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女频 > (银魂)来自天照院奈落 > 52、番外(一)

(银魂)来自天照院奈落 52、番外(一)(1/1)

  十年后,江户某所初中的校门口。
  一个留着浅蜜色短发的少年站在那里,他身上穿的是附近私立重点高中的校服,左肩背着书包,一只手插在兜里,另一只手捧着一本书,正聚精会神地看着。
  这时,放学铃声响起,少年将书合上,抬起头,露出那张遗传了父母所有优点的清隽面容。
  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雅子和高杉的儿子,现年十六岁的高杉梅一。今天,他的学校难得放学早,所以他就来到了弟弟翔太的学校门口等人。
  陆陆续续有学生走出来,他们在看到门口的梅一时,都忍不住好奇地看了一眼。甚至有大胆的女生一边偷瞄一边窃窃私语,然后不约而同微红了脸,露出了笑容。
  梅一的相貌偏向高杉,但他给人的感觉更亲和,无论何时嘴角都挂着一抹浅笑。可以说,从小到大经常有人给他递情书,只是都被他以「沉迷学习,无心恋爱」的理由婉拒。
  “梅一哥哥――!”
  远远地传来一个少女活跃的声音,梅一闻声看过去,便看到了向自己走来的弟弟,以及跟在弟弟身边的凛子。
  看到许久不见的凛子,梅一突然想起几天前父母告诉他们,高尾叔叔一家搬来了江户,而凛子也会跟着转学到翔太所在的初中就读。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梅一一直把凛子当亲妹妹看,所以见到凛子,他还是很高兴的。
  “好久不见了,凛子,新学校还习惯吗?”
  “嗯,有翔太照顾我。”
  说着,少女微微脸红,偷偷瞟了身边的少年一眼。
  梅一当然没有放过这明显有猫腻的一幕,不过,他也只是将猜测放进心里,什么也没说。
  顺路送凛子回家后,梅一兄弟两也回到了他们的家里。因为父母经常回来的很晚,所以他们学会了自己烧菜做饭。在洗菜淘米的过程中,梅一状似不经意地提起了凛子的事。
  “如果不喜欢的话,还是早点婉拒比较好。”
  “我有分寸的,哥哥。”栗色短发的少年微笑着答道。
  梅一侧头看了弟弟一眼,不再说什么。
  他对翔太的感情其实一直都挺复杂的,如果说是普通的兄弟亲情,有时候他又会觉得翔太深不可测,仿佛距离自己很遥远。但是每当他产生这样的感觉的时,翔太下一秒就会做出一些自认为有趣实则挺傻的举动,让他觉得这个弟弟纯粹就是孩子心性。
  梅一并不了解翔太的过去,父母对此也讳莫如深,而他硬要说的话,也并不是特别好奇。因为他一直记得自己还小的时候,弟弟说过的一段话――
  “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也很高兴能够成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井上翔太这个名字真是太好了,所以――我决定以后都不要留长发了,我要做一个短发的井上翔太。”
  那个时候,梅一并不明白「留短发」和「井上翔太」有什么必然联系,听上去就像是孩子赌气的话一样,但是当看到弟弟脸上认真严肃的表情后,他忍不住也认真对待起来。
  那一定和弟弟不为人知的过去有关,心中如此想,梅一便决定要和弟弟一起守护他的短发。于是,这一守护就是十年。
  “对了,哥哥,我刚刚出去的时候,看到有人寄了东西过来。没有署名,有信件,还有像是礼物的东西。”
  思绪拉回到现在,梅一想了想,说道:“那可能是胧叔叔从外星寄来的,一直以来不署名的也只有他了,虽然我们都知道是谁。”
  胧叔叔第一次给他们家寄信是五年前的事,他记得那时候,刚收到信件的父母都特别惊讶,差点以为是什么诈骗勒索的垃圾信件。具体的情况他也不大清楚,只知道胧叔叔似乎因祸得福,被那个宇宙中特别厉害的「行星观测者」中的驻地球特派员救了,然后就成了宇宙级别的公务员,一边公费旅游,一边打工还债。
  然后,每年他和翔太都能收到胧叔叔从外星寄来的专属礼物,每次都不带重样的。
  “看看,这次胧叔叔给我们寄了什么过来?”
  吃完饭后,见父母还没有回来,梅一和弟弟便拆起了信件和礼物。
  信件里的内容还是和过去一样,主要说了自己去了哪些星球,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然后末尾便是对他们一家的问候。当然,其中特别提到了梅一和翔太,隐晦表示很想知道两人的近况。
  “过几天写封回信吧。”兄弟两商量道。
  “唔……这次给我的是新出售的解密游戏,还是限量款!给你的是他这次去到的星球的书籍……剩下的就是一些当地星球的特产了。”
  「分赃」完毕,梅一将特产该放冰箱的放冰箱,该放储物室的放储物室,然后两人就各自回房间写作业去了。
  等到晚些时候,雅子和高杉回来,梅一向他们说了下胧寄东西的事,然后犹豫了下,还是将自己发现的凛子对弟弟不一样的态度也一并说了。
  雅子和高杉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惊讶的情绪。他们什么都没说,然后在孩子们都睡下了,两人坐到后院回廊里,才谈起今天发生的那些事。
  “晋助,你怎么看?”
  高杉浅酌一口,说:“虽然感觉上很别扭,但是翔太不是老师,这一点我们都清楚,所以……如果孩子们互相喜欢,并决定在一起了,也挺好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雅子笑着赞同,“不过,根据梅一的说法,这事还不一定呢。”
  收回目光,雅子抬头看向夜空中高悬的明月,她突然间很好奇,如果翔太真的和凛子在一起了,知道这个消息后的几位同窗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或者说,不是凛子,只是知道老师要成家立业了,几位以「叔叔辈」身份参加婚礼的同窗会是什么反应?
  毕竟,就算已经明白翔太和老师是不一样的,该别扭的人还是会别扭啊!
  不知为何,她突然间特别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