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都市小说 > 帝国爹地霸道宠 > 第370章 大佬生气

帝国爹地霸道宠 第370章 大佬生气

  莫相知也是慌了,谁知道自己认识的西熏竟然会是景醺呢!

  一时不查将玻璃打碎,哪怕被热水溅到她也没有丝毫感觉,甚至第一反应是去收拾玻璃。

  “抱,抱歉,我刚刚手滑了。”

  景醺几步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你是不是蠢!”

  本来莫相知是没事的,景醺一着急怕她受伤,拉开的时候反而割伤了她的手指。

  莫相知:“……”

  “跟我过来,我带你去包扎。”

  说着景醺就当着众目睽睽的面前将莫相知拉上了楼,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家都傻了眼。

  向来话很多的莫太太也都一脸懵站在原地忘记了说话,是不是哪里不对?

  景痕脑子里就在想一个问题,之前自己手指被割破的时候他哥有没有这么紧张?

  姗姗来迟刚刚才做完工作的景爸爸正好下楼,看着怒气冲冲的大儿子牵着一个姑娘的手就冲上楼,连个招呼都没打。

  他站在楼梯口表示怀疑,“是我记错了吗?景醺的女朋友晚上才来,怎么中午就来了?”

  “对,就是这个点。”景妈妈一拍手,这才想到哪里不对。

  “小痕痕,莫小姐不是你的女朋友吗?为什么担心她的是你哥哥不是你?”

  景痕心里还有点憋屈,毕竟被兄长疼爱了这么多年,突然有天这个兄长对别人很紧张。

  就像是一个被偏爱的孩子,本来要给他的棒棒糖给了别人,景痕一时半会儿还没能适应这个落差。

  “妈,你说什么?”

  看到景痕一脸茫然的样子,景妈妈戳了戳他的额头,“你这个傻孩子,你女朋友受伤了为什么不担心?”

  景痕觉得哥哥变心的冲击更大于莫相知受伤。

  “对了,哥为什么将她带走了?”景痕怨念道。

  “你哥不是有女朋友吗?”

  “我也想知道,他明明有女朋友,干嘛要来抢我的?”景痕越说越怨念。

  至于他这怨念是他舍不得莫相知还是舍不得景醺就让人很费解了。

  莫爸爸是最迷茫的人,“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吗?”

  “老公,我现在也很迷糊,小痕痕,难道你不应该解释什么吗?”

  “我应该解释什么?要解释也是哥来解释。”景痕抱着沙发靠背,犹如一个弃妇。

  三人同时看向楼梯,然而楼梯一片空无,哪里还有那两人的身影。

  莫相知被景醺给拉到了一个巨大的房间,对于她以前的生活标准,这个房间可以说是非常大非常大了!

  因为景家人一直都很团结,就算是景痕和景醺都在外面有房子,但景家家训,每周必须要回来住,这才有很好的家庭气氛。

  其实一般景醺除了心情烦的时候,也很少去自己的山里别墅。

  他和景痕的房间里面除了厨房之外,里面就是一个套房。

  小客厅,卧室,衣帽间,书房都是独立的。

  莫相知第一次知道有钱人的房间还可以装成这样。

  在她惊讶的时候景痕已经拿着药箱过来给她处理伤口。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尽管莫相知憋了一肚子的话,也想要质问景醺为什么要骗她。

  但景醺身上传来的低气压让她觉得十分可怕,她还是头一回看到这样冷漠的景醺,吓得她一动不动,不敢再说一句话。

  直到伤口被包扎好,景醺这才抬头看她,“说,你怎么会在这!”

  那眼神或像是在看一个红杏出墙的妻子,莫相知本来还想生气问他的,谁知道他倒第一时间问了自己。

  “我……我……景前辈让我来。”她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说,除了乔厉爵他们,谁又能在景醺这样的低气压下存活下来。

  景醺怒极,一把抓住莫相知的手,这时候他才知道当初景痕说的女人是莫相知。

  “该死的,我早该想到的!”

  当时那个剧组本来就没有几个适合景痕这个年龄的女演员,只不过谁都不会想到居然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

  也就是说那晚打游戏的那个女孩就是莫相知,自己还给景痕五千万追女孩,这时候景醺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他怎么这么愚昧。

  莫相知刚想要说什么,景醺又怒道:“他让你来你就来,莫相知,将我们兄弟两玩得团团转你是不是很得意?”

  莫相知瞪大了眼睛,眼中有愤怒也有委屈,“混蛋,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将你们耍得团团转了?

  分明从一开始你就隐瞒了你的身份,还说你叫什么西熏,你有怎么资格质问我!”

  “莫相知,是不是我给你的自由过了火,我说过的,不要和其他异性走得太近。”

  景醺没想到今天她会被弟弟带回家,别看他平时对莫相知温柔,那是他觉得莫相知就是他手中的小鸟,飞不出去的。

  今天的事情超过了他的想象,也重重的伤害了他男性的尊严。

  每个雄性都会为了圈地盘,争配偶而激发雄性激素。

  现在的景醺双眸通红,犹如一只发怒的牛,莫相知总觉得自己就像是走投无路的驯兽员,要被这只疯牛给撞死了。

  “你,你说什么混账话,我才,才没有……你松开我。”她想要挣脱出来,以前的绅士此刻却像是一个大力怪物,捏得她手腕生疼一片。

  “莫相知,你知不知道,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自己的东西被人侵占,就算是我的亲弟弟也不行!”

  “景醺,你放开我,你,你要干什么?”

  莫相知被他推倒在沙发上,莫相知怕极了。

  “景醺你听我解释,我和景前辈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从今往后,你只能和我有关系。”

  景醺修长的腿压在沙发上,莫相知从他眼中看到了一个属于男人的怒火。

  “景醺你先冷静一点,我们有话好好说,这件事真的不是你以为的那样,我不是景前辈的女朋友。”

  “你以为到了现在我还会信你说的话?”景醺捏住她的下巴,“先前我怎么没有发现这张小嘴这么喜欢说谎呢?”

  这时候莫相知只有一个感觉,景醺疯了,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神啊,你快劈下一道雷吧,将景醺劈晕我就可以跑了。

  神似乎听到了她的祷告,外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是敲门声。

  景痕的大嗓门传来:“哥,你倒是给我解释一下,你们是什么关系!”

  景妈妈的声音也出现,“小醺,妈咪可以进来吗?我想看看莫小姐的伤势怎么样了。”

  很显然景家上下都是很有礼貌的人,哪怕是进家人房间都需要敲门被允许才进入。

  莫相知觉得自己有救了,小声道:“景醺,你家人要进来了,你先松开我,一会儿我仔仔细细的给你解释清楚好不好?”

  景醺脸上的愠怒并没有消失,“莫相知,我的耐心到今天为止就全部消失了。”

  莫相知还不知道他这句话的意思,紧接着下一秒她就看到男人俯身而来。

  与此同时外面景痕已经不耐烦了,“哥,你要是不说话那我就进来了。”

  景醺对这个弟弟的心思了如指掌,他能乖五秒钟就不错了。

  莫相知听到这话已经慌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她恨不得一拳就将景醺揍飞。

  事实证明她的那点力道和蚊子飞来飞去差不多。

  脸红到了极点,一双大眼睛慌乱无助的看着景醺。

  “大佬,我求你……唔……”

  门开,景家人齐齐站在门口。

  莫相知只有一个想法,她现在跳不了黄河去跳楼,二楼摔下去能摔死吗!

  她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