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神明今夜想你 > 羁绊

神明今夜想你 羁绊

  
驰厌就着这个姿势抱住她,怀里的姑娘小声抱怨:“外面可真是冷啊驰厌, 我手都快冻僵了。”

  驰厌把她放下, 无声握住她的一双手。在他掌心, 一双小手凉得像冰一样。
她却笑盈盈的, 长睫上雪花融化, 变成晶莹的水珠, 她简单又好懂,驰厌几乎一下子看懂了她的情绪――还说不心疼我。

  驰厌低眸笑了笑:“在你大伯家不好玩吗, 他们对你不好?为什么会回来?”

  姜穗摇摇头:“大伯很好的, 只是我一想到你一个人, 就特别想回来。”
走出门后,冬夜的风雪似乎也不冷, 心里燃烧着一个念头,想要陪在他身边。
驰厌什么也说不出来。

  姜穗夜里匆忙赶过来,早就困倦了,她揉揉眼睛:“驰厌,有什么我们明天再说啊,我好困。”
驰厌注视着她, 低声说:“穗穗,新年快乐。”

  她笑了:“明天才过年呀, 现在都还没过十二点, 你怎么也像我一样口不择言?”
驰厌便也笑了:“嗯。”
姜穗回房间之前, 驰厌叫住她:“穗穗!”

  少女回眸。
驰厌道:“还有什么愿望没有实现吗?”
姜穗愣了愣,随即认真摇摇头:“没有了, 我心很小的,爸爸能健康起来,就是我唯一的愿望。”

  他眸色像夜,倒映出她的模样,姜穗见他只是注视着自己,于是又往房间走。

  驰厌突然几步追上来,他喘息着,捧住她脸颊。
姜穗困惑道:“驰厌,你怎么啦?”
男人一言不发,却骤然抬手关了灯。

  冬夜没有月光,花园小洋房外漆黑一片,这样的夜里,谁也看不见谁。

  他声音喑哑:“我只想看看你。”
姜穗糯声道:“可是关了灯就看不见了。”
“那就给我抱一抱,我有些想你了。”

  男人嗓音又低又沉,姜穗疑惑极了,她抬手想开在身边的灯。

  驰厌握住她的手,骤然附身抱住她。
这个怀抱极其漫长,像是要就这么过一辈子。
他下巴搁在她肩窝,姜穗看不见他早已经红透的眼眶,只能听见他紊乱的呼吸。

  还有这个冬夜里,她肩膀上突如其来浅浅的湿润感。

  是还有雪才化吗?

  *
黎明以前,驰厌走出了房子。

  雪已经停了,铺天盖地满世界都是白色,这个冬天可真是冷。他失控也只有那么一瞬间,随即把她哄睡着了。
一墙之隔,温暖的房子里面,睡着他最喜欢的人。而一墙之外的风雪中,他选择一步步离开她。

  他的神情重新变得冷漠起来,显得尖锐又轻慢。

  一行车停在一里之外,安静地等着他。
他走过去了,众人冲他微微鞠躬。
驰厌坐上车,水阳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而严肃。驰厌说:“开车。”

  回横霞岛屿,先要坐飞机,然后转水路。
水阳一直没说,驰厌晚来了好几个小时。

  好在现在驰厌看上去冷沉毫无情绪,似乎并没有任何懦弱的情绪可以影响他。

  然而车子启动前,所有人都愣住了。
花园那边,走过来一个穿着冬天睡衣和棉拖鞋的姑娘。

  水阳情不自禁咽了咽口水:“boss。”
驰厌转头,就看见了车窗的她。
冬夜里,只有路灯有昏黄的光,少女眸中渐渐蔓延上水汽。看着他们的方向――
一行整整齐齐的车,还有为首坐得端端正正的男人,他瞳孔里盛满烟灰色,里面淡得像没有任何东西。

  姜穗想,她踏过冬天厚厚的积雪,来到他身边,那时候她多希望他这辈子能够不再孤独,开心一些。

  可他却不要她了。
甚至没有解释,也没有离别。
第一次,她首先想到的不是驰厌离开以后到底要怎么逃开驰一铭,而是驰厌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石头也该捂化了啊。

  驰厌转过头,冷静地命令道:“开车。”

  司机得了令,踩下离合。
车子开始慢慢启动了。

  少女跑向他:“驰厌!”

  她声音并不够大,甚至因为碍事的棉拖鞋,她跑得并不快,小小一个人影,渺小地像一只飞蛾。
她看着他走远,到底还是哭了。

  水阳用尽意志力,没敢看姜穗一眼。

  驰厌坐得端端正正,像是没有感受到这一切,他神色冷静得要命。仿佛这不是别离,也不是不辞而别的抛弃,而是一场路过的风,一滴冰冷的雨,不能阻挡他脚步的尘埃。
车里很安静,安静得听不到车窗外的风声。

  他们渐渐看不到那个柔软又可爱的少女了。

  水阳才听见他boss淡声问:“雪是不是快化了?新年到了吧。”
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在这样的夜里,让人摸不着头脑。

  水阳侧头看驰厌,正在小心翼翼斟酌用词。却一时惊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驰厌怔愣着,拇指擦了擦嘴角渗出来的血。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

  姜穗站了许久,大风把她眼泪吹干,眼里干涩又难受。

  她知道他不会回头。
驰厌这辈子,从来没有回过头。他苦过累过,被人折辱耻笑,可他没有哭过,也从未回过头。

  这场奇怪的羁绊,伴随着新年的离别结束了。
她的人生还得继续,姜穗蹲在路灯旁哭完了,站起来回到房子里。

  她蜷缩着躺回床上,用被子裹紧自己。
姜穗想,她明天就离开!

  然后明天就把驰厌忘掉。她才不是姜雪,被高均放弃一万次,像不知道伤痛一样,还要往上凑。

  而且她明白,她找不到驰厌了。

  她浑浑噩噩睡了一.夜,醒来眼睛肿了,姜穗摸摸湿透的枕头,才知道梦里原来也哭了。
这世上没人爱她了,除了爸爸。

  她坚强地穿好衣服,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驰厌给她的卡、给她买的衣服饰品,她一样没拿。

  等关好了门,姜穗把钥匙从窗户里扔了进去。
他不要她了,也不要这个房子。所以这里也不是她的家了。

  姜穗知道自己状态不太好,她深吸一口气,决定先回大院儿。不管是姜水生还是姜雪,看见她红通通的眼睛一定会担心。
她今天就会好起来了。
然后有更重要的事情,爸爸还得治病呢。

  今天是除夕,大院里却安安静静。几颗榆树堆满了积雪,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她才恍然记起,这里也不是小时候热闹的模样了,它已经被驰厌收购,住的人寥寥无几。

  姜穗为自己下了一碗面,她暖了暖手,又轻轻挨了挨脸颊,感受到了暖和舒服。
姜穗笑了。
谁都会长大,是不是?好像这些事情,一个没多爱她的人,也没那么大不了。

  窗外摄像头一闪,在雪地中微不可察。
驰厌看着手机里发过来的电子照片,他手指挨着嘴唇,克制着没过多的表情。

  再过不久,他们就抵达横霞岛屿了。
发电子邮件的人说:她没有冷着,也没有饿着,回家了。

  那就好,这就很好了。他庆幸她没有自己这样极端的感情,驰厌平静地关了手机,将号码永久清除。
穗穗,回家就好。

  *
春节时,姜穗状态已经好起来了。

  她打算去医院陪着姜水生。
这次姜水生高兴地冲她挥挥手:“穗穗来了。”

  姜穗点点头,见爸爸吃力要下床的模样,她赶紧过去扶住他。

  她见他身体这样虚弱,眸中露出一丝惊怕。
姜水生却笑得开怀:“我的病好了,只是手术以后还不太能走动,但是我感觉自己好多了。穗穗,等身体恢复了,爸爸觉得还能再养你几年。”
姜穗怔住:“爸爸病好了?”
姜水生乐呵呵说:“对,前段时间复查没有问题,手术很成功。吓坏了你吗?我怕你担心,驰先生也建议完全确认好起来再告诉你。”

  “什么时候做的手术。”
“十二月的时候。”

  姜穗轻轻抿了抿唇,心里到底还是喜悦居多,眼里也带上了笑意。

  姜水生拍拍她肩膀:“我知道你把房子什么的都卖了,拜托驰先生帮忙,他也确实尽心尽力,可惜了你.妈妈留下的房子。但是没关系,我们都努力一点,以后也能住上新房子。”
姜穗心中震惊,她家房子,户主依旧没有变更。
然而姜水生却以为是她卖掉了房子,给了驰厌所有积蓄,驰厌才愿意帮她这个忙。

  她看着父亲欣慰又感叹的脸,突然明白,驰厌抹掉了一切与她在一起过的痕迹。

  他还给了她一个纯白的世界,将她推回到原本的生活中。
她依旧可以过简单无忧的生活。

  初二的时候,她收到了学校的一个电话。
姜穗那时候在给姜水生洗苹果,姜水生说:“穗穗!电话。”
姜穗擦干净手,点开接听键。

  电话那头温雅的女生说:“姜穗同学,你的留学申请已经过了,可以去往美国的大学进行学习,留学期间一切公费,每月还有两千美元补助,介于你的家庭情况,我们在那边为你申请了免费住宿,你可以带着父亲一同过去。”

  姜水生震惊了一瞬,等挂了电话,他惊喜而不确定地问:“穗穗,这是真的吗?”

  姜穗眼眶热热的。
不是真的。

  她从来没有申请过留学,R大这样的二流大学,也鲜少有留学名额,还有每个月一万多的人民币补贴,不会有哪所学校这样慷慨这样笨。

  她唯一能想到的理由,是她曾经握住他的手,软声请求道。
“未来无论发生什么事,也不要把我丢给驰一铭好不好?”

  那晚月色动人,男人注视着她的眼睛,沉默片刻道:“我尽力。”

  她那时候失落极了,可2006年开春,她第一次明白,原来他早就什么都给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