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汁小说网 > 短篇精品 > 影帝竟然暗恋我 > 第22章

影帝竟然暗恋我 第22章

  金色的沙漠, 少女被绑在柱子上,篝火在腾腾地烧。

  天空是蓝色的, 偶尔有秃鹰一掠而过。

  那边有少女的玩伴在哭,哭得撕心裂肺。这边,少女却是很安静, 安静被绑着,安静地看着天空,嘴角含着淡淡的笑意。

  “小瑜, 你怕不怕?害怕你就哭出来。”玩伴被家人紧紧地拉扯着,不能动弹,眼泪啪啦啪啦地往下掉。小孩子的世界简单纯粹,她们不明白小瑜这么好的人, 大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少女依然看着天空,嘴角的笑容却更浓了,骄傲的眼里满是不屑,就如在九天苍空飞翔的鹰:“我为什么要害怕?”

  “我又没有犯错,我为什么要去害怕,就算去了神那里, 我依然是他宠爱的孩子。”

  每一个字从少女嘴里吐出, 都是那般清脆干净,仿若这碧蓝的天空。

  *

  裴千燃闭了闭眼睛, 突然又回忆起第一次在大屏幕上看到季欢饰演的小瑜, 少女骑在骆驼上回头朝自己笑,那笑容一下子就撞进了裴千燃的心底。

  一瞬间, 年少的裴千燃觉得自己呼吸加重,好像被人捂住了嘴巴,塞住了耳朵,只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屏幕,整个人因为这个少女的眼神而微微颤抖。

  他以为自己只是在追星。
至少,再见到季欢以前,他就以为自己是一个忠诚的粉丝。

  可是,事情好像并不完全是这样……

  裴千燃慢慢坐下来,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在他左胸口的位置,曾经留下一个挺大的伤口。因为害怕恐惧,因为被人威胁,他不敢告诉任何人,哪怕伤口腐烂了也不敢说。

  直到那一天,裴千燃在那个巨大的屏幕上看见了季欢,他突然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下子变得无所畏惧。

  再又一次被那些人围堵威胁的时候,裴千燃拿石头狠狠地砸破了那个领头的所谓骠哥的头。

  红色的血从骠哥的额头往下渗,浓烈的血腥味让人全身发颤,那些平日里威胁他强迫他的混混,一个个恐惧地仿若天塌了一般,裴千燃却觉得很平静――他又没有错,他并不害怕。

  正陷在回忆里,高成豪高亢的声音传来,打破了裴千燃的思索。

  “啊啊啊,三少,这个柳沁茹真的太过分了。”高成豪跑到裴千燃对面坐下,一边拿了桌上的温开水猛灌,一边义愤填膺地抱怨,“季欢被她雪藏了,什么工作都不能接,这前前后后都三个多月了吧。”

  裴千燃抬头看着高成豪。

  高成豪本来就和季欢处得不错,也是当她是朋友的,这会儿气得都要炸了,很为季欢抱不平。
“之前有几个角色,还是季欢去面试的,那边剧组导演对季欢也是称赞有加。柳沁茹直接让她公司其他人顶上了,还是降价顶的那种,本来就是配角,那些个剧组导演也是挺没原则的,居然就同意了!”

  裴千燃懒懒地坐在真皮沙发椅上,遥遥地看着落地窗外的天空:“为什么?”
高成豪反应慢,多问了一句:“什么为什么。”

  等裴千燃转头再看她,高成豪这才明白了老板的意思,连忙解释道:“哦,哦,你问柳沁茹那女人为什么雪藏季欢,这个我也查到了,好像是季欢拒绝了一部电影邀约,好像叫什么热的。”

  裴千燃突然什么的明白了,扯着嘴角淡淡一笑,回头问高成豪:“宋楚良的电影?”

  高成豪抬头,一脸惊讶和崇拜:“三少你太厉害了,这都知道。”

  裴千燃本来一直是僵着脸,这会儿突然轻笑起来,僵硬的五官一瞬间变得特别温柔:“因为,季欢永远是季欢。”

  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依然是那个让他心跳加快的少女。

  高成豪看着裴千燃,觉得自己似乎听懂了,仔细想想又不是特别懂,看着自家老板懵懵懂懂地喊了一声“三少”。

  好似突然破开了森林里的迷雾,裴千燃只觉得眼前一片清明,吩咐高成豪:“让公司安排一下,把季欢的违约金付了,争取把她签过来。”

  若是今天之前裴千燃说着话,高成豪一定高兴地蹦起来,立刻滚去办事情。
但是,这会儿却是有些为难地看着裴千燃,犹豫了一秒,一咬牙开口:“这事情估计比较难,有人抢在前面了。”

  裴千燃蹙眉:“谁?”

  高成豪耷拉这脑袋,一副不想提起的样子:“肖燕紫工作室。”

  裴千燃慢悠悠地念着肖燕紫的名字,突然轻笑出声:“传说季回时能呼风唤雨,那肖燕紫我们还真不好得罪。”

  高成豪却是笑不出来,扶着额头一脸头疼的样子:“三少,你居然还笑的出来。季回时又不是大仙,哪里会呼风唤雨啊,不过季家的水确实深。别人抢也就罢了,没有什么人是我们不敢抢的,可是季回时……”

  裴千燃摆了摆手,低头抓了旁边的新剧本就慢悠悠地看起来:“不用抢,肖燕紫那里很好,季欢她开心就好,其他的都是小事。”

  *

  季欢注意到那个女子是在她在大学里第三次演话剧的时候。

  那个女子太醒目了,干脆利落的马尾,一米七几的个子,长手长脚的,一双眼睛精明利落,一看就不是温婉可人的江南女子。

  她固定坐在第二排中间的位置,拿着本笔记本,偶尔低头涂涂写写,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

  其实,光看五官,这个女子实在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漂亮女人。她的眼神太锋利,她的鼻子太高,她的五官太有侵略性,让人第一眼就生不起亲近的心情。

  不过,不管谁都不能否认她强大的存在感。

  所以,当季欢被女子叫出名字的时候,她并不觉得惊讶。一个这样气场的女子,来大学城连看三场话剧,总是有原因的。
只是,季欢不曾想到她是为自己而来的。

  “你是?”季欢回头,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肖燕紫自上而下地打量着季欢,仿若在打量一件满意的玉器,直看得季欢全身发麻,她才开口:“季欢是吧,我看上你了。”

  看上她?
季欢眨了眨眼睛,只能警告自己不要冲动,这一定是她理解错误。

  “你演技不错,长得也和我眼缘,我决定要你了。”肖燕紫的声音清冷里带着随性,是那种随意惯了的语气。只是一个很自信的女人,自信到有些自傲。

  季欢依然保持沉默,等着眼前女子继续说话。

  肖燕紫凑近一步,又仔仔细细地盯着季欢的五官打量了一遍,这才慢悠悠地道:“回头我让助理联系你,你以后就来我工作室吧。”

  季欢很不想给眼前的女王大人泼冷水,可是却还是要实事求是地问一句:“你是谁?”

  肖燕紫也不恼,笑眯眯地看着季欢,似乎很满意眼前的季欢:“肖燕紫,我应该听过我。”

  肖燕紫?
季欢还真听过。

  只要在娱乐圈混的人,不可能没有听过肖燕紫,毕竟她实在太传奇了。

  一个历史专业的S大普通大学生,在网上写了几部言情小说,突然就红了,粉丝嗷嗷嗷的,不比某些二三线明星少,这也没什么。
开了个微博,突然就混成了感情博主大V的“肖老师”,这也没什么。
大四那年按着自己的小说拍了个网剧,明明是小制作小成本,一跃成为当年的年度黑马,热度蹭蹭地往上爬……这依然没什么。

  最传奇是她红了之后的这几年。
作为一个没有根基的新人导演编剧,不说小心翼翼,总要和娱乐圈的大佬虚与委蛇一下吧。
肖燕紫没有,自己高兴拍什么就拍什么,自己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关键是她仿若有神助一般,拍什么红什么。那些想找她麻烦的人,大动作还没开始呢,自己就霉运不断,自身难保了。

  隐隐有传闻,肖燕紫背后有人!

  可是这个人是谁,却没几个人知道。而知道的人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神神秘秘地摇头“不可说”“不可说”,愈发衬得肖燕紫神秘莫测。

  然而,肖燕紫是什么身份,季欢不在乎,她在乎的是肖燕紫刚才那一句“看上”。

  季欢的眼睛都亮了起来,仿若刺猬卸下了身上的刺,整个人变得柔软了几分:“肖老师,你是找我拍戏的?”

  肖燕紫一挑眉,有些不耐地瞪了季欢一眼,语调冷冷的:“否则呢,我找你谈恋爱吗?”

  说完,肖燕紫还不太看得起季欢地问一句:“你会谈吗?”

  只一个眼神,一句话,季欢顿时觉得眼前的女人女王气势全开,明明自己也不算小了,却和人家小妹妹一般,心底忍不住还是觉得有点别扭。

  季欢不知道肖燕紫为什么看上她,不过既然要合作,她还是要把自己的情况说清楚:“我在柳沁茹那里还要十个月的合约。”

  肖燕紫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没事,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季欢一愣,就看肖燕紫拿出手机,招呼自己。

  “给个邮箱,剧本我回头发你,小说你自己去看,我希望你出演的角色是女二盛名雅。”肖燕紫做事干脆厉害,速度快得一般人还真跟不上,“我看了你之前饰演叶娉婷的戏,眼神不错,我要的也是这种感觉。”

  季欢心口猛然跳了一下,跟着肖燕紫身后往剧场外面走,心想果然肖燕紫比传说之中的还要任性妄为。

  *

  就要走出大学剧场的时候,肖燕紫突然停住了脚步。

  季欢顺着肖燕紫的眼光看去,就看见一个长得很清秀的小男生正招呼众人买东西。

  在剧院门口摆个摊子,卖一些大学生自己写写画画的作品,也算是一种商机。

  肖燕紫似乎很有兴趣,冲着那小男生笑得一脸灿烂:“小朋友,这两写生怎么卖?”

  小男生很单纯,一双眼睛特别清澈,眯着眼睛打招呼的样子好似一只泰迪:“一幅690元,都是我的作品,材质颜料都用得很好。”

  肖燕紫拿出手机,扫了旁边付款的二维码,笑道:“既然这样,我两幅都要了,算我便宜一点嘛。”

  季欢安静地看着,就那小哥被肖燕紫瞪了两颊发红,好久才吐出一句:“好的。”

  肖燕紫动作迅速地点了一个“1500”,然后用指纹付款。

  1500?
季欢站在旁边,一瞬间看得目瞪口呆。在看旁边肖燕紫一脸笑意,明显觉得自己占了便宜的开心模样,只觉得刚才自己感觉到的女王气势,一瞬间碎裂了。

  肖燕紫提了两副画走出去,转头开心地和季欢分享自己的心得:“最喜欢杀价了,感觉自己赚了一个亿。”

  犹豫了一下,季欢抿了抿嘴,还是忍不住问一句:“肖老师,听说你是S大的高材生,能冒昧问一下你高考数学成绩吗?”

  肖燕紫不以为然:“及格了啊。”

  季欢舒了一口气,想着虽然肖燕紫的名气很大,但是这合约签下去,回头自己被卖了几块钱,老板都算不清楚,也是挺糟糕的事情。

  却不想,季欢才舒了一口气,就听肖燕紫说:“60分。”
季欢差点一个踉跄,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高考数学成绩总分是150分,及格不应该是90分吗?
看季欢一副接受不良的样子,肖燕紫还是解释了一下:“不过我语文和英语还可以。”

  季欢理所当然的想,如果就凭你这数学成绩,当年还能考到S大,你语文和英语怎么可能不好。

  肖燕紫回忆了一下,还是挺骄傲的:“好像都是满分。”

  季欢:“……”

  季欢不太确定地看着肖燕紫,不知道她的无意装B,还是特意装B。好吧,不管是否特意,眼前的女人确实应该是牛B的。
高考数学60分考近S大,也是一种能耐。

  肖燕紫哈哈地笑,无奈摇头:“刚才那个小男生真可爱。我也是,不管过去多少年,都喜欢这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

  也不知道是季欢敏感还是别的,她觉得肖燕紫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是带着几分自嘲的。

  当然,这样的情绪只持续几秒。

  肖燕紫就开开心心地说起她的男女之道来:“不过,这也没什么。这年头,男女平等,谁还不喜欢年轻帅气的□□不成,只是有些人喜欢放在心底不说,我不觉得没有什么不能说的而已。”
季欢看着肖燕紫一副“天大地大,你耐我何”的猖狂样,突然觉得自己去肖燕紫工作室可能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至少,这个老板,季欢觉得很投缘。

  *
季欢接到裴千燃电话的时候,正完全沉溺在肖燕紫编织的虚幻世界里。

  如果说见到肖燕紫这个人,季欢只觉得投缘的话,那看见肖燕紫的文字,季欢已经感觉自己慢慢要被沉溺了。

  同样是三千个中文常用字,为什么有些人将它们排列组合以后,会变得那么有趣。

  S城的夜晚很热闹,窗外的灯光让这个大都市带上让人微醺的靡靡。
好像让所有人都倒上了一杯红酒,摇曳着散发着香气,即使没有真正去喝,也觉得醉了几分。

  “季欢?”裴千燃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

  季欢这会儿还没有从肖燕紫的故事里回过神来,脑子还不太清醒,说出的话还带着一种“迷妹”的心态:“千燃,告诉你一件大事。”

  手机那边的裴千燃一愣。

  就听季欢带着笑意的声音传过来,银铃一般:“我,喜欢上一个人了。”
――高考数学60分又怎么样!就算高考数学6分,也不妨碍此刻季欢为肖燕紫着迷。

  裴千燃那边沉默着,一直不曾传来声音。

  季欢虽然兴奋,这会儿脑子却逐渐清醒,听手机那边没有声音传来,有些疑惑地问了一句:“千燃,你在吗?是手机没有信号吗?”

  又过了很久,久到季欢都准备把手机挂断,重新再拨过去了,才听到裴千燃低沉压抑的声音传过来。

  “是吗?”裴千燃的声音平静没有起伏,隐约带着僵硬,“喜欢的……是怎么样的人。”

  季欢正要开口。

  又听裴千燃突然又道:“喜欢是一件冲动的事情,但是有时候也要更理智一下。”

  季欢莫名其妙,总觉得自己和裴千燃的对话不在一个频道上。她正准备开口报出那个人的名字,又听裴千燃似乎深呼吸了一口气,冲她说道:“而且,我……”

  受不了这奇怪的气氛,季欢直接开口打断裴千燃的声音:“千燃,你在说什么啊!我喜欢肖燕紫为什么要理智啊,你看了她写的小说和剧本就知道了,太厉害了,太招人喜欢了。”

  ……
手机那边又是一阵沉默。

  季欢这会儿还没有从肖燕紫的迷妹状态回过神来,继续给裴千燃安利:“肖燕紫,我听说她还不是科班出身,剧本也写得非常好。”

  听着季欢快乐的声音,裴千燃突然轻笑出来,他慢慢松开刚才握紧的手,摇了摇头:“肖燕紫?”

  季欢点头:“对啊,我未来的老板大人,一个很厉害的女导演女编剧。”

  手机那边,裴千燃的声音变得轻快慵懒,透着一股随意:“是吗,我没见过她。”

  季欢这会儿是肖燕紫的迷妹状态,当然要帮她解释一下:“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本人,她以前只活在传说里。不过,见到她之后,我再一次验证了传闻也不一定是真的,传闻说她在娱乐圈给自己开后宫,传闻她潜规则自己剧里的男主男配……我今天见了本尊,觉得她不是这样的人。”

  季欢正准备再说什么,就听裴千燃突然开口:“季欢,我今天也在S城。”

  不天明白裴千燃突然转变的话题,不过季欢也知道最近裴千燃很忙,想来今夜是难得休息的日子,便准备早点结束和大忙人的通话,让他早点休息:“回来了啊?那你是不是应该早点……”

  裴千燃的声音却愈发温和,他似乎是从沙发上下来,慢慢走了几步,用在一个位置站定:“季欢,那我们现在看到的应该是一样的夜景。”

  季欢一愣,抬头看着窗外,那璀璨的灯光点亮了S城的夜。

  季欢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一种“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怅然。两个人分别在天涯两端,看着同一轮明月,这明明也是陪伴啊,为什么要怅然?

  却听那边突然又一次传来裴千燃的声音:“我们去看电影吧。”

  啊?
什么跟什么?

  季欢觉得这话题的跳跃程度,简直横跨了太平洋。

  “我的电影《大白杨》上映了,陪我去看看吧。”
裴千燃的语气那么理所当然,好似只是朋友之间最普通的电影邀约。

  虽然季欢本没有这样的安排,这会儿听裴千燃这样提议,也很有兴趣,只是却还是要提醒道:“你确定要去,被人认出来,可是挺麻烦的。”

  裴千燃却毫不在意,只淡淡地笑:“放心,可以戴上我的小蓝。”

  顿了顿,裴千燃继续:“还有,你的小红。”

  *

  裴千燃放下手机,走进衣帽间。

  他的衣服都是专门的形象设计师搭配好了的,一套套整齐地挂在那里。裴千燃巡视了一圈,选择了一套深色略显成熟的休闲衫。
想了想,又觉得不妥,裴千燃放下那休闲衫,换了一套更显身材的T恤牛仔裤。

  年轻朝气,又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气息。

  此刻,衣帽间旁边的书房的房门还开着,电脑屏幕网页还没有关。上面是一篇某感情博主的文字,上面的标题赫然写着――“追求女神的三大法宝,吃饭,礼物,看电影。”

  裴千燃从衣帽间出来,走过书房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又绕了进去。

  从办公桌下面的抽屉拿出一本蓝色笔记本,打开扉页,季欢肆意飞扬的签名仿若在白色的纸张上跳跃。

  字如其人啊。
他的女神。

  放下笔记本,裴千燃又看到了电脑屏幕上自己没有关掉的网页,嘴角浮起一个无奈的笑容――裴千燃,裴千燃,你也有今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