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 第 3 章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第 3 章

  那边对峙的有四个人。
  “楼骁”和他的“跟班”在欺负另外两个人。
  那俩人看着也实在可怜,好像还年长一些,却缩头缩脑得,生怕挨揍。

  乔韶打量了一下楼骁的“跟班”,跟班个子也很高,校服都没穿,剑眉薄唇,看侧脸都一脸凶相。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前校霸现好学生乔小韶靠陈诉更近了些。

  陈诉小声对他说:“那俩是高三的,快毕业了,还被他欺负。”
  乔韶也压低声音问:“他们就不会反抗吗?”
  陈诉盯着一脸凶相的男生道:“你看楼骁那人高马大的模样,还从小练拳,听说寻常教练都打不过他。”

  乔韶默了。
  他看的却是那懒散散的男生,刚好男生的手从口袋里伸出来打了个哈欠,那结实的小臂的确是充盈着力量。
  ——这不良少年还有点东西。

  乔韶道:“那就任他欺负?也太窝囊了。”
  陈诉顿了下,勉强说道:“其实只要别招惹他,他也不会无缘无故欺负人。”
  乔韶想起在寝室时蓝毛那紧张兮兮的模样:“那怎样算招惹他?”床铺都是禁忌,这招惹的底线有点高啊。

  陈诉以为他害怕,不由对他更多了些好感,安慰他道:“只要离他远远的,一般没事的。”
  乔韶惦记着自己的女装,想把场子给找回来。
  可旋即他又想到自己费劲千辛万苦转校过来是要好好学习的……小不忍则乱大谋,先把这事给放下,安静学习才是正经事。

  “我是来学习的,才不会靠近这种人。”乔韶这样说。
  陈诉松口气道:“对,学习是最重要的。”
  虽然这俩少年说的话自始至终都没在一个频道上,却意外得挺契合。

  他们离着那边远,一起看过去根本分不清视线的尽头是谁。
  陈诉口中的楼骁是那个凶巴巴的冷酷少年,乔韶先入为主,把贺深当成楼骁,把真楼骁当成楼骁的跟班了。

  过了会,外头的人散了,陈诉才拉着乔韶去了教务处。
  转校生要领的东西有不少,宿舍的统一用品,如洗脸盆牙杯毛巾等,还有新校服。
  领校服的时候,老师问他:“以前穿多大的码数?”
  乔韶也不知道,他以前的校服都是量身定制的,单单是量尺寸都用了半小时。

  老师见他不出声,转头看过来。
  看到这瘦瘦小小的男生,她一怔,了然了。
  男生嘛,尤其在新同学面前,最不好意思的就是承认自己穿衣码数小。

  她善解人意道:“我看看有没有适合你穿的。”
  乔韶赶忙道:“麻烦老师了。”
  小声音真好听,这位许老师才当妈五个月,母爱爆棚,很热心地给乔韶找起衣服。

  “唔……”过了好一会儿,老师说,“可能没有适合你的码数了。”
  乔韶睁大眼,他这是和衣服有仇嘛,要么女装要么没得穿。
  陈诉帮他问了:“老师那要怎么办,预定吗?”

  老师似是认识陈诉,对他也感观极好,温声道:“不用了,过不久咱们校就要换新校服,现在订购了以后还得订。”
  显然这是个新消息,陈诉也不知道。
  老师又对乔韶说:“你以前哪个学校的?先穿之前的校服吧。”
  乔韶:“……”
  他以前那校服,隆重得都能出席重要场合了,穿到这里来,是要被围观吗!

  “颜色差的有点大。”乔韶解释道,“穿来会格格不入吧。”
  “这倒也是。”老师道,“那你就先穿自己衣服,最多一个月就换新校服了,新校服很帅的,不是现在这种宽宽大大的T恤。”
  “好。”乔韶向老师道了谢,和陈诉一起离开。
  陈诉对他说:“这样也好,省得多花一份校服钱。”
  乔少会差这点钱嘛,他是没合适的衣服穿,难道要他一件T恤穿一个月吗……

  陈诉看看他这小身板,又安慰他:“你放心,咱们学校食堂很实惠的。”
  乍听这话乔韶没反应过来。
  陈诉道:“三四块钱就能吃很饱,你好好吃饭,还能……长高的。”
  乔韶:“………………………………”
  陈诉拍拍他肩膀道:“男生发育晚很正常,别灰心。”
  要不是感受到了陈诉的真诚,乔韶几乎要一炸而起,为尊严而战了!

  俩人离了教务处,乔韶安顿完自己的东西,距离上课的时候也差不多了。
  陈诉先回了教室,乔韶去找自己的班主任。
  转学生第一天过来,由老师领着进教室是惯例。

  班主任叫唐煜,是个四十岁的男老师。
  老唐也个子不高,看到乔韶很有亲切感。
  现在的高中生啊,一个个都太高了,老师站讲台上才能和他们平视,心塞。

  “走,带你去见见新同学。”唐煜从办公桌上起来,领着乔韶去教室。
  开学第一天的第一堂课一般是很轻松的。
  尤其是高一,算是十二年寒窗最后的快乐时光了,等步入高二,那就逐步开启冲刺高考的地狱模式。

  一路穿过几个班级来到了一班的教室。
  唐煜没出现时,班里还一片嘈杂,像热闹的菜市场。
  唐煜一进来,瞬间鸦雀无声,静得针尖落地可闻。
  跟在唐煜身后的乔韶,心蓦地一揪。

  唐煜的声音很快响起来:“假期玩得怎么样?作业都完成了吗?”
  他这一开口,班里哀嚎四起。
  唐煜笑眯眯地按了按手:“行了,学习是你们自己的事,好好掂量着,不用老师整天念叨。”
  他话头一转,看向乔韶道:“这位是新同学,大家要和谐友爱,好好相处哈……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唐煜向后走了一下,让乔韶站在台前。
  班级再度安静下来,无数双眼睛盯着乔韶,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情绪。
  有好奇,有打量,有琢磨,也有看戏的……
  乔韶站在讲台上,浸在这个安静得仿佛漆黑海洋的氛围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咔哒”一声,门开了。
  这声音犹如投入寂静海面的石子,掀起的涟漪唤醒了乔韶。
  “大家好,我叫乔韶,音召韶,以后请多关照!”乔韶终于把这句自我介绍给说出来了。
  他紧张得弯腰鞠躬,低头的时候刚好和进门的人错开了视线。

  “怎么这个点才来?”老唐抱怨了句,却没生气,“快回座位。”
  “嗯。”男生应了声,根本没看讲台上那一小坨,目不斜视地走向了自己的座位,一坐下就睡着。
  乔韶再抬头时,看到的是鼓掌的同学们,他松了口气,手心全是薄汗,根本看不清同学们的面孔。

  唐煜道:“先和贺深一桌吧,等过阵子再调调位子。”
  乔韶对于贺深这名字毫无感觉,他只看到后排靠墙那里有个空位。
  乔韶走过去坐下,平静了好一会儿心才彻底稳下来。

  这时唐煜已经讲了一大堆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见,不过也不妨碍,反正不是上课,入学的那些东西,每个老师讲得都大同小异。
  平静下来后,乔韶才有心情打量自己的同桌。
  同桌回馈给他的是个阳光下带着点亚麻色的后脑勺。

  竟然在睡觉!
  班主任讲得口若悬河,这家伙却在呼呼大睡!
  乔韶现在就想调座位,他不要和学渣同桌!
  等等,乔韶后知后觉地发现,怎么这后脑勺有点眼熟……
  尤其是这懒洋洋的半死不活的模样,怎么有点像那个校霸楼骁?

  不可能是楼骁,陈诉说那人是国际班的,更何况他同桌叫贺深。
  乔韶放下心来,可还是忍不住打量同桌。
  睡得真香啊,连身边坐了个人都不知道,这是缺了几辈子的觉!

  乔韶抬头看看讲台,发现老师毫不在乎,他心里有数了:看来自己这同桌是学渣中的学渣,已经被老师放弃治疗了。
  先这样吧,只要不打扰他学习就行。乔韶坐得笔直,打开了书本。

  第一堂课结束,乔韶听得认真,学得很透彻,心里美滋滋的。
  他的同桌还在睡,动作都没变一下,要不是有轻微的呼吸声,乔韶怀疑他是不是挂了。
  第二堂课是语文,课代表来收暑假作业,走到乔韶这边时,直接一声不吭走过去。
  乔韶忍不住问:“他的作业不收吗?”

  “不用不用!”课代表是个戴眼镜的女生,摇头摇的眼镜都快掉下来了,“贺深不用交作业的。”
  乔韶:“……”
  他这是个什么魔鬼同桌,连作业都不用交吗,那来上个屁的学?
  乔韶在心里又记了一笔,首先要远离楼骁,其次要远离贺深,校霸和学渣都请离他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