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我真没想加入鬼杀队 > 15、那什么迷宫

我真没想加入鬼杀队 15、那什么迷宫(1/1)

  半天狗身后传来慌乱的脚步声。鬼杀队的三个小队员从里面慌张出来就看到这奇怪的一幕。他们斩杀了老人模样的半天狗之后就冒出了这么一个暴躁老哥一样的新的年轻鬼。这鬼拿出雷电击打他们之后就跑走了,他们本来害怕外面的人担心,没想到跑出来之后却看到半天狗怔在了原地,对面说好接应他们却一直没有来的鹿笙先生手里拿着一个闪电状的长矛悠闲地站在庭院之中,完全没有遇到上弦之鬼的紧迫感。
  灶门炭治郎冲着他们大喊道:“鹿笙先生,快点让开啊,那个鬼可以使用雷电。”
  鹿笙扔出手中雷霆,半天狗想要躲闪,那闪电长矛就像是长了眼睛开启了八倍速一样,以在场众人完全不能捕捉到的速度没入了半天狗的身体之中。
  半天狗身体僵硬,全身就像是通电一般完全不能控制自己。作为引动雷电的鬼,他高大的身影轰然倒地抽搐起来。可以引动雷电的锡杖从他不停抽搐的手中落下,骨碌碌从台阶上滚了下来。
  鹿笙拽着箱子里的小女孩把她提了出来,给女孩哥哥开后门:“灶门炭治郎,砍断他的脖子。”
  灶门炭治郎还没有从上弦之鬼简简单单就倒地的清醒下缓过来,听到他的命令握着刀的手有些发愣。
  现在斩杀上弦之鬼这么容易的吗?
  鹿笙见他不懂,催促了一声:“用刀宽砍断他的脖子,不过小心,别把自己的刀折断了。”这上弦之鬼的脖子对于普通鬼杀队成员来说应该挺硬的。
  一听到断刀,灶门炭治郎就想到了自己的锻刀人钢铁萤冢先生,对方因为他老是断刀快要放弃他了。灶门炭治郎连忙调整呼吸,水之呼吸落下,砍向半天狗的脖颈。
  刀剑落到鬼的脖颈之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被直接弹开。
  “我来。”伊黑小芭内拿出自己的日轮刀,那是如同蛇一般完全的双面刃,紫色的刀身在月光照耀下仿佛一条毒蛇,用蛇一般的刀路飞向半天狗的脖颈之下。下一刻半天狗的脖颈直接一分两段。
  死得这么容易?
  在场众人都有些不可思议。
  灶门炭治郎鼻子翕动,那股属于鬼的臭味一点都没有消失的迹象,他连忙说道:“这鬼好像没有死!”
  “晚啦~”舌头写着“乐”字的男人飞到他们背后,挥动手中轻易就能够扇出大风的团扇,笑嘻嘻地说道,“这里有好多猎鬼人啊,杀死你们的话,肯定能得到那位大人的嘉奖吧。”他是半天狗被斩首之后的另一□□可乐,在积怒与众人战斗的时候,他偷偷从后窗逃出,跑到了鹿笙他们后面,现在积怒被再次斩首,他立即跳到众人身后开始偷袭。
  团扇扇出,一股强风冲着鬼杀队众人飞去。
  同时,原本抽搐倒地被斩首的积怒身上也分化出另一个同样的□□。一个手握十字枪,面上满含悲伤的鬼从积怒的身上跳出,原本本该被斩杀的积怒也活蹦乱跳哪有死亡的迹象。
  鬼杀队众人齐齐抵御攻击。
  鹿笙还愣在原地不动,锖兔去抓他,动作挥到一半才想到自己的是灵魂之躯,没想到手掌却触到了属于人类的温热皮肤。
  居然可以碰到,那他上次为什么没有拦住鹿笙说话。
  鹿笙看他错愕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眨眨眼睛说道:“当然是因为我想让你抓到了。”
  带着锖兔跳到最近的一棵大树之上,鹿笙从上方俯视地面上与众鬼纠缠的队员们。
  灶门炭治郎三人缠住了积怒。甘露寺蜜璃挡住哀绝,伊黑小芭内则缠住可乐。
  喜怒哀乐。
  鹿笙之前就在观察这几个鬼,他们的分裂肯定不是无穷无尽的。哀绝从积怒身体之中跳出,那么“喜”的话,是不是从“乐”里诞生呢?
  鹿笙抽出腰间日轮刀,两层光芒相继覆盖在他的刀上。第一层是属于彩虹之神神力的绚丽彩色,第二层却是沾染战神阿瑞斯神力的赤红光芒。
  伊黑小芭内正与可乐纠缠,身后一道凌厉刀风传来,他步伐灵敏躲开从身后打来的袭击,冲着鹿笙不满地说道:“这是我的猎物。”
  可乐还要挥舞团扇,鹿笙身体微转出一个半圆,横扫而出的攻击迅速割断他的脖颈。做完这一切他立即后退,果不其然,下一刻可乐又分裂出一个背生双翼,类似半鸟人的大笑着的鬼。
  伊黑小芭内神色严肃下来,嘀咕道:“这东西难道要一直分裂下去。”
  “当然不是。”鹿笙把再次活过来的可乐踹到他的面前,“给,你的猎物还给你。”
  空喜飞到天空之中,笑容下理智的思维转动,一双眸子最后定格在鹿笙身上,绽放出真切的喜意:“原来是你,就是你惹怒的那位大人。你居然敢让那位大人生气,今天我就要惩罚你。”
  鹿笙举刀对准他的脖颈:“你是无惨的手下?”
  “谁让你直呼那位大人的名字!”空喜怒斥一声,“你们这些可恶的猎鬼人,杀了你便能得到那位大人的奖赏。”
  空喜发动血鬼术,在他的口中喊出破坏声波。
  锖兔担心喊道:“他在空中,小心!”
  一道彩虹化作的桥梁从鹿笙脚下升起,从地面精准飞到空喜所在的位置,鹿笙自虹桥末尾飞到顶端,一刀背砍到了空喜的下巴上面,直接抽脸把他打飞出去。
  无论人鬼齐齐镇住。他居然以人类之躯悬空而飞!
  鹿笙声音不大,神力将声音扩散到整座宅邸都可以听到的程度:“喜、怒、哀、乐都齐了吧。”
  空喜捂着脸低空飞行,心中恶意快要冲破胸腔,让他恨不得抓住鹿笙将这个人类彻底撕碎。只是内心深处,却有一种极致的恐慌在心里流淌,让整颗心都不自觉地抖动着。
  鹿笙的目光穿过虚空落到宅邸的外围,在那里,一只只有老鼠的大小的老年半天狗正仓皇地逃跑着。
  鹿笙终于找到这家伙的本体了。
  他张开双臂,天空中忽然下起细雨,落在地面之上,原本突兀不已,显少种植植物的宅邸地面忽然晃动起来。就在众人怀疑地动是否来临的时候,地面之上忽然的裂开缝隙,无数株草木从土地之中冲出,他们变高变大,继而攀附到周围所有可以蔓延的地方,最后盛开大面积的紫色花朵。
  锖兔仰望着头顶的紫色云海,伸手抚摸紫藤花柔嫩的花瓣。
  “居然瞬间就让整座宅邸都开满紫藤吗?”
  鹿笙依旧站在天际,然后这篇宅邸中的情形却直接扭转。
  黑发的神明遥望着下方由紫藤花制成的迷阵,声音穿透花海,落到被分散而开的半天狗以及他的□□耳中:“听说过米诺斯迷宫吗,在这座迷宫之中存在着一个叫做弥诺陶洛斯的怪物,既然你这个鬼不告诉我无惨的地方,还喜欢四处乱逃,那我们就一起玩玩捉迷藏吧。”
  鹿笙张开双手,一团火焰逐渐变为公牛的形状,只有一个人类那么高,周身却散发着极为炙热的,如同太阳一般的光芒。
  由光明之神阿波罗的神力制作而成的公牛,一旦有鬼被他抓住,那么面临的便是烟消云散的风险。
  现在,波洛斯将这只可以自由行走的公牛投放到了紫藤花组成的迷宫之中:“捉迷藏开始了,千万不要被抓到啊。”
  半天狗本体脸上的惊恐从伪装彻底变为了现实。那炙热的隔着花海都能感受到的温度让他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疯子,你这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