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与马戏(H)

霓虹与马戏(H)

作者:瑞瑞的麋鹿 动作: 催更小说 | 我要求书

分类:短篇女频 状态: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7-05 11:35:10 人气:535

霓虹与马戏(H)简介:一个做梦,做爱的故事。 他是罗钰娜的宋瑾霖,也是阿钰的Wilson。 前世:岛港珍珠人鱼x畸形秀马戏团主理人 今生:持靓行凶大学妹港媒狗仔x偏执闷骚香港新人导演
霓虹与马戏(H)最新章节:033宋毅强之死

《霓虹与马戏(H)》章节试读

  一只脚背搭在生锈的栏杆,弓起的乳白色膝盖染了从上泄下的霓虹,波光蛮有层次感,散落的发丝夹背勾缠起铁杆。

  罗钰娜靠在滚硬的位置嘬了一小口烟,雾从唇瓣吐出,她透过睫毛,穿过白雾,看向在街头扑朔周旋的男女。

  男生穿了熨帖干净的白衫,却把头两侧铲青,留着脑壳顶的头发,顺带扎个揪。女生烫下时髦大波浪,两个银色圆环在脖颈旁摇晃,肩下一身红色旖旎吊带。

  他们早与霓虹为伍,棱角鲜明,爱玩标新立异的戏码,又钟意搞文艺复古那套。

  对面戏院滚动五彩粤语电影海报,从《花样年华》到《孤男寡女》,垂吊横向的霓虹灯牌在夜里交错,发光的繁体字俯视着地面的人,从不吝啬于表达欲望。

  这暧昧的浮光掠影,比手术刀还锋利见血,切开二人不知是喝醉还是致敬经典的外态,凑成支离破碎的镜头。

  就像现在——

  “我话我梦过你出现在另一个平行时空,那边的所有人都变成了将就!只有你不是,而我不愿意将就,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你,你为什么就是不信?”

  “我信,我信晒你。”

  “哦,我同你不是在平行时空相遇,是前世今生的伴侣。”

  “宝贝,我们两世都在一齐,永不分离。”

  “你口是心非!”

  恰逢街头响起《相逢何必曾相识》,刚柔并济的男女嗓音糅在管弦乐里,二人痴痴缠缠,又分又合,一晚情感跌宕起伏。

  罗钰娜轻笑一声,这两人前言不搭后语,古灵精怪,但他们居然还蛮搭衬。

  不夜城之下的男女博弈,有够drama。

  夜风微凉,烟头借着风燃得更旺,火温滚烫,就像夜夜笙歌的人们站在风口浪尖,被都市的热望包裹着。

  栏杆前车水马龙,车灯拉出黄线,细尘在灯光里飞驰,如同这群被光亮裹挟的年轻人,或纵横深夜或驰骋情场。

  这里是二零零零年香港的兰桂坊,时间已至午夜十二。

  “罗钰娜。”

  成熟的女烟嗓响起,罗钰娜转移视线,看见包姐在栅栏处向她招手。

  意思是,接客了。

  罗钰娜夹烟深吸一口,两颊内陷,火光明亮,然后她将烟摁在垃圾桶上的烟灰缸,五分钟的放风时间跟上面的光一样,没了。

  罗钰娜,二十叁出头,祖籍浙江,老两辈在上世纪南下到广东,后来偷渡到香港扎根于此。

  香港人,习惯看玄学风水。

  罗钰娜的奶奶在她出生前一个月,到旺角一座破烂的楼里用五百港币求风水大师,让他给孙女算个前程似锦的名字。

  大师算到她今生邪途散财,或再续孽缘,便取了一个能助她顺利渡劫的名字,五行盛火,为罗钰娜。

  大师给奶奶明示了一句:旭日东升,家门隆昌。

  放屁。

  罗钰娜出生后几年,爸爸受金融行业打击刺激,脑溢血身亡,听奶奶说他倒在街上手里还抓着一张黑白报纸。至于妈妈,她因为遭不起丈夫去世的打击,患上精神病,活成抠脚疯癫的歪嘴大妈。

  求风水不过是在心里得个吉利,罗钰娜真正的命途始终浮浮沉沉。

  她唯一符合这名字的,就是生得婀娜,清纯里透着野性。

  守在栅栏后的小弟看到罗钰娜,低头说道:“罗姐,在二楼包厢。”

  叁个月,她从罗钰娜到罗姐,在半山楼混出了名堂。半山楼是金融大鳄宋添明旗下的娱乐场所,白领、娱乐圈人都会来消遣。

  半山楼小姐的接客,陪聊陪喝陪唱,但从不陪睡。

  这是规矩。

  人潮人海,光影迷离,一股精神饥渴的味。

  出来夜蒲的人岂止满足于嘬酒,人和人就着暧昧的光,闻着彼此的荷尔蒙气息,情迷意动黏在一起,寻找one night stand。

  罗钰娜踩着凉拖鞋,穿梭于浓艳的男女脚,短裙内夹了录音笔,走路那么妖,倒是硌得她有些生疼。

  “阿钰,来,坐下。”

  厚重的门隔绝了舞厅震耳欲聋的音乐,室内很干净,只有简单几瓶酒,以及两个男人两个女人,包括她。

  “饮白?”罗钰娜坐在冰凉的沙发上,嗓音懒得如蜷缩在水里的茶叶。

  “五杯即倒,螳螂捕蝉。”一个光头仔答道,旁边的女人是和罗钰娜头衔一样高的牌子,一听便正起身子。

  罗钰娜眉眼上挑,看来是有人算计了他们,五斤货都被截下。

  白,指粉,两个男人是宋添明儿子宋毅强的手下,一个叫何煜,肥头大耳,一个叫李簇,光头瘦高,他们在破碎肮脏的蝼蚁楼里制粉,到半山楼出货,而罗钰娜只负责对暗号,递信号,从不接手货,连碰都没碰过。

  “哦,饮咯。”轻飘一句话,好似漫不经心,可心底在掂量些什么。

  这个料,还行,可惜她还不知道是谁截了这批货,她到现在都没有确凿证据指向他们的肮脏勾当,光靠录音笔里的暗号不行。

  “饮醉,我送你翻去。”

  这句,不是暗号。

  何煜给她斟了一杯烈酒,透明坠入杯子,撞出白色泡沫,再配上他满眼熟悉的浓情,对罗钰娜来说这像是浸泡在毒汁里的虫子,爬满她肌肤,弄出疙瘩。

  胃里有些翻滚,她两个月前吐够了,现在不能再吐。

  忍为上计。

  罗钰娜弯唇,只能笑着应付这场面,接过这杯酒狠狠地灌下。

  她讨厌跟这样的人打交道,每每如此。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罗钰娜算是半个文化精英,在香港某所知名大学读新闻,学费昂贵,把奶奶多年积蓄都搭了进去。

  半年前她在一家媒体念实习生,这家媒体的靠山是宋添明的竞争对手唐德天,上头给她派了狗仔任务,潜伏在宋添明旗下的娱乐场所,挖掘劲爆新闻,最好是能置之于死地的新闻,如果成了她能得到一笔巨款。

  原本罗钰娜不想接,但她有天在杂物间翻到了爸爸和宋添明的合照,背后写着一句话——

  送你下地狱。

  如此,罗钰娜便来了劲,顺便在半山楼捞点钱养活妈妈和奶奶。

  浇灭混沌那刻,是何煜冰凉的手心摸过她的腿,打算往下而去。

  摸腿勉强忍受,往下她想打歪他臃肿的脸。

  “何生,你比我更明白这里的规矩。”

  罗钰娜唇线上扬,掰开他的手。

  “我送你,不破规矩。”

  死鬼咸湿佬。

  “多谢,不过我今晚睡半山楼,唔洗担心,”罗钰娜笑着婉拒,看了眼墙上的时钟,起身对着女人说,“阿晴,准备收工。”

  下班时间一到,准时结束。

  这也是规矩。

  何煜两眼发光看着罗钰娜离开的背影,然后灌了一杯酒入喉。

  后门更衣室内,罗钰娜趁旁边的人不注意,取出录音笔塞挎包里,然后随意扎起松挽着的长发,露出白皙的脖颈,右侧有一颗小棕痣,淡淡的。

  于春晴低头,边换衣服边说:“何煜看你,像是要把你吞了一样。”

  罗钰娜无奈地说道,“看得出来,很恶心。我想吐很久了,但还没吃饭,不能浪费胃酸。”

  她换上一身保守的连衣裙,遮过膝盖,脚下依然踩着那双凉拖鞋,露出修剪体面的脚指头,浑圆如小馒头,还是有点可爱。

  二人年龄相仿,长相出众,罗钰娜身段婀娜,但气质清冷纯欲,而于春晴从里到外都妩媚软骨,像她名字一样,一汪春水四方晴。

  她俩是头牌姐妹花,虽然不到无话不谈的地步,但是能互相理解,毕竟大家家境相仿,都有自己的难言之处。

  当然,她不知道罗钰娜是潜伏的狗仔。

  于春晴噗嗤一笑,“你知不知道当初你吐我身上的时候,我超想痛扁一顿何煜。”

  “Sorry.”

  我吐在你身上。

  “Thank you.”

  你想痛扁何煜。

  罗钰娜从柜子拿出挎包和手机,锁门问道:“待会儿回家,你同不同我一起走?”

  “当然,我怕你半路被何煜看见抓走了,到时候你条仔要来收拾我。”

  于春晴自然不会把罗钰娜在半山楼睡觉的话当真,她知道她家里还有人,学校还有课程。

  罗钰娜笑道:“别让他知道。”

  于春晴不以为然:“得了,我们溜出去也看不见,我偷偷给那两个扑街放了点安眠药,睡得安心。”

  “我饿了,你不是没吃饭吗,我们去大排档吃宵夜怎么样?”

  “好。”

珀兹文学温馨提示
抵制不良作品,拒绝浏览盗贴;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网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
①如果您发现霓虹与马戏(H)最新章节,而本站又没有更新,请提醒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②我们不保证《霓虹与马戏(H)》小说文字完整无错,但我们会尽力纠错,努力打造最好的《霓虹与马戏(H)》无弹窗小说网。
③ 如果您发现本书《霓虹与马戏(H)》错误章节,请及时告诉我们,您的热心是对网站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