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养个权相做夫君 > 第024章 她有点好看

养个权相做夫君 第024章 她有点好看

  本以为只是几株人参,没想到,这是宝藏啊!

  手里的人参格外难得,慕绾绾不算特别懂鉴定年份,但从外表来看,这几株人参怕都是上百年的宝贝。她小心翼翼的摸着人参,抖掉泥土之后,认真的放到空间里去种好,手里留了两株,小心的放到了背篓里,用方才挖的蒲公英盖好。

  背篼里的药材散得到处都是,她弯腰挖药材已累极了,索性坐在地上捡回。

  正忙碌间,就听见乔明渊在不远处紧张的喊:“绾绾,你在哪里?”

  “大哥,我在这里!”慕绾绾忙回。

  话音落下不久,头顶的树叶稍动,乔明渊出现在山坡上。

  见慕绾绾头发散乱的在地上坐着,他看了一眼山坡山断裂的灌木,大吃一惊:“绾绾,怎么了?你摔下去了,有没有摔伤哪里?”

  “我没事,大哥。”慕绾绾抬起头,见他来了,高兴的将方才挖到的人参从背篓里拿出来,她笑着挥手:“大哥,你看,我找到了什么?这是人参,可以带回去给爹补身子的!”

  山坡上的乔明渊眼陡然一沉。

  他俯视着坐在地上的女子,那一双眼是那般干净明亮,笑容像他偶然吃过的糖果,一瞬间甜到了心里去,莫名就觉得,眼前这个姑娘其实长得很好看!

  慕绾绾没发现他的异样,她很开心的炫耀着手里的战果:“这种人参是很难得的,搁药材铺子里,怕是得几两银子才能买下来。大哥,我运气真好……啊,不,是爹的运气真好,咱们正愁没有银子呢,老天爷就给我们送来了这个。等明天我同你一起去镇上,卖了药材,我要给爹买一只鸡回来,炖点汤……”

  “好,都听你的。”乔明渊收起情绪,从山坡上几步跳下来,蹲在她旁边,快速的将地上散落的药材都捡起来放回去。

  他伸出手:“能不能站起来?”

  慕绾绾点头:“能的。”

  乔明渊却没收回手,他坚持将掌心给她,慕绾绾略一犹豫,还是就着他的牵引站了起来。

  肥壮的手落在自己手上,并不是格外绵软,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乔明渊等她站稳后,就立即松开了她的手,将手背到身后,掌心慢慢滚烫了起来。

  他耳朵有些红。

  低头悄悄的看了一眼慕绾绾,他惊讶的发现,她脸上的那些脓包红肿已经消退了不少,白白的皮肤像镀了一层光,原来方才觉得她好看并非没有缘由。一想到自己刚刚竟然看她看得呆了,乔明渊就觉得心底涌起一阵难言的尴尬,见她并未留意到自己的异常,乔明渊才松了口气。

  慕绾绾正忙着整理背篓,乔明渊等她收拾好了,就将背篓背上,他眼波在慕绾绾身上转了一圈,深吸了口气,又将手递给她:“我带你上去,路有点陡。”

  “好。”慕绾绾看了一眼山坡,那坡度凭着她肥胖笨拙的身体很难爬上去,她不矫情:“多谢大哥。”

  乔明渊走在前,慕绾绾跟在后,很快回到了先前分开的地方。

  到了平地,乔明渊松开她,问道:“还有没有要挖的药?”

  “那边还有些柴胡,我方才路过看到的,挖了就可以回去。”慕绾绾抬头:“大哥,你怎么会过来?”

  两人分开之后,她发现了空间的妙用,为了避开乔明渊特意去了另一边。

  乔明渊低低的说:“我砍好了木材,回头去寻你,结果没看见你人。喊了半天也没听到声音,我就赶快一路寻着那些倒下的树枝找过去,我怕你遇到了野兽对付不来。”

  说话间,他的手下意识的理了理裤子,似想藏住什么。

  慕绾绾这才发现,他本就不新的裤子上又多了一个大口子,露出的小腿上隐约可见几条血痕。

  一定是方才跑太快,被树枝荆棘挂出来的!

  心口一暖,慕绾绾压住翻出的情绪:“大哥,都怪我,没留意走太远。”

  “没事,不过,你以后还是不要一个人来,我看你这个药材的生意不稳妥。”乔明渊叹了口气:“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你一个女孩子出入大山,就算没碰到野兽,摔了跤伤到了哪里,连个拉你一把的人都没有,很危险。”见慕绾绾低下头,他本想继续训几句,可话到嘴边就变了:“如果你非要来,也得答应我不要走太远。”

  “好。”慕绾绾乖巧的答应下来。

  乔明渊无奈,心中少不得叹气。

  他陪着慕绾绾去将先前看上的柴胡挖了,回来后,剥了树皮将砍好的树木捆在一起。他砍了三棵树,去了枝叶,俱是小碗口那般粗细,树木紧实,慕绾绾认不出来是什么树种,不过,山里人自己建房做工具都是一把好手,乔明渊定比她懂行,她也懒得多问。乔明渊捆好树木之后,将背篓也背上,慕绾绾忙抢过来:“大哥,这个我来背。”

  “没事,不沉。”乔明渊没给。

  他说着话,蹲下身子,将树木的一头抗在了自己肩头,然后手往前一送,树木就稳稳的落在了肩膀上。

  他走在前面带路,慕绾绾跟着他,见他背负这么多东西还健步如飞,心底暗暗惊讶。乔明渊年纪不大,看起来又俊朗秀气,没想到力气竟不小。

  莫名的,慕绾绾就觉得很是安心。

  下了山,路上遇到村里的人,少不得又有人跟两人打招呼:

  “渊哥儿,你这是上山砍树去了,要做什么呀?”

  “给我爹做个轮椅。”乔明渊说这话的时候满脸神采:“到时候,我爹就能出来晒晒太阳了。乔三伯,没事儿来家里坐坐,陪我爹唠嗑几句啊!”

  “好好好!”

  那青年人满口答应,又疑惑:“轮椅是什么?”

  “就是一种椅子。”乔明渊笑着说:“绾绾帮我搞的,有轮子,人推着就能轻轻松松的走。”

  说话间,他不自觉的看了看慕绾绾,语气里带了几分自豪。

  那乔三伯也跟着看了看慕绾绾,他是长辈,自然不能说什么,呵呵陪着笑夸了慕绾绾几句,乔明渊扛着东西不好说话,很快就分开。

  “唉,可惜渊哥儿怎么就找了个这样的……”

  走开了,身后乔三伯目送两人的背影惋惜的叹气。

  乔明渊仿佛没听见一般,脚下还保持着同样的步调,带着慕绾绾径直往家里去。到了乔家,他先将木材放下,又将背篓给了慕绾绾,洗净了双手就去看乔老三。

  乔老三早就透过窗户看到了刚才的一切,他低声说:“刚刚那是二爷家的三伯吧?”

  “嗯。”乔明渊点点头:“回来遇到,说了几句话,乔三伯说改天来看看你,跟你说说话呢!我明天就要回镇上,忙着背木头回来做轮椅,就没怎么说别的。”

  乔老三嗯了一声,没再开口。

  乔明渊小心的觑着他爹的脸色,倒了水在床头,便转身去忙碌。他利落的将树皮剥了,拿了慕绾绾画的图纸,开始研究着将轮椅分解成不同的部件。乡下人干这种木工的活儿都有自己的一套办法,慕绾绾看了一会儿,没看懂。明天乔明渊要回镇上,她挂心请于氏做的衣衫,希望乔明渊能带一身新衣服走,就先去了二房。

  于氏见她来了,笑着拉她过去:“刚还跟明丽说,让她看着你回来了请你过来。你看!”

  二房的布置也简陋,木桌上放着簸箕,里面放了一件已经做得差不多的衣衫,于氏抖开:“明渊的已经做好了,你一会儿让他试试看,小了大了及时改一下。他这个年纪正在窜个头的时候,我是做大的,够穿个几年,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二娘手艺好!”慕绾绾摸着那衣衫上的针脚,针针大小一致,细密非常,鲜见的于氏废了不少心思。

  她心中感慨,乔家二房的两口子都是实在人,昨儿才买回来布料,今儿就做了成衣出来,于氏应该是昨晚点了灯熬夜赶出来的。

  “哪有什么好不好的。”于氏不好意思,推她:“快带给明渊试试。”

  慕绾绾带了衣服回三房,乔明渊头也没抬,还在专心研制轮椅,她进屋放下衣衫,听见白氏在主院那边骂人:“一群懒东西,都什么时辰了还没开始烧饭,一会儿你爹和你男人回来来喝西北风!”

  “娘,我就来……”于氏的声音模模糊糊的传来。

  慕绾绾感激她,也赶忙去帮衬一二。

  等烧了饭,于氏和罗氏将饭菜摆上桌,慕绾绾回房时,就瞧见那轮椅已经初初成了型,只差组装起来,乔明渊手里拿了矬子,正在打磨把手。

  “咕——”

  乔明渊停下手伸了个懒腰,肚子叫了起来。他顿时红了脸,不好意思的抬头看向慕绾绾。

  慕绾绾这才想起,早上白氏不让她吃饭,乔明渊是跟着他回房的,之后两人又忙着上山,他是到现在水米未进。愧疚涌上心头,慕绾绾忙推他:“大哥,你快去吃饭。”

  “你也去。”乔明渊见她要走,一把将她拽住:“阿奶要是不准你吃饭,我跟她讲理去。”

  说罢,不容分说的将她往堂屋那边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