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她心爱的恶毒女配(gl) > 12、离寝前夕

她心爱的恶毒女配(gl) 12、离寝前夕(1/1)

  想了想苏弯弯又叹气道:“当初我选的这个专业,我以为就是能研究了解华夏的语言和文化,可谁曾想,进了大学才知道,是要去学透了语言与到海外教外国人。虽然外来人口融入华夏我很开心,可是这个专业,我当真是不喜欢。”
  名字,让她产生了歧义,选错了,也就没办法更改了。
  “你现在是大三,时间虽然晚了点,但要是要是不喜欢这个专业,我可以找人,帮你报名,你申请一个第二专业,重新修一门你喜欢的专业。”
  “弯弯你可以现在就想想,你想修什么专业,然后我着手安排,但这需要你上课,参加考试,而且好像是不给学位证书的。”
  再念一年啊。
  不给证书就不给证书吧。
  思索了一下,她道:“好啊,那这样的话,我一会和导员申请一下,继续住校吧。”
  话音刚落,冷悠然的车,缓缓地停下了。
  怎么了?难道是,冷悠然不同意她住校?
  “悠然,我没别的意思哦,就是每天上课的话,来回往返比较耗费时间,京都早晚高峰的时候,还很堵车。”
  “第一,你上课上的是网课,不用和那些学弟学妹坐在教室里,你也就不用去学校了。第二,你忘记了昨天爷爷给你安排的工作了吗?第三,你看那里,那里有家鱿鱼铁板烧,一会给你送完东西,咱们去吃。”
  好吧,对上冷悠然,她好像,一直都没有回绝的方法。
  但是…
  “悠然…”
  “鱿鱼其实不是我的最爱,可是爷爷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以为我很喜欢,要吃饭,也换一家口味,好不好?”
  “嗯。”车子扬长而去,没过多久,就来到了学校。
  在门卫处登记了苏弯弯所在的寝室楼号以及学生证号,很轻松的,她们就得到了放行。
  苏弯弯回到寝室的时候,屋子里原本欢声笑语的三个人齐刷刷的抬头,若是过往,她们看她一眼,肯定马上就转过头去。
  可是…
  “哟,苏弯弯,这件衣服挺漂亮的啊…昨天晚上一晚上没回来,夜不归宿,很不像你平时的作风啊…难道…”
  开口那人拉长了语调,随即道:“被朱旭拿下了?”
  她寝室里一贯最出风头的蓝芳,第一时间,就将她从头打量到尾。
  她的目光最终落在了苏弯弯颈间,那闪耀的水晶吊坠上。
  话里几许暧昧,眼中更带着满满的不屑。
  朱旭是和她们一个班级的班长,曾经追过苏弯弯几个月,一直都被苏弯弯所拒绝。
  “你可别胡说,弯弯清纯着呢,怎么会做那种事。她平时从来都不夜不归宿。她才不是拜金女呢…昨天晚上,肯定是有什么别的事。”司七柒说罢,凑了过来,随意的伸手,摸了摸苏弯弯的裙子:“哟,羲盛,仿的吧,仿的估计也得几百多,弯弯有钱了呢。”
  “说完了吗,我回来收我的东西。别碰我!”苏弯弯瞬间甩开了司七柒的手,不想让对方的脏手,弄脏自己的新衣服。
  “苏弯弯,你以为你很干净吗?穷鬼一个,你以为遇到了朱旭,他就能娶你?人家家里开公司,最起码也有几千万,你平时吃个馒头,一盘豆腐有点肉沫就美的不行,你以为,他家里,能让你这种穷鬼进门?玩玩你而已…还以为自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呢!”
  苏弯弯转头,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她们的针对,早在大一那年就结下了,上大学的时候,她们三个都是父母接送,她就自己一个人,背着小书包,兜里是院长妈妈给的2000块钱,剩下什么都没有。
  她们的花销太大,所以她从不与她们同进同出。
  她们偶尔懒惰,不愿意买饭,让她带饭,结果回了寝室,她们谁都不提钱的事。
  第一次,她忍了,第二次,她们还是不给!
  她没办法,只能按个朝她们要饭钱,兰芳瞬间就嘟囔一句:“不就是四十块钱,还能不给你啊,抠门鬼。”
  从那以后,她就不再给她们带饭了。
  后来,有一次,隔壁寝室的人过生日,她临时被拉去帮忙打气球,打完气球,装饰完寝室。
  那个同学在寝室吃蛋糕吹蜡烛,吹完蜡烛之后所有人都送了礼物,就剩下她一个人尴尬的站在原地,被所有人像看猴一样的目光看着。
  这件事情之后,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个一毛不拔的吝啬鬼。
  她在寝室写作,晚上熄灯,她就在自己的床上用电脑打字,有一点点微弱的光,兰芳有一天半夜起来,就尖叫说:“苏弯弯,大晚上的你跟个鬼似的,你故意吓我是不是?”
  她们三个成群,加上和别的同学关系都好,她不想惹什么麻烦。
  苏弯弯后来就在自己的床上拉了一个大大的帘子,把一切光源都阻隔在床里。
  好在,她们虽然嘴上损了点,可是没怎么给她使坏,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虽然刻意的忽视她,阴阳怪气的挖苦她,可她还是能承受的。
  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她拿出了之前买好的丝袋子,开始整理。
  “算了,一天天跟个冤家似的,看着那张脸,就讨厌,终于要搬走了,七柒,明月,今天晚上咱们ktv,姐请客。”三人落座,继续吃着外卖。
  “咚咚咚…”
  司七柒连忙去开门:“应该是茗语吧,晚上某人走了,她刚好可以暂时搬来咱们寝室住。”
  一开门,却见到一个陌生的面孔。
  “你好…请问你是?”司七柒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可是冷悠然只听她说一句,就能够联想到,刚刚她说的话。
  笑颜如花,可是说出的话,却那么刻薄无情。
  一个寝室四个人,两个都对弯弯这么不友善。
  三年来,弯弯不知道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不过,冷悠然从不会冲动做事:“我和弯弯是一起的。”
  司七柒脸上的笑瞬间僵硬了,随即她犹豫了一瞬,后退了一步。
  苏弯弯连忙起身,走到门口:“悠然,不是说让你在楼下等我的吗?你怎么上来了?”
  “你搬东西回家,东西一定很多,我来帮帮你。”之前,苏弯弯一再强调,不需要帮忙,可最终,冷悠然还是悄悄尾随着她前进。
  她清楚地看到,苏弯弯在进门的,犹豫了那么一瞬,才推开门。
  之后,她走近,听到了那些污言秽语。
  什么拿下,什么拜金女,什么穷鬼,什么飞上枝头变凤凰。
  这里是学校,是学习生活的地方,她们拿这些物质去讥讽别人,可弯弯,却一言不发,她是,已经习惯了忍耐,习惯了沉默以对了吗?
  “这位小姐,你是谁啊?弯弯和我们一起住了三年了,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啊?”蓝芳站起身,面带奇异的看着冷悠然。
  看对方这一身白衣白裤,似乎料子不赖,只是看不出是什么牌子。
  潘朵拉的手链,施华洛世奇的水晶耳坠,唇色,好像是水碧出品的初萃系列的豆沙色,她手上拿的那个手包,好像也是一个法国特别出名的牌子。
  这一身行头,怎么也得小十几万。
  自然,跟苏弯弯这个穷鬼不一样。
  “既然不认识,那又何必认识?”冷悠然说罢,不再理她,转头看向苏弯弯所在的位置。
  寝室是上床下桌的格局,下面的书桌里,满满当当的,摆了很多的书。
  “切,穿上名牌就是大款了?肯定是仿的。”她们就在那一边叽咕叽咕,一边吃着外卖。
  时不时的,还往她们这边看看。
  “悠然,你坐着等我一下,我收拾就好,你衣服是白色的,别蹭脏了。”
  “没事,我帮你,也快点。”
  “真的不用,我自己来就行。”看苏弯弯这么倔强的样子,冷悠然想了想,从包包里掏出手机。
  “喂,林和学弟,是我,冷悠然。”
  “嗯,是这样的,我在菁华,我妹妹要搬一些东西回家,可是我们两个女孩子有点麻烦,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帮帮忙。”
  “好,这里是f栋,406。”
  “学弟说,他们篮球赛刚刚结束,一会就来!”
  “林和?你说的,是计算机的林和学长吗?”还没等苏弯弯说话,蓝芳就问道。
  “是又如何?”
  “你…你开玩笑吧…”林和是谁,计算机系的天才高手,父亲是外交官,母亲是菁华大学的教授,是菁华大学的校草之一。
  大四毕业,他们今天刚好有一场篮球告别赛。
  冷悠然没再理会她,拉着苏弯弯的手,贴在她耳边道:“你把你贴身的衣服收起来,其他的,一会会有人来帮你搬下去的。”
  苏弯弯点点头,蓝芳却以为她们是瞧不起她,在说什么坏话,一下子,她就炸了。
  “苏弯弯,你别以为你随便找了个女人来,穿的溜光水滑的,装做你的亲人,再假装给学长打个电话,就能让我们相信。怎么,你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以后要去享福去了?”
  “请问,你为什么要针对弯弯?”冷悠然站出来问道。
  “用我针对吗?她在学校操场里捡塑料瓶,穷的一顿饭就吃三块五。她就算穿了公主裙,也只是个可怜虫。贫穷的灰姑娘,怎么可能认识学校的风云人物,说出去,让人笑掉大牙。”
  苏弯弯捏了捏拳头,拉过冷悠然,转身道:“是,你说的是事实,可和你有什么关系,我没吃你没穿你的,我干什么,和你有一分钱关系?离寝最后一天,我不想闹得太难看,好聚好散不行吗?”
  “闹得难看,你能怎么样?苏弯弯,要不是我们好心,我们能一直忍受跟你这个满身馊味,性子古怪的穷鬼住在一起?我们忍了你三年,临走,你还想演戏刺激我们一下,哈哈,真好笑…”
  “我们就在寝室等着,看看是哪个林和来帮你拿行李!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