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温柔沦陷 > 第 41 章

温柔沦陷 第 41 章 (1/1)

  桑酒听到温季瓷的轻笑时, 才发现她又被温季瓷给忽悠过去。
从告白到现在,温季瓷几乎每天都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不给她任何退缩的空间。
温季瓷看出了桑酒的心理, 他承认他的确没有给桑酒逃避的机会。
他看上去似乎无坚不摧,其实他也会害怕。

  温季瓷害怕如果他给了桑酒时间, 当她冷静下来的时候,她一定会飞快地缩回自己的舒适区,不肯也不可能再朝他跨出一步。
他不想赌, 也赌不起。

  此时, 桑酒的心底深处, 是否有和他相同的想法。
因为多年的兄妹关系, 她又对他留下了多少仁慈的余地,还能让他多次试探, 多次靠近。

  温季瓷不清楚这些, 他只知道只要一方停了脚, 那么他们永远都没可能走到一起了。

  温季瓷再次笑了笑, 这次的笑容更为真切,他收起自己残留的负罪感, 不再企图因为桑酒的躲避而让她留下后悔。
在一起又或者分开,他总要为他们努力一次。

  “好,哥哥就当桑酒同意了,明天我会过来接你回家。”

  桑酒抿了抿嘴没回答, 如今已经是二月末, 冬季快要结束,即便是微凉的风在逐渐变深的夜色中, 也没带给她太多的冷。
她仰头看着温季瓷,没说出反悔的话来。

  “你路上小心。”
说完, 桑酒也不说再见,就直接往楼里跑。
她刚跑进电梯,就立即按了楼月住着的楼层,层数一层层地上升,她第一次看着数字变化的时候,产生了急促的心理。

  电梯门一开,桑酒立即跑回了房间,然后掀开窗帘的一角,往下看去。
果然,温季瓷的车还停在那里。

  楼层有些高,却也不妨碍桑酒能看见温季瓷远远的身影,他往楼上看了一眼,然后坐上了车,车子缓缓驶远,融进夜色中。
桑酒从缝隙中窥探着,她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想法,担心温季瓷太晚回家会危险,还是别的什么。

  “我深切地怀疑你有什么秘密瞒着我?”
楼月的声音猛地从身后响起,吓得桑酒立即转过了身,原本睡着了的楼月此刻正拿着一杯水,眯着眼看着她。
像是嗅到了一丝不正常的味道。

  “有吗?”
桑酒不自然地理了理耳边的长发,视线闪躲。
“不然你大半夜盯着窗外看干什么?”
楼月把头凑了过来,窗帘毫无顾忌地被拉开,她也学着桑酒的模样,往下看去。

  桑酒站在原地,余光瞥了一眼外面,温季瓷的车早就开远了,楼月就算有双千里眼,也看不到。
桑酒偷偷地松了一口气:“我睡不着,欣赏夜景不行啊?”

  楼下什么都没有,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楼月不死心地又看了一会,才慢悠悠地收回了视线,还是带着怀疑的眼神。
桑酒拿过楼月手上的水杯,递到她的唇边:“你喝口水,继续睡吧。”

  把楼月忽悠回房间后,桑酒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才还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现在一见到温季瓷,多余的想法都散了,几乎是刚沾枕头,就睡了过去。

  到了第二天楼月睡醒的时候,桑酒才和楼月提出,她今天就得搬回家里去了。
楼月先是一阵哀嚎,一下子抱住桑酒,不想让她走:“别啊,别啊,你走了我就更无聊了。”

  桑酒陪楼月这么几天,楼月都想桑酒在这里安家算了,有人陪着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一起熬夜追剧。
这么美好的日子怎么说结束就结束了呢。

  “你嚎早了,我话还没说完呢。”桑酒轻轻地拍了拍楼月环着她的胳膊。
楼月止了声,安静地等着桑酒的下文。“今天我哥会过来接我。”

  房间里先是寂静了几秒,桑酒发现楼月立即拿出了手机,拨通了庄澜的电话。
“怎么了?你突然找庄澜干什么?”
楼月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总得再抓个壮丁过来。”

  消失了好几天的庄澜终于回了国内,前段时间一直逗留在国外走秀,听到楼月的声音时,她正好闲得发慌。
“小酒今天要搬回家,来不来?”
庄澜哪有不应的道理:“当然,等我半小时。”

  等到庄澜满怀愉悦地过来时,刚好和开车到了楼下的温季瓷打了个照面。
庄澜肆意的笑收敛了些,乖巧地问了好:“我是来帮小酒搬家的。”
庄澜瞬间明白了楼月的意图。

  温季瓷朝庄澜点了点头:“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
庄澜和温季瓷坐进了同一部电梯,她死死地盯着电梯上的显示屏,一分一秒的时间对她来说,拉得能有一个世纪这么长。

  庄澜当然不敢主动找温季瓷讲话,温季瓷也不可能故意找话题活跃气氛,空气就这么安静了下来。
甚至于在他们乘坐电梯的这段时间,电梯一次都没停,也没一个人上来。

  直到庄澜快要窒息的前一刻,电梯门开了。
庄澜下意识地先行一步,极为狗腿地帮温季瓷按好了楼月家的密码。
“我现在马上去叫小酒出来。”

  当庄澜闪进桑酒房间的时候,桑酒正在收拾着最后一些行李。她带出来的东西本来就不多,没多久就收拾好了。
楼月站在一旁搭着手。

  庄澜毫无预兆地从后面勒住了楼月的脖子:“说吧,是你故意陷害我吧?”
楼月被吓了一跳,很快回过神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楼月还想着温季瓷会先到呢,庄澜毫不留情地告诉了她真相。
“温太子现在正在外面客厅坐着呢,我凑了个巧,刚好同坐一部电梯上来的。”
楼月听了想笑,她可以说是极能理解庄澜的胆战心惊了。

  桑酒看着楼月她们在一旁斗嘴,她已经习惯这样的场景,也没掺和进去。
当她提着东西准备走出房间时,楼月和庄澜暂时休战,分别帮桑酒拿了几样东西。

  桑酒抬眼看去时,温季瓷正背对着她站着。
日光斜照进百叶窗,阴影阳光交织,落在温季瓷身上的暗光却仿若燃烧了起来,整个轮廓镀上了耀眼的光。

  周围的一切,都沦为温季瓷的背景。

  温季瓷忽的动了动,打破了平静,他走到窗户边,手指轻挑,窗帘的一角被掀起。
不偏不倚的,温季瓷恰好站在昨晚桑酒偷窥的位置上。

  桑酒心一紧,仿佛温季瓷在窥探她心底的秘密,她立即出声叫了一声。
“哥哥。”

  在楼月她们的面前,桑酒自然不能对温季瓷直呼其名,只能再次叫了他一声哥哥。
温季瓷缓缓地转过身,笑着看了桑酒一眼。
“回家了。”

  温季瓷终究还是如愿以偿,这几天空荡荡的家里终于多了一个人。
因为桑酒不在家,温季瓷甚至会留在公司里,不想面对桑酒搬离家的事实。

  楼月和庄澜只知道桑酒和温季瓷闹矛盾了,可前几年桑酒和她哥哥闹的矛盾还少吗?
顶多上次是温季瓷躲到国外躲了三年,这次桑酒礼尚往来,来楼月家躲一段时间。

  两人算是扯平了。

  如果桑酒能听到她们的心声,保证会被气到,不过此时她眼底只剩下了温季瓷,也分不出别的心思了。
桑酒朝温季瓷点了点头,就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尖。

  “那走吧。”

  这几天桑酒对上温季瓷,向来都不温柔,但现在楼月她们在旁边,她只好温和了不少。
好久没和温季瓷这样说话,桑酒竟有些别扭。

  桑酒准备提着行李往门外走的时候,温季瓷忽的几步上了前,接过了桑酒手上的行李。
手指不经意地划过桑酒指尖,又不知温季瓷是不是故意,他借着拿行李的动作,手指勾了桑酒一瞬。

  桑酒立即抬头,难以置信地看向温季瓷,温季瓷却没有看她,当做无事发生,而是看向了庄澜和楼月。
“行李给我吧,我来拿下去。”

  庄澜她们很没出息地提着行李后退一步,制止了温季瓷的举动。
“不用,这点东西我们还是提着动的。”

  各怀心思的四个人一同进了电梯,桑酒刚进去就站在了电梯的最角落,温季瓷极为自然地站在了桑酒的旁边。
两人并排站着,旁边竟插不进人。

  庄澜和楼月很自觉地站在靠近电梯门的一侧,沉默地看着电梯下行。

  桑酒靠在电梯墙正在天马行空地想着事情,突然感觉到一旁的温季瓷将手上的行李袋换了个位置。
从他们的中间换到了温季瓷的另一侧手上。

  桑酒还没觉得不对劲,直到温季瓷毫无预兆地伸出手,握住了桑酒垂在身侧的指尖。
更过分的是,温季瓷还轻轻地摩挲了一下。

  这次桑酒真的吓得心跳都要停止了,她用力地往回缩手,却根本敌不过温季瓷的力道。
楼月她们站的位置只有一步之遥,电梯门也不知何时会打开,温季瓷是说什么都不肯松手了。

  处境简直是岌岌可危。
桑酒觉得她没心脏病也要得了。

  和桑酒惊慌失措的模样不同,温季瓷甚至连视线都没放到她这边,却像是练习了千遍万遍一样,凭着感觉就握住了桑酒的手。

  幸好楼月她们没这么大胆子,回头偷看温季瓷,勉强被桑酒逃过一劫。
电梯门一开,温季瓷悄声无息地松了手,提步往外走去。
劫后余生的桑酒立即猛吸了几口气。

  庄澜落后一步,看到桑酒此刻的模样,怔了怔。
“你脸怎么这么红,电梯里有这么热吗?”

  在楼月和庄澜的目送下,桑酒坐上了温季瓷的车,似乎是怕她后悔,她总觉得车子开得比以往都要快。
眨眼间,琴水湾就到了。

  当桑酒迈进大厅时,她恍若隔世。
明明她只在这里住了几个月,却仿佛已经把这里当成家了,难道是因为这几个月中,一直都有温季瓷的存在吗?

  桑酒答应搬回家,却没准备和温季瓷和好,而且温季瓷刚才的为非作歹,已经彻底被她拉入了黑名单。
桑酒提着自己的行李,礼貌地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哒哒哒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温季瓷看着桑酒的背影,没开口。
他先盯了一会,然后挑了挑眉梢,反而笑了笑。
“小白眼狼。”

  -

  夜幕沉寂,天光散尽,夜色彻底沉了下来。桑酒躺在熟悉的床上,却难以入眠。
她翻来覆去了好一会,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像是走马观花似的,在她脑里回顾了好几遍,她才勉强入睡。

  同样睡不着的人还有温季瓷。

  时针指向了两点。
温季瓷已经习惯失眠了,在桑酒不在家的这段日子里,他常常很迟才会入睡,即使睡着了,也只是浅眠。

  现在桑酒回了家,温季瓷又开始患得患失,担心在睡着的时候桑酒又走了。
温季瓷从床上起身,他没有开灯,走廊漫长且寂静,只有清凌凌的月光无声流淌。

  当温季瓷打开桑酒的房门时,床上空荡荡的,盖过的被子掀到了一边,提醒他有人住过。
洗手间的门半敞开,房间里一目了然。
桑酒不在房间。

  连续疲累让温季瓷的感官都变得迟钝,而桑酒不在这里的认知却让他猛然惊醒。
他先是让自己冷静下来,告诉自己桑酒不可能走。

  温季瓷开始推开一间又一间的客房,寻找起桑酒的身影。
空的,空的,还是空的。
在温季瓷耐心耗尽的前一秒,他终于发现了桑酒。

  桑酒正抱着被子睡在其中一间客房里,因为睡前想了太多事情,桑酒压力一大,梦游的毛病又犯了。
这次她没去温季瓷的房间,所以才让温季瓷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她。

  桑酒侧躺着,脸埋在枕头里,睡得安详。
温季瓷不忍心打扰她,而是放轻脚步绕到了床的另一侧,安静地躺在了桑酒的身侧。

  房间里充斥不容忽视的玫瑰花香,仿佛将温季瓷牢牢包围,这些天他一直乱着的心也逐渐平静了下来。
久违的困意袭来,他竟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温季瓷是被怀里不安分的触感吵醒的,不知何时,睡熟了的桑酒翻了个身,滚到了他的怀里。
因为闻到了不属于自己的气息,桑酒的手撑在温季瓷的身前,一个劲地推着他,想把他推出自己的位置范围。

  刚才温季瓷难得睡了一个好觉,身上的疲累感也消了大半,他不准备睡回去,反倒垂着眼,看着桑酒的小动作。
房间里的窗帘拉开了一小半,只照亮了房内的一角,桑酒清浅的轮廓也映进了温季瓷的眼底。

  桑酒锲而不舍地推着温季瓷,长久的异物感让梦中的桑酒感觉到了不对劲,她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刚开始还没回过神,怔怔地盯着温季瓷看了半分钟,才猛地清醒。

  “你怎么在我房间?”

  桑酒意识到自己在温季瓷的怀里时,立即坐起身,一路往后退,直到退到了床的一角。
一脸警惕地瞪着温季瓷,远远地和他隔开。

  温季瓷没有半点私占别人床的自责,他把手靠在了脑后,偏头看向正在生气中的桑酒,好整以暇地开口。
“是不是连自己的房间都认不清了?”

  桑酒马上扫了一眼,这才发现自己在一间客房里,她意识到可能是她梦游了,不过温季瓷呢,难不成他还跟着自己梦游。
“我睡这里,你跟过来干什么?”

  温季瓷也学着桑酒的模样坐起身,他们各据床的两端,中间似乎能隔出银河似的。
“以为哥哥会图谋不轨?”

  “你又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心思。”
桑酒一板一眼地指控着。
“看来没睡迷糊,猜得还挺准。”温季瓷低笑一声,薄唇勾起的弧度都带着些许逗弄的意思。

  温季瓷毫不掩饰自己的心思,他又侧了侧身,两人之间的距离被缩短了一部分。
桑酒立即又竖起了刺,眯着眼看着温季瓷的一举一动。

  温季瓷没有继续向前,手撑在身后,故意压低声音开着口。
“那你自己滚到哥哥怀里的帐就不准备认了?”

  “怎么可能?我怎么会自己滚到你怀里?”
桑酒已经认定温季瓷是在捏造,把他自己做过的事情推到她的身上来,试图蒙混过关。

  桑酒没料错,温季瓷的确轻飘飘地,把他来客房找桑酒的事情给揭过了。
“刚刚不知道是谁拽着哥哥的衣服不放,我正睡着就被吵醒了?”

  由于温季瓷的态度实在理直气壮,桑酒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带上了几分心虚。
“口说无凭,我是不会承认的。”
温季瓷垂着眼笑。

  “耍赖也可以,哥哥记得就行了。”

  “懒得跟你说。”
桑酒警惕地往后退,没想到刚才为了躲温季瓷她已经退到了床的最边上,再往后退,只有一个结果。
刚移方寸距离,桑酒的身子向后一跌。

  在桑酒跌下去的那一刻,温季瓷比桑酒提前感知到了危险,他沉了沉眼,立即越过身子,拽住了桑酒的手。

  而桑酒的身子已经跌下去大半,温季瓷很快将自己的后背朝下,猛地把桑酒拽进他的怀里。
下一秒,温季瓷砸在了地上,桑酒完好无损地被他护在了身前。

  客房地上没有地毯,温季瓷背部着地,却连闷哼声都没发出。
桑酒慌张地从温季瓷的身上爬起来,长发垂着,发梢拂过温季瓷的嘴唇,熟悉的玫瑰香气再次萦绕在鼻间。

  “哥哥,你没事吧?”
不用温季瓷开口,桑酒也知道刚才那一下摔得一定很疼。
温季瓷也只是勾了勾唇。
“和上次比,这根本不算什么。”

  一听温季瓷这话,桑酒立即想到了威亚事件,那时候温季瓷为了救她,背后划出了很长的一道伤口。
如果和上次的伤口重叠,桑酒想也不敢想。

  桑酒马上确认温季瓷的脸色,和平时相比略显苍白,唇色也泛着白。
桑酒急了,她下意识伸手扯住了温季瓷的睡衣下摆,将睡衣往上推,清瘦绷紧的腰露出了一截。

  温季瓷一眨不眨地盯着桑酒的动作,此时她过分白皙的手指捏着他的衣摆,不安分的举动让他拼命抑制住蠢蠢欲动的心跳。
再次开口时,温季瓷的嗓音低哑压抑。

  “你在干什么?”
桑酒听到温季瓷声音不对,以为是旧伤添上新伤,原本有些犹豫的动作变得更为果断。
衣服被桑酒掀起了大半,她终于如愿以偿地看到了温季瓷的那道伤疤。

  一道又长又深的疤痕横在后背上,狰狞狂妄。
因为是第一次见,给桑酒带来了强烈的冲击,她鼻子一酸,不由得伸出手触碰。
“这里……”对不起。

  微冷的指尖碰触到伤疤,无疑对温季瓷是一种残酷煎熬,他的一整颗心都烧烫了,始作俑者却毫不自知。
温季瓷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他想象的到桑酒指尖停留在他后背的场景,视线都差点模糊了。

  下一秒,温季瓷的手勾住了桑酒的脖颈,桑酒动作一怔,看向他。
温季瓷一个翻身,把桑酒压在了身下。
冰冷的触感游走到了桑酒的后背,地板坚硬,她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

  对上桑酒怔忪的眼睛,温季瓷别开了眼,选择忽视。
薄薄的睡衣,他的手放在桑酒的脊背上,却不单单只是放着。他的每一个指尖仿佛都带着想拉着她一起毁灭的渴望。

  桑酒觉得自己的后背简直要被烫伤了,她立即伸手推开,而刚才温季瓷的衣服被桑酒撩开。
她自食其果。
手指碰到温季瓷腰间的皮肤,烫得桑酒瞬间收回了手。

  完全陌生的感觉让桑酒害怕得一塌糊涂,她甚至无法呼吸了,一把火把她从外烧到里,干渴的喉咙里只能说出两个字。
“哥哥!”

  温季瓷近乎疯狂的举动停了下来,他克制地将呼吸放在了桑酒的脖间,他只不过用力地抱了一下桑酒。
却没敢再进一步。

  贴着耳边的声音,低哑到了极致。
“真想就这么……”

  温季瓷没把接下来的话说完,但是桑酒最近习惯了温季瓷的厚脸皮,莫名地就听懂了他的意思。
桑酒身子僵硬着,一动也不敢动。

  过了十几秒,温季瓷重新恢复了理智,握住桑酒腰部的手撤离,滚烫的温度随之消失。
温季瓷的视线也跟着移开,他怕多看一眼,本就难以抑制的占有欲会将桑酒烧成灰烬。

  在温季瓷准备起身离开的那一刻,桑酒声音结结巴巴地提醒到。
“你……你别发疯。”

  温季瓷突然停止了动作,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桑酒,紧接着漫不经心地轻笑了一声。
低笑声穿透她的耳膜,反复振动着,细细的痒。

  “这次我先不发疯。”

  难道还有下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