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历史古言 > 嫡女休夫记 > 第七十章 名声

嫡女休夫记 第七十章 名声

  吃过早膳,梁聚对沈镜道:“你再去休息一会儿吧!”

  沈镜摇摇头,不打算再睡了,她叫了秋雁过来询问成衣房的事。

  本也没什么事,秋雁一一禀过后对沈镜道:“大夫人去看过几次,什么也没说。”

  沈镜讽笑一声,“这差事给了我她舍不得,不给我她又没我做的好。”忽而想起什么似的,问秋雁:“你是不是跟我讲过,好多管事反应银钱吃紧?”

  秋雁愣愣地点了点头,“是的。”

  沈镜皱了皱眉,“候府这么缺钱么?”说着她又看向梁聚,问道:“候府很穷吗?每年进项有多少?”

  梁聚根本不清楚,但也说:“进项多少我不清楚,但是应该不穷。”看沈镜盯着自己的目光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他自己也鄙视了下自己,继而又说道:“据我所知,田产、商铺这些也不少,每年给我爹送礼的人也很多。”

  “那就奇了,母亲这明显是很缺钱呀!”顿了顿,她对梁聚道:“你找人查一查去吧!”

  梁聚觉得终于有自己的用武之地了,赶紧点头,“好的。”

  看他有些狗腿子的样子,沈镜突然觉得心累,像教个小孩子成长一样。

  不过放在现代,梁聚20岁的年纪,不还是个学生吗?

  沈镜在心内叹了口气,这怎么能比较呢?若梁聚是她心爱之人,这样的狗腿子哪会让她有心累的感觉。

  想到这里,沈镜愣了一下,到底啊,对梁聚的感情没那么深。沈镜和刚穿来时一样,忽然觉得迷茫,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算计是为了什么呢?

  这里没有她可为之付出的爱情,又没有想要守护的亲人,还处处算计,这样的生活太不划算了。可她怎么还没出去呢?原本想着探清这个朝代的局势,可都那么久了,也没探到个什么呀?

  沈镜处在这种混乱的思绪里一时出不来,直到对面的梁聚出声,拉回了她的思绪。

  “你怎么了?”看沈镜眼神空空的,梁聚很是担心。

  沈镜愣愣地看了梁聚好一会儿,摇摇头道:“命运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梁聚不知沈镜说的是什么意思,接着问沈镜却不说了,只说突然想感叹一下。

  搪塞了梁聚,沈镜开始思索,命运是让她来了这里,可她到底有着现代的灵魂,不甘心就这样守着不爱的人过一辈子。

  先这样吧,先弄清形势,找时机离开这里,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若那时候自己爱上梁聚了,又再说吧!

  中午小憩了片刻,刚起身不久便有下人来报,说梁宜浓来看她了。沈镜还是让人摆了瓜果在凉亭,说出去说话。

  梁宜浓却是不依,“我问了奶娘,说你现在不宜刮风。”

  沈镜也倒不想拂了她的好意,和她在屋内说起了话。

  “母亲在给你相看夫家,你天天过来陪我说话,怎的都没提起过?”沈镜嗔怪道。

  虽然迷茫,但是在帮梁宜浓这事上沈镜毫不犹豫,一来和梁宜浓已有了姐妹情谊,二来若是梁宜浓嫁的好了,也会感念自己,不管最后自己在不在候府,总归对自己是有益无害的。

  “大嫂受了这么大罪,倒不要听这些事,省得你忧心。”说着自嘲一笑,“婚姻大事,总归是父母做主的,我也认命了。”

  沈镜很不赞同,“至少要做些努力吧!”

  梁宜浓大概心里太难受,或者说太认命了,一副听之任之的态度,露出个苦楚的笑,“算了,无谓的反抗倒是耗费力气,还落个坏名声。”

  沈镜刚想组织语言劝解,便听梁宜浓又道:“大哥嫡长子的身份反抗不也无用吗?何况我一没甚倚仗的弱女子。便是大嫂,听闻做姑娘时也是多受娇宠,为了不嫁我大哥也反抗了,最后还是嫁了啊!”

  “……”沈镜竟有些无力反驳。

  还未待说话,梁宜浓又道:“何况外面的传闻也不可全信,大哥和大嫂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吗?若是妹妹我有幸,也有大哥大嫂一样的结局;若是不幸,便听天由命了。”

  沈镜有些哭笑不得,听梁宜浓的意思,是说她和梁聚现在这结果很好。

  想想也是,沈镜怀孕后梁聚只偶尔不留在她这里过夜,孩子小产后更是天天陪伴着,在男子三妻四妾的古代,可不是好男人么?况沈镜又“持家有道,贤良淑德”,怎么看都是好的。

  沈镜想告诉梁宜浓不能只看表面,可想想又作罢,或许梁聚都认为两人是好的,而她的想法倒难让人接受。

  沈镜无意解释,想了想后说道:“你说的在理,但是给你机会的话,你会去用一生去赌一个男人吗?”

  梁宜浓愣了一下,随即自嘲一笑,“哪有什么机会啊?”

  沈镜一方面可怜她,一方面又有些泄气,想发火又觉得不行,只能压了压心中的火气,说:“机会是创造出来的,大嫂说过帮你,却也不是随便说说的,只望你也配合着些。”

  梁宜浓心中顿觉五味杂陈,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道:“大嫂身子还未好妥,让你劳累我心有愧疚。”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是不相信大嫂能改变什么。

  沈镜想了想,只能用梁宜浓能接受的理由来劝慰,“你想,你嫁的好了,是不是对你大哥有益,若大嫂以后落了难,去寻求帮助也有人寻。”

  “大嫂怎么会落难呢!”梁宜浓马上接话,细想一下,确实是这个理,她嫁的好了,以后还能帮帮大哥,若嫁的不好,没帮助不说,没准还拖了后腿。

  想明白了其中关键,梁宜浓便不再纠结,“大嫂说的是,是宜浓愚钝了。”

  随后梁宜浓说起沈氏给的人选,她似是派人打探过了,把每个人的情况大略说了说,之后一脸羞色,“宜浓没本事,只打听来这些。”

  都知道打探,说明她还是想着争取些的,沈镜颇感欣慰,宽慰道:“你大哥跟我说了一些,倒比你的详细,现在他也去外了解了。”

  “若几人中有可选之人,倒也好,”沈镜顿了一顿,冷笑一声,“不过我却是不乐观的,若没得选,那就往我之前说的周备身上做努力。”

  梁聚很快带来消息,几人都不可选,顶好的还是小门小户的庶子,在家中多受打压,最坏的就是打死过妻子的,要续弦。

  同时梁聚带回来一个坏消息,说是已有人家想去周备家提亲了。

  沈镜先愣了一下,随即似笑非笑地看着梁聚,揶揄道:“看吧,人是个香饽饽呢!都没人上侯府来给你提亲吧?”

  梁聚有些羞恼,一旁的梁宜浓一脸担忧地看着两人,生怕两人吵架一般。却惊奇地听见自家大哥对大嫂道:“夫人说的是。”

  当着梁宜浓的面,沈镜也愣了一下,马上返回正题,“那咱们动作要快点了。”

  沈镜说完,突然灵机一动,露出个莫测高深的笑容,“名声这个东西,倒有些作用了。”

  两人皆好奇地看着沈镜,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梁聚忍不住问道:“什么意思?”

  沈镜也没卖关子,“周备的媳妇死了,那就去传一下周备的名声,就说他克妻,让人不敢上门提亲,为我们留点时间,同时也让他成为母亲那边的好人选。”

  两人领会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沈镜的意思,梁聚笑道:“这事我来。”

  梁聚爱玩,三教九流都认识一些,加上梁聚是可好无条件信任之人,便也只能他来。

  “现在也要让母亲知道这么个人,还要让她听到的更离谱一些,光一个克妻还不够。”沈镜又开始思索,但一时倒也想不出什么好法子,只能作罢。

  “容我再想想,明个儿再讨论吧!”沈镜觉得有些累,这样的状态想不出什么。

  三人一同用了晚膳,梁宜浓回了自己的院子,梁聚便打算出门“传播消息”去了。

  沈镜交待道:“做的隐秘些。”

  梁聚应了一声便要出门,沈镜又道:“你尽快家书给老侯爷,让他们尽早归家吧!”多个帮手总是好的。

  梁聚应了一声,“你早些休息,我尽快回来。”

  梁聚去了常去的酒楼,叫了几个酒友,又叫了陶子松和杨靖宇二人,言谈间似是无意说起继母给妹妹寻夫家的事,然后说到人选,一些人便开始说哪家有人上门提亲什么的。哪家因为什么无人上门,梁聚便不动声色地将周备克妻的消息说了出去。

  因梁聚用的是听说二字,他再耍个赖,别人也难找源头。

  梁聚回去时沈镜已经睡熟了,他放轻了动作躺上床。沈镜嘤咛一声似要醒来,梁聚便憋了气不敢动,沈镜翻了个身朝里躺了躺,呼吸均匀起来。

  梁聚一放松,抬着的脚一下子落在床上,发出的声音还是将沈镜吵醒了,黑暗中听沈镜问道:“你回来了?”

  梁聚对自己有些恼怒,嗯了一声,“吵到你了,赶紧睡吧!辛苦你了!”

  沈镜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快要入睡前似是听到梁聚对她说了句谢谢。

  半梦半醒的沈镜当然没回应,梁聚向沈镜的方向靠了靠,又在心里说了一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