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历史古言 > 崇祯十五年 > 关于侯方域失节探讨

崇祯十五年 关于侯方域失节探讨(1/1)

  侯方域向张存仁献策之事,在《清史-张存仁传》中有提及。

  “……存仁闻归德侯方域才,贻书咨治盗策,方域具以对。存仁用其计,盗悉平。”

  是书信来往,并没有见面。

  那么用其计,又是什么计呢?

  《上三省督府剿抚议》中有明确记载:侯方域向张存仁提了五剿五抚一共十条建议。

  五条剿议是:通剿穴,绝径路,因粮食,鼓敌忾,散敌援。

  这五条建议都是两军交战所采取的必要方式,沙场老将张存仁不会不知,根本不用侯方域这个后生小子提醒。

  五条抚议是:固根本,昭激劝,简精锐,信号令,责屯种。

  固根本是严防投降的起义军再反叛,昭激劝是善待投降的起义军,简精锐则是从投降者中挑选精兵,其余放归回乡,信号令是对回乡的投降者采取监视措施,责屯种是责令归乡的投降者安心耕种。

  老实说,这十条建议,尤其是后五条建议如果明末各地的督抚大人们能够严格执行,就不会有那么多降而复叛的农民军了。尤其是第三条的简精锐和第四条的信号令,如果当初熊文灿能够实施,张献忠想叛也不敢叛,当然了,财政困窘,朝廷无力安置,也是明末不能执行这五策的重要原因。

  这五条对明末的流贼有用,但对榆园起义军的用处却不大。

  因为两场战争的性质完全不同,一个是为了吃饱饭,只要朝廷给恩惠,能活下去,小兵小卒都愿意回家务农,谁也不愿意过刀口舔血,朝不保夕的生活。

  另一个却是满清削发令之后,汉人心中无法压制的愤怒,从而导致的民情大爆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孝经·开宗明义章》就有说,因此榆园起义军虽然没有名将,也没有有名的大人物,却依然在三省之地卷起了大风云,张存仁想用侯方域的小恩小惠去瓦解起义军,几乎不可能成功、

  这十条建议,看起来冠冕堂皇,其实却无有大用。

  说这么多,只是想要证明一点,那就是侯方域还是有点军政之才的。

  “火烧榆林”,“掘黄河以水灌榆园”都是张存仁所为,只因为清史一句模糊不清的话,就把帽子扣到侯方域的头上,是不负责的,侯方域和张存仁通信是在顺治七年,参加科举是顺治八年,水灌榆园也是在顺治八年,如果他真献此毒计,还用参加科举吗?清廷完全可以直接任命,而且会大书特书,用侯方域的名气瓦解汉人的军心士气。

  再者,顺治八年之时,侯方域的好友方以智,黄宗羲,张煌言,阎尔梅正在

  南方反抗,阎尔梅甚至南北奔波,为榆园军的兴起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他父亲的故友也都在南明小朝廷中勉力支撑,如瞿式耜,金堡等,清廷尚不得人心,南北起事不断,满清统治不稳,随时都有可能被推翻,从常理推断,侯方域不会真心实意的为张存仁献策。

  这个锅,只能是汉奸张存仁的。

  但侯方域失节是毋庸置疑的,从侯方域的遗作中去考察,就知道他对辛卯乡试一事,痛悔失足,极度的抑郁自恨,他将自己故居改名“壮悔堂”,著《壮悔堂文集》明志,3年之后,仅仅37岁之时就病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