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都市小说 > 快穿:本宫又活了 > 第25章 赶紧消灭证据

快穿:本宫又活了 第25章 赶紧消灭证据

    就在魏凝儿乐不可支的时候,鼠宝却不开心了,因为它发觉这个女人太聪明了,因为她好像已经知道他们两个的武力值是一样的。
    看来,要想让她听自己的话,不大容易啊。
    鼠宝心里暗自掂量着,聪明的女人真可怕,聪明加上美貌的女人更是可怕。
    不过,它还有一个制胜的法宝,那就是耍无赖。
    想到此,它忙将注意力放在眼前的美食上,先是低头嗅闻了下,随即舔了舔粉色的小舌头,眼睛一眯,嘴角一扯,随即直接将双手插入菜碗中,两只手互相轮动。
    那些菜顿时犹如被它放在手掌中玩耍的玩具一般,排着队般的,往它嘴里飞了进去。
    许是鼠宝的动作太大,将正在专心致志吃排骨的魏凝儿惊动了,看到它吃饭时搞笑的动作,差点要笑喷。
    “丁啊,你慢点吃,我不会和你抢的。这样吃难道不会噎着吗?”
    “谁说我会噎着。”
    却不想,布丁刚说完,喉咙里一哽,两只鼠眼直接往上翻了过去。
    魏凝儿见状忙道:“你怎么了,赶紧吐出来。”她说完,正准备过去帮它。却不想竟然被鼠宝瞪了一眼,瞪她的那一眼,有很大的鄙视神情。好像在说,这点小事,看你着急忙慌的。
    魏凝儿有些不确定,又问了句,“你真的没事。”
    却见它手里做出一个你赶紧转过身去的手势。
    魏凝儿只能转过去了,一边转过身,一边道:“喉咙被卡住可不是小事情,千万不要逞能啊。”
    没想到鼠宝连理都没有理她,用力憋着气,直憋的两只鼠眼,瞪的圆鼓鼓的,像两只小玻璃球一般。等它的眼瞳变作黑色,才见它细细的脖子,突然变-大-变-粗了许多,等那根最大最长的鱼骨头到了喉咙里面,它才若无其事的嚼了起来。
    一边嚼,一副味道甚好的模样,并且同时咂摸着嘴巴。
    “喂,声音小点,这里不是只有你一个。”魏凝儿只是听到它嘴里发出夸张的砸吧声,却并不知道,它做了一件多么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而且食不言寝不语,一向是她的习惯。猛然听到人吃饭时弄出如此大的动静,顿时有些受不了的说了出来。
    “好吃啊,所以我才搭嘴巴。你是不知道,这东西有多好吃。”
    顺着它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鼠宝面前的盘子已经空了,魏凝儿眼睛不由张的老大。“鱼骨头呢?”说完,看着它想着它前面吞咽艰难的样子,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快,快吐出来,不然你的胃要被鱼骨刺穿了。”
    “没事,只要是小爷可以吃的下的东西,我都能受得住,而且以后你看到越是坚硬的东西,越是要帮我留意着。”
    “这是为何?”
    “以后你就知道了,说了你也不清楚。”
    再次被一只鼠鄙视了,魏凝儿只能背过身,不去理睬它,任由它折腾吧。
    魏凝儿一边吃着,好吃到爆的红烧排骨,心里一边想着,这样好吃的东西,会不会是宋承宇故意留给她吃的呢。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她想多了,毕竟他们才认识两天都不到。
    算了,想多了长皱纹,不如敞开了肚子,好好的吃一顿。
    不得不说,这份排骨,味道很正,做出来的口味,快比得上那宫里的厨子了。
    然鹅,沈安安只吃了两块红烧排骨,加一点清菜,一个炸土豆。其他的还来不及吃,已经全部被布丁扫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奇迹的是,鼠宝将这些东西包括一大碗白米饭都吃下去,也没一看到它的小肚子胀到那里去。
    只见它吃完后,嘴里竟然还打了一个饱嗝,笑眯眯的淫诗一首:“鼠生得意须尽欢,唯有金樽空对月。”
    这。。。。。。。
    魏凝儿看到如此傲娇臭屁的鼠,只能送它两个白眼了。
    魏凝儿吃完后开始收拾碗筷,在收拾碗筷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那就是,这么多东西,竟然全部被他们吃干净了。
    关键问题是,宋承宇并不知道魏凝儿身边有一只如此能吃的鼠。这只鼠过分的是,竟然连鱼骨头都不放过,这等会让她如何解释。
    不知道宋承宇看她这么能吃,心里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
    所以她得赶紧消灭证据。
    “额,那个我吃好了,顺带着将碗也洗了。”等洗好碗,魏凝儿面带微笑的走到外面。看到宋承宇正站在外面,背着手,俯瞰厂区的情况。这情景果然和她前面想的丝毫不差啊。一副老干部的模样,就连那脸上的神情也是一丝不苟的样子。
    看得出他是个做事挺认真的人。也不知道他在怎样的家庭里出生的。
    想着想着,魏凝儿竟然有些走神了。
    见她盯着自己看了眼,眼神却没有集中的在她身上,宋岑宇不由略微好奇的看了她一眼。
    “怎么吃的这么快?”
    “嗯,因为味道太好吃了。不过我都吃完了。”说完,魏凝儿的脸,不自觉的有些红了。
    没想到宋承宇还蛮高兴的,笑着说:“吃完了好啊,省的浪费了。这下我得表扬你啊,表扬不错。”
    说完,宋承宇走了进去,看了看被收拾干净的桌面笑道:“呦,这下我连卫生都可以不用弄了。看来今天这顿饭,我值了啊。”
    魏凝儿那里不知道他是在说客气话,忙道:“宋队长客气了,你给这么好吃的东西给我吃,我可是受之有愧,顺手弄下卫生也没什么。再说了,你这里看上去很干净。”
    宋承宇笑了笑道:“那咱们索性都不要客气了,不要你谢谢我,我谢谢你的,都不要见外就行了。”说完,他将办公桌前的凳子拉了出来,自己坐了进去,再将凳子往里面挪了挪。又伸手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一个小圆凳。对魏凝儿道:“坐这里吧,我给你看个东西。”
    魏凝儿不知道他准备说什么依言坐了下来。
    只见宋承宇这会手里拿出一个很大的本子,打开后,里面竟然有几幅用铅笔画的图。
    看到他画的图,魏凝儿脑子里顿时想起这个房间里唯一的书架上的那一摞子书。
    见她脸上有几分疑惑的样子,宋承宇看了她一眼,伸手在那本子上点了点道:”看看,看出这是什么东西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