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女配暴富后想离婚 [穿书] > 4、004演过头了

女配暴富后想离婚 [穿书] 4、004演过头了(1/1)

  ‘小宝贝?’
  ‘宝贝儿?’
  系统无回应。
  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她迟早要被这货坑死!
  面前的狗男人正在眯眸打量她:“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还是你要告诉我,不记得了?”
  沈知意:“……”
  有必要这么抢台词吗?
  她想来想去,原主怕不会对顾南深说什么好话,要不然他能这么记忆犹新?
  灵机一动,她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瞬间填满了委屈,和懊恼。
  “我一时生气说的胡话,你有必要那么放在心上吗?”适时抽泣:“你也不看看结婚那天你的脸多臭,人家不要面子的吗?”
  话落,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一颗颗砸在顾南深手背上。
  男人眉心微拧,神色复杂的看着垂目站在面前的女人。想要抽开,却被她抓着他的手擦掉了她脸上的眼泪?!
  沈知意可怜兮兮,又泪眼婆娑看过去的时候,正见那个男人眉心狠狠一拧!
  很好!
  就让这有洁癖的狗男人,恶心死好了!
  “我和顾齐的事都是误会,我知道你不过是想借着这件事和我离婚罢了,我不怪你……谁让我从前是真的做的不够好。”
  把你心里想的都说出来,看你还找什么借口和我离婚!
  “你不爱我也没关系,反正喜欢你是我的一厢情愿,等你半年也是我心甘情愿,你不用在意。小齐他就是个孩子啊……我一直将他当弟弟。”
  沈知意泪意朦胧,楚楚可怜看着他――家族联姻是你想离就能离的吗?!你回头要是说是因为顾齐和我离婚,你就是个弱智!
  狗男人,我要是因你而死,我就半夜爬你家祖坟!
  沈知意内心mmp,脸上却一副情真意切模样:“你将人家双手捧过去的心摔在地上,还不许人家说几句话气话解解气么?非得为了那几句气话,和我置气?”
  顾南深低头看着泪意盈盈,满脸委屈望着他的女人,目光里探究明显。
  沈知意无所畏惧,伸手揪着他衣摆轻轻晃着:“我错了,错了还不行么?”
  “老公~老公~”
  女人声音甜软,撒娇的味道明显。耳边垂下一缕发丝,黏在她带着泪痕的脸上,狼狈又委屈。
  男人深深看了她一眼,着实有些不知如何应对。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顾南深握着电话走开了。
  沈知意松了口气,然后只听那人说:“出差,凌晨的飞机,我回来拿行李。”
  她暗暗挑了下眉,狗男人要出差?!
  太好了!
  不等沈知意窃喜完,那人不知何时挂了电话,此刻正在眯眸瞧着她。
  顾南深总觉得在那女人脸上看见了兴奋,转瞬即逝,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
  沈知意心头一跳从沙发上站起来,恋恋不舍的目光看着他:“老公…怎么刚回来又要走?这次又要出差几天啊?”
  最好再去半年,不,一年!
  “大约一周。”
  沈知意:“……”
  梦想瞬间破灭!
  她委屈巴巴说:“那我帮你收拾行李……”
  “不用。”
  沈知意:“老公,我可以的!你这次要去哪里出差?”
  “T国”
  “那里气温高,帮你准备几身夏天的衣服。”沈知意快速打开橱柜,从里面拿出几身衣服仔细折好,整齐放进行李箱。
  然后又帮他备了两件外套,检查了他一直放在箱子里的洗漱用品,确认无误后合上。
  整个过程不超过十五分钟!
  她将行李箱推去男人面前,眨着明亮的眼眸问:“要我送你吗?”
  男人幽深眼眸一眯,总觉得她好像很期盼他的离开?
  沈知意恍惚意识到什么,眉眼一弯:“时间还来得及吗?要不你休息会再出门?”
  说罢她妩媚万分地一撩长发,娇羞低下了头……
  顾南深皱了皱眉,拎过一旁行李箱冷淡疏离的语气道:“还有事要处理。”
  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
  “老公~”沈知意依依不舍追了出去,趴在门边,“我穿着睡衣,就不送你了!”
  顾南深脚步一顿,回身幽深眼眸朝她看过来:“这几天不要乱跑,等我回来有事和你商量。”
  沈知意心头警钟大响,面上却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好。”
  回到卧室,筋疲力尽躺在那张床上。
  叮――
  小宝贝――恭喜宿主,如期完成任务。
  沈知意磨牙嚯嚯,“你刚刚去哪了?怎么叫你都不应,你是真想和我一起共赴黄泉?!”
  小宝贝――抱歉,我无法感知宿主的呼叫。
  沈知意摆手:“别说了,怪我对你期望过高。我们是只能共享富贵的塑料拍档嘛……人我已经哄完了,那么钱呢?!”
  小宝贝:……
  这女人未免太势力。
  沈知意: “你该不会想私吞吧!”
  小宝贝――我没钱。
  “……”你没钱,你还让我哄?!
  ――霸总有钱。
  “他又不给我!”
  ――那一定是你哄的不够好。
  沈知意嘴角抽搐:“你信不信,我将你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我是您的小宝贝,请多多爱护我。况且,我没有脑袋。
  ――祝您晚安,期待下次您的精彩表现。哄好霸总,财源滚滚来。
  沈知意:“……”
  她要再信他一个字,她就是个傻子!
  补了一觉,沈知意脑海里串出来一些片段。
  女人穿着婚纱坐在休息室,面无表情道:“知道顾先生不爱我,既然毫无感情,您也不必勉强自己,婚房我可以自己去。”
  梦里男人那张脸沉黑无比。
  第二句是婚宴结束后,男人扶她上车时说的:“顾先生不必送了。”
  男人似乎说了什么,但片段忽然不清晰了。
  沈知意一翻身醒了,阳光透过窗帘缝隙漫进来。
  再一想,梦里那张脸可不就是原主?至于那个男人……
  我去!
  所以他们之前是互相没有好感?
  那她之前的表演是不是有些过了?狗男人现在会不会计划着,出差结束就和她离婚?!
  一个亿还没赚到,被离婚会死人的……
  冷不丁一道电话铃声打断了沈知意的思绪。
  柳曼略带讨好的声音传来:“宝贝你醒了吗?”
  自从认识了那坑货系统之后,沈知意现在一听‘宝贝’这个词便忍不住发慌…
  她哆嗦了下说:“别肉麻,有事快说。”
  柳曼矫揉造作的笑了声,旁敲侧击:“你想演戏,其实是想玩玩对吧?”
  “谁说我要玩玩,我那是……”奔着钱去的!
  当然沈知意这会儿是不会说实话的:“我是想实现人生价值。”
  柳曼一听,当即附和道:“那就更不能马虎了,我和你经纪人商量过了,为你重新安排了一个能展示你实力的角色!”
  “……”明白了,说白了就是她演主演没戏。
  沈知意能理解,毕竟一部戏投资的数额不小。再说这剧也不是柳家一家投资的,有顾虑也很正常。
  沈知意:“不管什么角色,能演就行!”――有钱就好!
  “呵呵。”柳曼一鼓作气:“是个反派女配,特别能实现你人生价值的角色!”
  沈知意眼皮跳了下,“该不是剧本里那个勾结男主害的丈夫破产跳楼,对病重小叔子不闻不问,最后被男主反噬的女配吧?”
  闻言柳曼惊喜万分道:“你怎么对剧情这么熟悉,看来你也对这个角色很感兴趣对不对?!”
  沈知意:“……”
  要不要这么惨,穿个书是恶毒女配,演个戏还是?
  柳曼激动道:“知道演你小叔子的是谁吗?最近流量正旺的顾齐!”
  “什么?!”
  这都是什么孽缘!
  “还有没有别的角色……”
  “都定下了,这是唯一一个剩下的。”柳曼哪知道沈知意和顾齐的那些渊源,一个劲夸:“顾齐年纪是小了点,可他最近流量旺,和他搭戏带带你的人气多好!做姐们的,都为你考虑周到了!”
  沈知意怀揣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顾齐的合约签了吗?”
  “怕他反悔,敲定后立马让人和他签约了!”
  沈知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