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汁小说网 > 短篇精品 > 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 > 第 32 章

没出息的豪门女配[重生] 第 32 章

  他一提到林辉, 高野就紧张,生怕张少言的头痛又会发作。张少言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 表情没有多大变化,高野再次拉住张少商,想将他请出去:“张总, 请您离开。”

  张少商挣开他的手, 情绪颇为激动地对着张少言道:“我报警有什么错?难不成你还真打算跟那些毒.贩做交易?你知道他们拿了钱,是准备买武器吧?这件事弄不好,就会往你头上扣帽子, 我报警也是为了你好!”

  张少言神色自若地看着他, 平静得眼底没有一丝波澜:“张少商,你扪心自问, 你当时报警, 真的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张少商被他说得脸上一僵, 张少言虽然年龄比他小很多,可他气势太凌厉, 比起当年的张明鹤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像现在, 他随口一问, 就将张少商完全压制住了。

  “你什么意思,不是为了这个, 我还能是为了什么?”张少商的声音比刚才叫嚣时低了很多, 完全没了刚才的底气。

  张少言冷哼了一声, 对他道:“为了什么你自己清楚,我要是想报复你, 绝对不是阻止你开个公司这么简单。”

  张少商紧抿着嘴角,没有作声,张少言整了整自己的袖口,继续道:“还有一件事希望你明白,我投资的是我自己的钱,我想给谁就给谁,你没有资格说三道四。有什么意见,憋着。”

  他说完看了高野一眼,高野这次没再跟张少商客气,强硬地把人拖了出去。办公室的门关上后,张少言抬起右手,捏了捏自己太阳穴。

  他闭着眼睛,清楚地感受到疼痛一波波地涌来,来得虽突然,但似乎没有以往那么剧烈。他拿起桌上的手机,给杜友薇拨了个电话过去。

  杜友薇今天没课,在家里继续学习开公司相关的知识。接到张少言的电话,她还以为他要跟她说公司相关的事,没想到还没开口,就听他低哑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杜友薇,唱歌。”

  杜友薇愣了愣神,下意识地问他:“你头又痛了吗?严不严重?”

  “还好……”张少言呼吸略为粗重地回答,“唱歌。”

  杜友薇没有再耽搁,随便挑了一首歌唱了起来。张少言听着电话里的歌声,疼痛慢慢平息下来。他手机里就杜友薇的歌,可他现在却不想听了,每次犯病,他更喜欢直接给杜友薇打电话。
杜友薇唱完以后,又关心起了他的病情:“你怎么样了?好些了吗?怎么会突然又头疼?”

  张少言每次犯病,都是因为想起了林辉的死,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忙工作,怎么会突然想起了林辉?

  张少言没有跟她提张少商的事情,只是道:“没事了,这次头疼比以前轻了不少。”

  “哦,那说明病情在好转吧?需不需要再去孟医生那里看看?”

  “暂时不需要。”张少言坐直身,打开了面前的文件,“我先继续工作了,之后再联系你。”

  “好的。”

  杜友薇挂断电话,拿着手机发了会儿神,然后又点开顾时的微信看了一眼。

  这个人还是没有给她回信息!

  顾时这会儿正在方卓的办公室,差点没忍住一拳揍到方卓那张欠扁的脸上:“我说了,你有什么事都冲我来,别动孟希他们。”

  方卓站在办公桌前,扶了扶脸上的眼镜,笑着道:“怎么,又来替你那群小弟弟出头了?”

  顾时捏着拳头,压着心底翻腾的怒气没有说话。

  方卓忽然猛地将面前的椅子踹飞出去,直直地砸在顾时的身上。“啪”的一声落地之后,室内又恢复了安静。办公室外的员工不约而同朝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方卓动不动就打人的事,他们一清二楚,但没有人会上前查看。

  办公室里,顾时面不改色地站在原地,似乎感觉不到疼痛:“完了?”

  方卓表情一瞬间有些狰狞,他看着顾时,转而笑了起来:“顾时,你就真不怕我把你打死?”

  顾时听了这话,也笑了起来:“你有本事,就真把我打死。”

  “你这张脸还值点钱,真把你打死了我还舍不得。”方卓坐回自己的老板椅,摘下眼镜,慢条斯理地擦拭着镜片,“你可以出去了。”

  顾时看了他一眼,打开门走了出去。门外的员工都不动声色地打量他,方卓会对手下的艺人动手,但从来不会打他们的脸,所以只看外表,很难看出他们身上有伤。

  顾时对他们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恍若未觉,径自走回了他们团队的休息室。孟希见他回来,就担心走上去:“顾时哥,你去找方卓了?”

  顾时嘴角动了动,没有说话,只是拧开桌上的一瓶矿泉水,灌了一口。

  孟希见他不说话,就更担心了:“顾时哥,他是不是又跟你动手了?”

  “没有。”顾时走回自己的位置,顺手拿起了手机。

  进方卓的办公室,是不准带任何电子设备的,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录音录视频。顾时嘲弄地勾了勾嘴角,按开手机看见了杜友薇发给自己的消息。

  杜友薇:公司已经在走注册的流程了,很顺利,再过几天就能拿到执照了!

  杜友薇:你准备好来我的公司了吗!

  顾时眸光一动,她竟然还真把公司给开起来了?

  顾时:你的公司现在有几个员工?

  杜友薇:呃,目前暂时只有我一个

  杜友薇:不过你来了之后,相信我们公司很快就能发展壮大的!

  顾时:这么看得起我?

  杜友薇:当然!相信我,今年之内你必火!

  顾时沉默了一阵,发消息问她:“你打算怎么让我火?”

  杜友薇:《惊鸿斋》的男二宋秋,我会想办法帮你争取到的!这个角色人设很好,戏份也不少,特别适合你!

  《惊鸿斋》这部剧顾时知道,虽然配置是部网剧,但原著漫画人气很高,这次影视化,片方也十分重视,当初选角的时候,还闹得沸沸扬扬。
顾时:我没记错的话,男二已经有人选了

  杜友薇:呃,现在的男二出了点问题,很快就要重新选角了!

  顾时:出了问题?什么问题?你怎么知道的?

  杜友薇:我当然是通过内部消息得知的!总之,你可以先准备准备!

  顾时:我还没答应和你签约,你就把这种内部消息告诉我?

  杜友薇:什么,你不打算跟我签约吗?QAQ

  顾时:……

  他认真思考着对方是不是在通过卖萌让他心软。

  杜友薇:你不用担心跟星越的合约问题,我会给你解决了,还有孟希他们,我也可以一并接收!

  顾时确实有些心动了,可杜友薇只是个还在上大四的学生,她说的话,他能信吗?她如果只是一时兴起,他们要把自己的未来赌进去吗?

  顾时:你真的是认真的吗?这件事不是闹着玩的

  杜友薇:这个有什么好玩的!我要玩去玩游戏不是更轻松!我连言言传媒都成立了,还不够认真嘛!

  顾时:……言言传媒?

  杜友薇:对,我们的公司名,是不是很可爱?^_^

  顾时:……我能问下你是怎么想到这么可爱的名字的吗?

  杜友薇:因为我们最大的投资人叫张少言呀,从他的名字里取的[棒]

  顾时看着“张少言”这个名字想了一阵,问她:“张家的那位七爷?”

  杜友薇:哇,你也认识他吗?

  顾时的嘴角微抽,认识张少言没什么好奇怪的,奇怪的是他跑来投资杜友薇的公司好吗?

  顾时:他是公司的投资人?

  杜友薇:对

  顾时:那我可以考虑签约

  杜友薇:“……”

  所以她说了那么多,还不如张少言三个字管用?:)

  既然顾时态度松动了,她现在就要想一想怎么处理他们跟星越合约的事。她在娱乐圈根本不认识什么人,唯一算是认识的……就是上次帮她抓.奸赵妮的小狗仔。

  杜老板:你好啊^_^

  情报人员狗小仔:老板又来照顾生意了?

  杜老板:星越的方卓你了解吗?我听说他虐待公司的艺人

  情报人员狗小仔:你从哪里得到消息的?

  杜老板: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种人渣就应该被曝光

  情报人员狗小仔:……实话跟你说吧,这件事在圈内早就有人传了,曾经还有个刚进星越的小新人,被打之后报过警

  杜老板:然后呢?

  情报人员狗小仔:然后方卓说那是他和其他成员打架打出来的伤,甚至还把那个“其他成员”拉出来作证了。最后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杜老板:你们身为媒体人,就没有一个站出来伸张正义吗!

  情报人员狗小仔:谁有证据啊?

  杜老板:原来你们报导新闻还要讲证据的?(⊙o⊙)?我以为开局一张图,故事全靠编

  情报人员狗小仔:……:)

  情报人员狗小仔:你要是手上有证据,我可以帮你发出来

  杜老板:我要是有证据了,还用得着找你吗?

  情报人员狗小仔:方卓打的都是没名气的小明星,也没多少人关心

  杜老板:我觉得你们目光太短浅了,方卓手下难道没有高人气爱豆吗?他打别人,人气爱豆的粉丝难道不会担心,他也打过自己的爱豆吗?他们难道不会炸吗?

  情报人员狗小仔:……我竟然觉得你说的十分有道理。你有没有兴趣考虑来我们社?

  杜老板:没有

  情报人员狗小仔:行吧,真是个冷酷的女人。

  情报人员狗小仔:方卓的事情我会留意下,有消息跟你说

  杜友薇跟狗仔聊完,就把事情进度发给了顾时。晚上,顾时一个人站在宿舍的阳台上抽烟,顺便看着杜友薇发来的消息。

  “顾时哥,你是不是有心事?”跟他同一间宿舍的孟希走过来,靠在他旁边的栏杆上。风刚好往他那边吹,孟希被烟味呛得咳了两声。顾时摁灭手里的烟头,扔到了垃圾桶里。

  “孟希。”他偏过身,幽深的黑眸注视着身旁的孟希,“如果有机会离开星越,去别的公司,你愿意去吗?”

  孟希愣了愣,问他:“顾时哥也去吗?顾时哥去我就去。”

  顾时道:“如果只是一家刚刚成立的,没有任何保证的公司,你还是愿意去吗?”

  孟希还是那句话:“顾时哥去我就去。”

  顾时垂眸笑了笑,把杜友薇公司的事情告诉了她:“还记得上次在学校遇到的那个女生吗?她开了一家公司,想和我们签约。”

  孟希对杜友薇还有印象,所以十分惊讶地看着顾时:“是那个女生?她这么厉害,竟然还开了公司?”

  “嗯。”更厉害的是,她的公司还是张少言投资的。顾时想到这里,微微敛了敛眉,她和张少言,是什么关系发?

  “可是如果我们和她签约,星越会让我们赔偿违约金的吧?”

  “嗯。”顾时点了点头,“所以她最近正在找方卓对我们使用暴力的证据,如果有了证据,说不定能反让方卓给我们钱。”

  孟希听了他的话,沉默了一会儿,才怯怯地看着他道:“顾时哥,其实上次你被方卓打伤后,我就偷偷入侵了方卓的电脑。他的电脑里有一个高级加密的文件,我解密之后,发现里面都是他殴打艺人的视频。”

  顾时听了后一愣,他知道孟希很擅长计算机,但没想到他竟然擅长到了这个地步。他刚来公司的时候,就是一副典型的理科男打扮,性格也十分腼腆。他听孟希讲过,他因为不擅长跟人打交道,天天都躲在房里捣鼓电脑,不知被家里人骂过多少次。

  可能是被骂得多了,他也比一般人容易自卑。来参加男团,是他鼓起了极大的勇气做出的决定。他想变得和舞台上的人一样,那么闪闪发光。

  孟希的自身条件其实不错,但性格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转变的,他在团里,也成了最不起眼的那一个。更糟糕的是,他还遇到了方卓这样一个变态的老板。

  “他怎么会有这些视频?”

  孟希道:“应该是他安装在办公室里的摄像头。”

  顾时的嘴角慢慢抿了起来,方卓这个杂碎,比他想的还要变态。不仅对艺人拳打脚踢,还把这个过程录下来,之后再慢慢欣赏?

  他一点点握紧拳头,问孟希:“这些视频你能拿到吗?”

  “嗯,我拷贝了一份。”

  顾时想了想,道:“那我们现在联系杜友薇。”

  杜友薇没想到在睡觉之前,会受到一份这么刺激的文件,瞌睡顿时都被吓没了。

  杜友薇:卧槽!方卓必须死!

  杜友薇:算了我们文明一点,方卓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

  顾时:这个有用吗?

  杜友薇:有!你等着我,我现在就去联系人!

  杜友薇从文件里截了几个视频,发给了她的小狗仔。这些视频要怎么操作才能制造出最大的舆论,还是专业人士最懂,但为了保险起见,她也没有一股脑把视频全发给狗仔,还留了一些在手上。

  小狗仔正在单位吃泡面,把她发过来的视频打开后,差点没把泡面喷在电脑上。

  情报人员狗小仔:卧槽你真的不考虑加入我们社吗?

  杜老板:不考虑

  情报人员狗小仔:行吧,你等着,我马上就去写稿子,这次不要你的钱了

  杜老板:我还没问你要钱,你好意思吗?

  情报人员狗小仔:大家互利互惠嘛

  拿到这么重磅的一个新闻,他立刻联系了社里领导,又叫回来好几个同事一起帮忙。同事们分工合作,写稿的写稿,捣鼓视频的捣鼓视频,造势的造势。

  杜友薇等到晚上十二点,“方卓殴打旗下艺人”这个话题便空降热搜。

  消息一出来就爆了,星越旗下有几个当红的男团,他们的粉丝情绪最为激动。

  热搜杜友薇点进去看了,狗仔没有在文章里明确写方卓都打了谁,但字里行间都暗示那几个当红爱豆,可能都是受害者。杜友薇传过去的视频,也经过了后期处理,把被打的男明星都打上了码,只留下方卓的脸清晰可见。

  这点杜友薇倒是想给他点个赞。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粉丝今晚也不用睡了,他们集体艾特方卓和星越娱乐出来解释,有的甚至把方卓的遗像都给P好了。

  事情经过一个晚上的发酵,第二天更是不可收拾,愤怒的粉丝们把网络上的各路警察都艾特了个遍,最后连权威媒体都特地写了这个事件的相关新闻。

  这件事一爆出来,星越的公关就让那几个粉丝最多的爱豆,发微博澄清他们没有被打过。但粉丝们根本不信,全都认为这是他们爱豆被威胁发的,说不定不发还要被打。

  星越的官博和方卓也发了微博澄清,但打人的视频铁证如山,他们根本没法洗白。

  顾时就在方卓焦头烂额的时候找上了他,提出要跟他解约。方卓举起手边的文件就朝他砸了过去,这次顾时没有再受着,微微测过身子躲了过去。

  “顾时,视频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方卓狂怒提起顾时的衣领,朝他吼道。

  顾时默然地看着他,缓缓开口道:“如果不解约,我就报警,正式起诉你。孟希身上的伤还在,我们可以立刻去验伤。”

  “你凭什么证明孟希身上的伤是我打的?”

  顾时勾起唇笑了笑:“你以为爆料的人手里,只有这些视频吗?你打孟希的视频,他手上也有。”

  爆料的那家狗仔公司,是圈里比较有名的团队,曾经好多知名艺人的丑闻,都是他们发出来的。他们手上还有猛料,他信。“我们的公关已经联系爆料的狗仔了,只要花钱,他们手上的东西我都能买回来。”

  “哦。”顾时面色平静地看着他,丝毫没有受到威胁,“那你可以试试。”

  方卓猛地眯起了眼睛,那些视频,顾时手上肯定有一份,否则他不可能这么淡定。想到这里,方卓又下意识的一拳朝他打了过去,顾时反握住他的手,将他的手扣在背后:“方卓,你不是真的以为自己很能打吧?以前要不是我不还手,你以为你能打得过我?”

  他扣住方卓的手稍一使力,方卓就疼得叫了起来:“顾时,你给我放手!保安呢!都死到哪里去了!”

  顾时松开他的手,将他往前一堆,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公司主动跟我们解约,并且赔偿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不然你就等着进局子。”
方卓站稳后,拳头捏的咯吱作响,双眼赤红地看着他:“看来你是找好下家了啊,说吧,是哪家公司瞎了狗眼看上你?”

  顾时勾起唇,扬起一个异常好看的弧度:“不就是你们星越吗?”

  “呵、呵呵。”方卓狰狞地大笑几声,才看着他道,“行,我答应你的条件,现在就联系法务解约。”

  杜友薇从顾时那里知道战果后,第一时间打了电话给张少言:“张少言,你看今天的热搜了吗?星越公司炸了,方卓快要被粉丝的唾沫淹死了!真是大快人心!还有顾时已经在跟他们走解约流程了,等他们解约完就可以跟我签约了!”

  “哦。”张少言看着桌上关于顾时和星越的资料,淡淡地应了一声。

  杜友薇继续兴奋地跟他讲:“你知道那些视频是谁拿到的吗?是一个叫孟希的男生,他今年才十八岁,刚刚参加完高考!他太牛了,直接黑进了方卓的电脑!”

  张少言把桌上的资料翻了一页,看见了那个叫孟希的小男生:“行了,以后不要在我面前夸别的男人。”

  杜友薇噎了一下:“……哦。”

  “还有,黑别人的电脑是犯法的。”

  “……”杜友薇安静了片刻,再次激情并茂地道,“但你知道最牛的是谁吗?是张少言啊!如果没有他,就没有我们言言传媒!”

  张少言笑了一声,合上手里的资料:“你以为这么拍我马屁就有用吗?”

  “我不是拍你马屁啊,我这是发自肺腑的赞美。”

  “哦。”张少言漫应一声,跟她道,“那你知道张少言还不止这么牛吗?”

  “哦?”杜友薇好奇地问他,“那他还怎么牛?”

  张少言道:“今天下午来公司,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杜友薇问:“什么人?”

  “一个对娱乐圈比较了解的人。”

  杜友薇有些惊讶,张家的公司似乎没有涉足过娱乐行业,他怎么还认识娱乐圈的人了?“你还认识娱乐圈的人?”

  张少言点点头:“就认识这么一个。”

  “谁啊?”

  张少言勾了勾唇,吐出三个字:“我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