边走边和游仙蓁做简要介绍:“我和队长通报过了,你暂时作为编外补充进我们火锅小队。”
  游仙蓁:“......”
  “什么队?”美少女被唬住了,一脸惊恐。
  蓝淳一本正经:“对,火锅小队。”
  “我们队的正副队――副队是我――都是天网人,天网出来的小队,都是食物命名,明白?”
  游仙蓁小鸡啄米点头:“明白了,火锅副队!”
  蓝淳:“......”
  蓝淳失笑:“队里原定六人,一人伤退,现在你就是第六人。”
  “正好,你是新秀,队里有个芝麻包,也是新秀,排名很靠前,你俩可以互相学习帮助。”
  走到墙下,更近距离地看到了高墙上的弹坑,令人触目惊心,游仙蓁没忍住伸手抚摸,热血沸腾。
  队长走过来,他背后长了一对雪白的翅膀,幅展约莫四五米,莹白如玉,翅羽根根分明,衬着他金发碧眼,就像个俊美的天使:
  “游仙蓁是吗?”
  “我是菲利扬,火锅小队队长,飞行天赋者。”菲利扬没有握手,反倒递给游仙蓁一撮羽毛,“拿着,见面礼,我的翅羽,撕碎一片,你能获得十分钟的飞行能力。”
  “用来逃生还是突围,都随你定。”
  游仙蓁脸红红:“队长您真是太帅了.....”嘤!
  菲利扬笑笑,将满是土灰的手在裤子上擦了擦,才拍拍小姑娘狗头,“没什么,队长本就该照拂队员。”
  游仙蓁赶紧自我介绍:“前辈们好,我叫游仙蓁。”
  “应该是.....精神类天赋?19岁,还没过天赋体检。”
  “目前已知的天赋能力包括,预警直觉和听心,听心觉醒时间太短,体力消耗很大,我......不太熟练。”
  话落,围过来的前辈一静。
  菲利扬神色露出满意:“瞧,蓝淳捡回来的大宝贝。”
  “这趟酆都来撒加的攻城手大部分以刺探能力为主,战斗天赋不太多。”
  “攻破城门不容易。”
  游仙蓁惊讶,“可我刚听战壕的前辈说,已经有人潜进去了?”
  菲利扬点头:“是,有小一百人,但基本都是单体突破进去的,大批人马我们的渠道还是不行。”
  “市长团下令了,酆都主城已经增派了三万攻城手赶来,我们作为前行部队,需要给他们清出道路来。”
  游仙蓁眨巴眼睛:“那,可不可以让进城的前辈做内部渗透,策反城墙防守力量呢?”
  闻言,同队几个人都笑了。
  蓝淳拍拍美少女脑壳:“撒加城并不是第一次抵御攻城,他们.....实话说,反渗透经验很丰富。”
  “而且,负责镇守内城城墙的是一名副市长,重力天赋者,非常警醒。”
  “我们战损已经超过一百人了。”
  游仙蓁闻言有些内疚:“对不起,前辈。”
  蓝淳摇摇头:“没什么对不起的,干这行,脑袋拴在裤腰带上,明天丧命我也不会意外。”他望着芝麻包和游仙蓁:“你们最好也有心理准备。”
  游仙蓁和芝麻包对视一眼。
  芝麻包露出笑容,这笑容看似平常,却忽然让游仙蓁感到一股细微的敌意:
  “你好,我叫芝麻包,超人系天赋者,天赋名叫【世界是由分子构成】,能够在能力范围内,剥离事物达到分子级。”
  “算,半个战斗天赋者吧。”
  芝麻包彬彬有礼地介绍,却将自己最有攻击性的一面展现了出来,当作新秀竞争者相遇的一次下马威。
  游仙蓁:“......”
  雾草!
  这能力太bug了,要是对战对象是人,岂不是颅骨和血肉也能给你剥离成渣渣?
  游仙蓁抱拳:“客气了,这能力太有用了。”
  “包同志,你能剥离雾气吗?”
  芝麻包还没刚得意起来,表情一僵:“......我叫芝麻包,不是姓包,谢谢。”
  “什么剥离雾气。”
  游仙蓁擦把脸,将雾气凝结的水滴展示给队友看,眼睛发光:
  “我有预感,这雾气就是撒加城监视外来者的手段。”
  “它最浓密的时候在中午,人流最密集时,反倒夜晚更深露重时,灰雾却淡了,这是违反自然规律的。”
  “我很相信我的直觉。”美少女一锤子定音。
  >>>>>>
  视线升到和城墙头持平,仿佛离天空都更近了些。
  游仙蓁趴在菲利扬背上,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身体高度,不能超过城墙最高点,生怕被内城撒加人看到。
  一层透明的能量盘桓在城墙砖石上,让人无处下脚,它高而厚重,像一堵无色的矮墙,盯着看,会发生光线折射,仿佛一种筷子被水折断的奇妙视野。
  “看到了吗?”菲利扬拍拍背上的小姑娘,振翅飞翔:“这团能量是重力带。”
  “撒加副市长亲自加的,只要人体接触到重力带,就会瞬间陷入三百倍以上的引力场――昨天我们刚到,运气好,攻开了一个破口,送进去几十个人,结果重力带一上,突围的就死了一半。”
  一半的战损率.....
  游仙蓁盯着那团能量:“是从墙头摔下去了吗?”
  菲利扬沉痛道:“是的,极短时间内的数百倍重力,能够让人体丧失一切平衡觉。”
  “他们都是被自己骤然增加的体重重力砸死的。”
  凛然的血腥感袭上心头,真不知道墙的另一侧地上,是否满是骸骨。
  游仙蓁望着泛红的天空,“队长,全部内城城墙上都有重力带吗?”飞翔的身体小幅度震动,游仙蓁隐约看到了城墙内的景象。
  城镇集市林立,蜿蜒的铁路轨道如游蛇般盘绕在城内。
  “内城看起来,生活并没怎么受影响。”不知为何,游仙蓁有些心情复杂。
  菲利扬:“重力带是环城建的,高两米,正好能罩住一个人站立起来的高度,不能飞越,会打火力捶死,撒加城虽然军备不足,但内城资源比外城好太多,填装一个环墙火力带没问题,昨天半夜的一次冲锋,就是被火力点打退的。”
  “内城生活......”菲利扬摇头,“撒加城人兵民一体,到处都是积年累月对抗外城吞噬的痕迹。”
  “他们,心态很平。”
  很快,菲利扬降落,把小姑娘抱下来,游仙蓁蹬蹬小短腿,落地有点脸红红,小羞羞,低声说:“谢谢队长。”
  菲利扬微笑,“客气了,芝麻,剥离检验结果如何?”
  芝麻包托着一团灰色能量走过来,“确实有异常。”
  “游仙蓁的预感恐怕是对的。”
  “雾气主体确实是水分子,但剩下的这些像是天赋者的残存能量。”
  “我不能分析天赋,所以,看不出别的。”他脸上没有了假笑,神情沉重。
  话落,众人顿时神情一肃。
  气氛安静的可怕。
  “也就是说,”蓝淳脸色很难看,“这登陆一天来,我们所有的行动,只要在灰雾中做的,撒加市政楼都可能已经知道了,是吗?”
  菲利扬收掉翅膀,喝口水:“恐怕是的,大概率,我们一直在监视中。”
  “卧槽。”蓝淳暗骂,泄恨似的踹了一脚土墙。
  此刻再抬头看周围湿润的雾气,只觉得比魔鬼更恐怖,每一次呼吸薄雾,都是让陌生的天赋者闯进你的身体去窥伺。
  游仙蓁见气氛沉重,好心说:“不怕,队长,一天而已。”
  “我都被监视四天了。”
  火锅队:“......”
  芝麻包拿出个包子,塞住游仙蓁叭叭叭的嘴:“你吃点东西吧,小妹妹。”别火上浇油了。
  菲利扬没说话,手当梳子把金发犁地似的犁了一遍,下令道:“以后尽量在战壕里交流,战壕外,减少交谈,用手势沟通。”
  “战壕内,隔两米点一丛火,烧干雾气。”
  随即,他眉头一挑,放出一个消息,仿佛故意似的:
  “对了,小仙蓁,你不用担心天赋体检了。”
  “市长带着天赋体检组来撒加城了。”
  “同为新秀,你和芝麻包要好好表现。”
  此言一出,众人震惊,连雾气都被吓得晃了晃。
  游仙蓁包子都吓掉了:“市长来了!”
  “丁级市而已啊!”
  菲利扬似笑非笑,望着充满迷雾的周围,“是啊,这是座好城,值得的。”
  蓝淳唏嘘:“不知道是哪位分神要过来?”
  “值了,这趟外勤,能见到市长,”他搓搓脸,满是喜悦。
  当晚,九号门外酆都战壕再次组织了一次突围冲锋,漆黑的星空被炮火点燃,亮如白昼,无数的酆都人嘶吼着冲上城墙,刚猛骁勇,却被同样意志顽强的撒加城人打退下来――
  一夜过去,双方各自毫无建树。
  凌晨的天空格外明亮,满天繁星,天幕透出一种隐约的灰白色。
  战壕中,众人歇息,游仙蓁给蓝淳送水,蓝淳擦擦脸上的炮灰才接过:“谢谢。”
  他望着璀璨星空,泼墨似的星河从长天倾泻,忧虑之色爬上蓝淳的脸庞:
  “我们得赶快了,真的要赶快了。”
  “平洋的攻城舰就要到了。”
  “如果先机被他们拿走,那我们不仅没有回报,牺牲也全都打水漂了。”
  游仙蓁挨着蓝淳坐下,小口喝水:“怎么说呢,群主大大?”
  群主大大,蓝淳被这叫法逗笑了,“你叫我名字就行。”
  话落,他指着星空,无尽高远处,有着最瑰丽的色泽:
  “你看,银河右边,那片赤红靛蓝交杂的星云,知道是什么吗?”
  游仙蓁仔细看,斟酌回答:“我登陆四天了,天天晚上都能看到它。”
  “是仙女座吗?感觉形状有些像。”说着,她也发觉了不对,“但是,它似乎这几天变动位置很大,肉眼都能看见位移了。”
  蓝淳摇头,轻声说:“那不是仙女座。”
  “那是平洋的攻城舰。”
  游仙蓁:“.....”
  游仙蓁头皮立刻就炸了:“什么?”
  蓝淳幽幽叹息:“是啊,不可思议吧。它们像群星般庞大,星云般瑰丽,用了外表遮蔽的科技手段,做出璀璨星座的假相,在宇宙中高速移动,就像流星雨一样美丽。”
  这话美丽又残忍,让游仙蓁的心如坠冰窟:“怎么可能呢,像星座一样。”
  人类能创造星座吗?
  蓝淳:“是啊,是毁灭城市的星座。”
  “看脚程,慢了后天,快了明天,就要【撞城】了。”
  等等,慢着?
  撞城?
  那不是和我们酆都的目的,某种程度上是一致的吗?
  游仙蓁:“......”?
  “物理碰撞,彻底撞碎撒加城这块陆地吗?”游仙蓁心肝发颤,一种古怪的悸动蹦跳出来,扯出了奇妙的预感。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甚至来不及多体会一秒来自星座的恐惧,就被预感抓住了心脏。
  蓝淳:“撞城只是攻城舰登陆的说法,不是物理摧毁。”
  那么――
  “等等!”游仙蓁脑海里烟花绽放:
  “也许突破环城火力带有办法的。”
  “攻城舰。”针尖对麦芒!
  “我们可以利用攻城舰,让它替我们开路啊副队!”
  蓝淳蹙眉:“什么?”
  游仙蓁兴奋地手掌发抖,狂喜的预感席卷了她的身体:
  “只要让攻城舰触及到重力带,哪怕一个铁片,由此激发的庞大重力都会拖着攻城舰撞击陆地,他们肯定来不及转向!到时候,内城一定攻破!”
  战壕内顿时一片安静。
  蓝淳:“......”
  我怕不是捡了个爱因斯坦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