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逆天狂妻 > 第219 陷阱

逆天狂妻 第219 陷阱

  那简直太孙子了,于是他就咬着后槽牙想招。

  “我只要她。”

  凌熠辰语气一沉,说的清楚明白。

  远处的副将一下转换了笑脸,点点头冲着凌熠辰走了过来,边走边伸手招呼了一个身边的秘书。

  “你去准备纸笔。”

  秘术被刚才的一幕惊的有点狠,愣愣的看着这位不知所云的副将。

  要纸笔干什么。

  “去啊!”副将吼了一句,然后走到了凌熠辰的面前好言好语:“你既然说卸职,那就写个说明,只要说明写了就跟演习无关,那你的人我放了也无所谓。”

  这个要求不过分。

  只是凌熠辰却淡漠。

  “我说到做到,不需要什么说明,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在你蓝营的基地待到演习彻底结束。”

  副将转了转眼珠子,也行。

  两人就这么商议定了,一路上副将亲自带着人去了暂时关押人的基地后方。

  后方是一座空了的仓库,一进门灰尘蒙蒙像是漫天的雾霾,男人虚掩着鼻子,白诗语如果被关在这里,该多难受。

  他的面色难看,可副将不管。

  他一个劲儿热情的跟凌熠辰攀谈,说来说去就是想要套一份红方的作战计划。

  “我这个人胆小,也没有参加过实战演习,今天是受勋这不就被您赶鸭子上架给推到总指挥上了,处于公平,您怎么着也提点我几句。”

  一旁的秘书看着副将狗腿子的样子都忍不住撇嘴,郭将军才昏过去过久就急着跟人家红方的人套近乎。

  那么着急,干脆去红方好了。

  他在心里悱恻着,转眼就走到了地下室的入口。

  副将和凌熠辰都是大人物,这点小事自然由他这个无名小辈去,这点自觉还是有的,可还没去,就被人给拦住了。

  “你干什么,凌队的人也是你能碰的。”

  一顿义正言辞把秘书给说蒙了,呆着眼睛迷茫的看着副将,这又是哪一出?

  不是您答应要放人的吗?

  心里想着还没说出口,副将倒是先对着凌熠辰殷勤上了,他弓着腰伸手指着地上一座四方的入口跟凌熠辰解释。

  “就是这里了。”

  地下室昏暗,又是在山里,很是潮湿,冷姐坐在椅子上被人绑的手腕疼,一身本领最后被一根麻绳给降服了。

  这口气太委屈。

  可一想起来小王那么个白痴,她就气的手痒,恨不得狠狠胖揍一顿小王。

  小王现在就在旁边,也被绑着。

  两人隔着半米,一个坐在凳子上,一个五花大绑的被扔在角落里唉声叹气。

  小王长叹一口气:“冷姐,你说我咋恁手贱呢!”

  好好的做任务不就好了吗?

  干嘛要笑话人家小张呢,虽然人家是给老大的女人弄丢了,虽然人家路荒而逃的时候像个傻子。

  但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按喇叭啊!

  一声喇叭响彻天,然后他们就给扔进了地下室。

  “冷姐,你别这样,我害怕!”

  颤巍巍的声音从小王的嘴里发出,他在黑暗中努力把脸对准貌似有冷姐的方向,诚心忏悔。

  “呵!”

  女人冷嗤一声,黑暗里眼睛都带着怨怼的绿光,听到小王的忏悔,她缓缓勾起了嘴角,笑的瘆人。

  如果此时小王能看到那么个眼神,必然当即下跪。

  气氛一下又陷入到了诡异的安静中,黑暗里时间好似变得模糊,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头顶上有了脚步声。

  冷姐在黑暗里猛地抬起头。

  “他来了。”

  “谁?”

  小王凑着耳朵听,听到几个细碎的脚步声,又想想冷姐的话又去听,想要分辨出冷姐说的他到底是谁。

  男人的沉稳干练却不重,这样的节奏冷姐听过无数遍。

  心里有一阵暖流划过,他还是看重她的。

  只是蓝营这么危险,他不该来,心头的暖流里夹杂着滚烫的水,将冷姐的性子都给磨柔和了。

  她浅浅的出了一口气,想着待会儿见到他该说什么。

  头顶上又窸窸窣窣的声音,紧接着是木板被移开的声音,再往后就是金色的光从缝隙中流到了地窖里。

  这时候上面有人说话了:“凌队去拿你的人吧!这再往后就跟我们没关系了。”

  听到那个凌字,冷姐几乎湿了眼眶。

  颀长的身影落下的时候,冷姐甚至看到男人身上的光环看,金灿灿的好似中午的灼热的骄阳如日中天。

  可男人脚落地,嘭的一声,地下室归于黑暗。

  凌熠辰依旧沉稳,他仔细听着寂静中的呼吸,分辨着哪个是他的小未婚妻。

  头顶上的脚步逐渐远去,耳边的呼吸声越来越清晰,凌熠辰在黑暗里闭上眼睛靠着感官走向那个呼吸的方向。

  男人的靠近的瞬间,几乎是一刹那冷姐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她第一次用颤抖的声音叫了凌熠辰的名字。

  然后,男人站住了。

  地下室里的黑暗像是睁着眼睛被人捂住,眼睛就算是瞪得再大也没有办法看清楚现在的状况。

  耳边静的让人发慌。

  “熠辰,是你吗?”

  女人的声音很细,甚至带着努力温柔压制激动的腔调,过于刻意的拿捏让音调听起来很别扭。

  这不是白诗语,是冷姐。

  凌熠辰俊逸的脸没有丝毫的变化,薄唇动了动,好似要说话,又好似抿的更紧不想再说话。

  “熠辰,是你吗?”

  冷姐又叫了一句。

  空气里只剩下安静,安静到她都能听到不远处男人的呼吸,甚至还能分辨出男人逐渐远处的声音。

  为什么?

  冷姐不懂,她兀自笑了出来:“你不是来救我的对不对。”

  “我会救你出去。”

  男人的话很淡,淡到甚至还不如他们以前战友时期的温和,冷姐笑了,笑的很是肆意疯癫。

  她坐在椅子上,手腕又疼又肿,心里难过的要死。

  “为什么是她?”

  这话问的是白诗语,凌家什么都有,声名权势钱,全世界的美女豪车豪宅,从灰姑娘到公主,只要他要,一定有人。

  可偏偏为什么是白诗语。

  男人的在角落里找了把椅子,他的眼睛在黑暗里依旧能看清楚这里的一切,冷姐身上毫发无损。

  地上的小王神情惨淡却也无碍。

  他此时想的是他的诗语,那个扎着马尾一脸清淡的小女孩,幸好不是她在这里,不然多委屈。

  他不舍她委屈。

  “你走了,演习谁来负责。”

  冷姐换了话题。

  这次演习上面很重视,凌熠辰已经采纳了那个小丫头的方案,如果他再不坐镇利刃基地,那么必然人心涣散。

  想到利刃的胸章要被别人压下,忽然不知道怎么的,冷姐竟然觉得高兴。

  现在凌熠辰不在指挥所,用的是白诗语的方案。

  要是输了,担责任的就是白诗语,那么她就永远没有再进入利刃的资格了,这么一想,冷姐觉得她被抓也不错。

  狙击队没有她,没有凌熠辰,还有谁有本事使唤得动?

  这点自信她还是有的。

  想着,她忽然就轻松了,语气不自觉也自然了许多:“老大,但愿你没看错人。”

  “嗯。”

  男人低沉的应了一句,闭目养神。

  傍晚的天际火烧云通红通红的,就在白诗语凝神收气要结束修炼的时候,通信设备恢复了。

  第一个紧急电话就像是催命似的响。

  通讯兵背着电话爬到了老赵的跟前,老赵犹豫了一下还是递给了白诗语,他心里忍不住的想相信她。

  也许是因为她的背影太挺拔,或者是她站在石头上指挥的样子太有说服力。

  不管是因为什么,老赵知道,他认可了白诗语。

  白诗语接过电话,有点不大明白。

  但是还是把电话放在了耳边,轻声喂了一句。

  她一说话,电话那头倒是不说话了,电波的杂音不停的响,这边的刘桑看着小周拿着电话一脸苍白就知道出事了。

  “问问,老大呢!”

  这一声把小周给叫醒了,对着电话急促的问道:“凌队在不在你那边?”

  凌熠辰在东山?

  “没有啊!”

  白诗语非常确定,要是凌熠辰来她不会不知道,况且马上演习开始的时间就要到了,凌熠辰怎么会在东山?

  电话那头的小周一听忽然觉得寒气逼人,等他清醒身上惊出了一身冷汗。

  久久的沉默让白诗语有些不安。

  “叫凌熠辰接电话。”

  白诗语对着电话说道。

  电话里支支吾吾的声音不断,小周说不出什么,一下把电话塞给了刘桑,刘桑一惊下意识就把电话贴在了耳边。

  “把电话给凌熠辰,我……滋啦……不用了。”

  卫星电话里忽然一个陌生的男声闯入,白诗语和利刃基地里的刘桑都愣了一下,这个人是谁?

  “你们的队长在蓝营里做客,恐怕回不去了。”

  副将拿着电话很是得意。

  他从m国挖过来的黑科技人才也不是盖的,入侵通讯设备简直就是小儿科,尤其是在对方打电话他都能插嘴的时候。

  简直不要太威风。

  白诗语率先明白过来,骤然紧绷着神经对着老赵做出了一系列的动作,这是海蓝星球沟通的暗语。

  也不知道老赵能不能看懂。

  出乎意料,老赵懂了,十几年的老兵不是白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