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女频 > 反派撩我那些年(快穿) > 102、番外四

反派撩我那些年(快穿) 102、番外四(1/1)

  子卿回过神来,便发现自己面前站了一位墨色绣纹龙袍的男人。子卿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就好像他本应该在这里一样。
  虽然这个男人身上没有半点气息,但子卿依旧不敢大意,有时候没有气息不代表就是普通人,也可能是绝世强者。
  他们互相打量着对方,谁都没有先开口。
  “好了,小丫头,你无需太过防备。”那个男人开口道。
  听他这么说,子卿也平静下来,问道:“不知阁下找我有何贵干?”
  “无事,我就想给你讲个故事。”男人幽幽道。
  ……
  那时候天地初开,还没有万物,一切都是灰蒙蒙的。在这广袤的大地上,只有两个孩子。他们一同出生,是天地的宠儿,是宇宙的主宰 。
  他们一个掌管光明,带来生机和希望;一个掌管惩罚,带来罪恶和绝望。
  在岁月的变迁中,他们一个化身天道;一个化身规则。千万年来他们都是这样过的,只要不出意外,他们会一直与天地同在,成为永恒。
  然而,这样的日子终归是太无聊,身为规则的弟弟,将自己变成人,然后在世间历练。
  那一世天下大乱、人魔交战,身为魔族的规则,出现在了人族的地盘。可想而知,他会遭到怎样的对待。
  一直被欺凌,一直被欺压,在逆境中,规则成为了一个强大的魔,但是他没有去改变什么,他只是在战场上救回来了一个魔,那个魔叫夜无殇。
  他教导夜无殇,让他成为了魔尊,人魔之间的战争难得的平息了下来,此后万年安定。
  而规则已经苏醒,这一世的经历,让他实在不愉快,他决定再一次下界。
  这一世,他是一个普通人,但他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有爱他的父母家人。
  然而在他十岁那年,外出的父亲不幸身亡,一年后他的母亲病逝,他的家被人强占。
  他成为了一个乞丐,在十三岁那年冬天,冻死在大街上。
  规则依旧不满意,他还要继续下界,直到他满意为止。
  一世又一世,每一世的规则都是受尽折磨,那怕开始再好、出身再高,最后他还是会家破人亡,然后被人欺骗、打骂、折磨……直到死亡来临。
  一世又一世,规则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纯粹的规则了,他内心滋生着黑暗,那些黑暗一步一步把规则逼向了深渊。
  在最后一次下界前,规则说,这会是他最后一世,如果世界还是那样对他,那么这个世界也就不用存在了。
  最后一世,规则是一个孤儿,被人当做牲口,随意买卖。
  不知幸还是不幸,规则被一个小姑娘带走了,过了几年好日子。然后又和那个小姑娘开始了逃亡的日子。
  在一次逃亡中,小姑娘的母亲为了他们死了,小姑娘为了让他活下去,说要抛弃他。
  他无法接受,然后被黑暗侵蚀,唤来了夜无殇,把他们带到了魔界。
  他们在魔界生活了很久,规则对那个小姑娘日久生情。在那个小姑娘报了灭门的仇后,规则满心欢喜的向她表白,然后被拒绝。
  规则一时无法接受,便囚禁了那个小姑娘。小姑娘也无法接受,便准备自杀。
  看着小姑娘躺在自己怀里,一点生机都没有,规则慌了,他叫来了自己的哥哥――天道。
  为了把那个小姑娘救回来,他化身碎片,穿梭三千小世界,只为让那个姑娘回来。
  ……
  “你觉得这个故事怎样?”男人喝了口茶,笑着问道。
  “你想表达什么?”子卿看着男人问道。
  “不,我不想表达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万事万物都要付出代价,他让我救你,所以他便要承受救你的代价。”男人道,“我只是好奇,能让我弟弟爱上的女人,会是怎样的人。”
  “既然我已经看到了,那么告辞了。”
  男人说完便消失不见,就像他从没来过一样。
  在男人走后,子卿一直沉默着,谁也不知道她再想什么。
  几日后,黑河畔。
  子卿上了渡船,去了黑河的另一侧。
  上了岸,子卿看着那对她笑着男人,漠然不语。
  男人没有意外,像是早就知道她会来:“既然来了,那我们走吧。”
  男人在前面带路,子卿就跟在他后面,一路上寂静无声。
  不知走了多久,他们在一个宫殿前停了下来。
  “他就在这里面,你自己进去吧。”
  子卿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在门口踌躇了会,还是推门进去了。
  这个大殿和她在魔宫中的大殿一模一样,这是他们幼年时住过的大殿。
  子卿向前走去,掀开床帘,就看到仿佛安睡的男人。
  但子卿知道,那个熟悉的人已经不在了,这里只是他的一个躯壳而已。
  突然,灵均身上泛起荧光,然后化作星点,凝聚成了一个人形。
  那个人形抱着子卿,在她耳边道:“卿卿,等我!”
  “好。”
  ……
  又是一个百年。
  今日魔族十分热闹,过来过往都是喜气洋洋。
  “吉时到!”
  号角吹起,所有人都站好,看向路的尽头。
  那边站着一男一女,皆着红衣,看着像是大婚的样子。
  这也的确是大婚,这是魔主和魔尊的婚礼。
  百年前,魔主消失,魔尊一直在等。而今,魔主终于回来了,这场迟到了百年的婚礼,终于提上了日程。
  三拜之后,子卿和灵均携手而立,眉眼间具是情意。
  数百年的追寻,他们终于在一起了,今后的岁月里,他们也会一直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