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历史古言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14节 陈和彬的观察

大明之雄霸海外 第14节 陈和彬的观察

    最终决斗没进行,谁也没有拿到生意,盖因张伯说了,送货上门,看过再说。
    开玩笑,你要是现在决定下生意,只怕你走不出这月港,你不是水鱼(待宰的),还有谁是!
    张伯与两边分别说了,把战舰开到北港,要的是西式战舰,看那里的老板怎么说。
    “我现在是陪我家少爷来见识一下月港……”张伯手指着那个带着娇俏婢女的潇洒少爷道。
    两个红毛番自动脑补:原来家中还有老爷,少爷说不上话的,得,到时再让那里的老爷见识自家火炮和炮舰的威力,争取拿下订单!
    张伯分别与他们密密地说了一通,两个红毛番频频地点头,如同小鸡啄米。
    待张伯回来,颜常武赞扬他道:“张伯,你居然会两国外语啊!”
    张伯谦逊地道:“哪呢,我只会英语、西班牙、荷兰三国外语,老爷在的时候,他会六国外语!”
    做得大海商,绝对有过人之处,懂得外语多,越不易受别人蒙蔽。
    他提起“老爷”,颜常武只好作出一副向往样子道:“父辈辛苦为我辈打下基业,万万不可有失,还请张伯教我外语!”
    心忖这回好了,他前身做编辑会英语的,这可以顺利地拿出来使用了!
    张伯哪知他这东东,欣慰少爷勤恳,真是件好事。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他们往回走,颜常武有心看看月港美女,可惜海盗窝里能有什么美女,有的话都给收起来了。
    算起来,这是他见识到的第一个当时“现代化”的大城市,在现代化大城市里,美女们争艳斗丽,美不胜收,身上的衣服没有最少,只有更少。
    可在这里,别说中国美女,就连开放的西方洋婆子也一个不见踪影。
    月港,可是兼营“女奴”生意的!
    别说吃不到外面的,就连自家锅里的小双儿,一些家伙都双眸发亮,吓得双儿挨近了自家少爷,颜常武敢打包票,要是她走失三分钟,只握再难见到她,过多几个月,她很可能出现在东灜大名的屋舍里,或者印度莫卧儿王宫里!
    ……
    在他们下榻的“四海客栈”的大堂上,他们见到了陈和彬,一个机灵的小子,他奉了瑞兴银号大掌柜陈一川的命令前来接他们到瑞兴银号进行洽谈。
    在颜常武抵步之后,已派人与陈一川接洽,这陈和彬就是来接他们的。
    他双眸紧紧地盯着颜常武进来,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少年走进来,大步流星,昂首阔步,这是事业成功,高高在上的老爷作派!
    错不了,他虽然年轻,但气场很足,属于平时颐气指使的主儿!这种人,银号里见识过不少,人生成功人士,大老板!
    他身边的随从,走路都以他的步伐为准,不跑快行慢的,显然他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主心骨,他们以他马首是瞻!
    看来,这个少年真是他们组合的大龙头!”
    好一个陈和彬,从细节中看出了端倪,因此他对于颜常武非常恭敬,不敢失礼。
    大家寒喧一下,虽说都是张伯和陈和彬说话,但是明摆着,他说话时不自觉地望向颜常武,显然是得到他的允许。
    “敝东家恭请贵客去瑞兴银号!”陈和彬作了一个请的动作。
    “好!”这回是颜常武作出了决定。
    门外停了一辆气派的马车,很西式的那种,属于进口马车,它使用了旋转式前轴形成转动的方向(吐槽:中国马车是四轮固定,转向很不方便,稀奇的是东西方交流其实都没中断过,可东方楞是没引进西方马车,超保守,月港马车是一个特例),密闭车厢装人,四角装灯,有车窗玻璃。
    打开车厢门,一直闷不作声的水深首先上了马车车厢检查一下,下车后再看看马车四周,点点头。
    车厢里座位两排相对(门在中间开),颜常武坐在了后排,张伯和双儿坐前排,而陈和彬与驭者坐一起。
    “驾!”
    驭者打了一鞭,马车开动。
    跑起来,人多时跑得慢,人少时跑得快,陈和彬微微扭头,看到水深水浅护翼在马车的左右,加上后面二十个随从,动作矫健,个个跟得上,还似游刃有余的样子。
    “跑起来非常轻松,他们训练有素!”陈和彬思忖道。
    带着这么多训练有素的随从,其家世可想而知!
    在马车转弯地时候,陈和彬自然地扭头,看到马车远处还有人在跟随奔跑,他们的气质与颜大少随从的一致。
    “还跟着有人!就算我们将颜少爷给干掉了,都会有人回去报信!”陈和彬得出结论!
    ……
    马车到达了瑞兴银号,是一处两层大宅,那里的装饰并不奢华,有点中西合壁的感觉,中堂挂着三位创始人的油画,顶上挂着玻璃蜡烛灯,两边放着中式古典落地花瓶,却出奇地协调。
    出人意料地,那里的客人不多。
    感觉到颜大少的小小疑惑,陈和彬自豪地道:“我们接待的客人最低流水是十万两银子!”
    吆喝,只接待大户哦,少点钱人家银号都不理会你!
    立即令人肃然起敬!
    ”请贵客慢行,我先找大掌柜禀报!“陈和彬如飞地上楼,自有两位容貌不俗的侍女相陪。
    她们都长得线条窈窕,容貌非常高!沥沥莺声地道:”贵客远来辛苦,请随奴家来!“
    很少见,美女抛头露面的,一般没见过世面的人还真会被她们给迷糊了。
    看到她们的妖娆样子,双儿嘟长了嘴!
    不过看到她家少爷的样子,双儿又高兴起来。
    颜常武不为所动,目光清澈地道:“带路!”
    她们算什么妖精?她们穿的是古装耶,密实得紧,又不是穿着什么比基尼、开胸衣和齐13小短裙,颜常武表示没有丝毫的压力。
    上面的大房间里,陈和彬飞快地向着大掌柜也就是他叔陈一川报告了他观察所得,力主道:“这位颜大少不容忽视!”
    被他这么一说,陈一川知道自家侄子观察力出众,遂亲自出了房门相迎,对颜常武以平礼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