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在大佬掌心放肆撒野 > 第45章 45.游泳池(下)

在大佬掌心放肆撒野 第45章 45.游泳池(下)

    有几个村里人在旁边, 被江成海的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赶紧就有人扑进河里去把江一捞上来。
    一个年长的长辈皱着眉在说着江成海,“小孩子间调皮是常有的事, 再说了,大龙掉河里也不能怪江一啊,她还是来给你们全家洗衣服的嘞!一个小孩子你怎么下得去手呢?”
    村里人纷纷指责江成海心狠,给江一说情,生怕江成海又迁怒于江一。
    江一从河里被救起来后吓坏了,湿漉漉地坐在岸上不停颤抖着身子, 蜷成一团, 脸色惨白, 一句话也不说, 可把村民们给吓坏了,直说这孩子怕是魔怔了。
    邻居江大婶把她抱回去睡了一晚上,哄了一晚上才把这孩子从魔怔里叫出来。
    从那以后,江一最怕的就是水,去河边洗东西都会离得很远, 一般也会紧跟在个大人身边,根本不敢自己一个人。好在村民们一直很心疼这孩子,多点照顾也没什么。
    童年的创伤。
    傅樱想起过往, 叹气般地摇了摇头, 又庆幸那样的日子离自己越来越远了,远得就像是个上辈子的回忆一般。
    可是她刚从回忆中出来,要去看看路艾嫒好了没有, 身后突然有人猛地一推,推向的正是游泳池。
    傅樱来不及回头去看是谁,就那样猝不及防地落了水。
    好大一声“扑通”。
    端着一盘子吃食回来的路艾嫒被吓傻了,脑子里有根弦似乎突然崩断了,下意识惊呼起来:“樱樱落水了——”
    小少爷们正跟大院里几个男孩儿在吹天扯地的,听到动静,唯有宋遇不是很上心地瞥了一眼,又挪回来目光继续说话。
    ——距离有些远,他们并没听清谁在喊,喊什么。
    唯有霍饶一,目光落去,待看清状况,瞳孔瞬间一缩,呼吸急促起来。
    霍老爷子感觉到他的异样,刚刚转头看他,就见他已如离弦的箭冲了出去,叫也叫不住,一眨眼就消失在了跟前。
    霍老爷子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当霍饶一又不知在耍什么脾气,还跟颜老爷子他们道了个歉。
    傅蔷是特地算准了游泳池离众人所在地都比较远,算准了傅樱出事的概率才下手的。
    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得掐住她咽喉,直接置她于死地。否则,后患无穷。
    她也没想到,明明距离那样远,可是霍饶一都能知道是傅樱出了事。
    就说同样距离的霍老爷子他们吧,他们分明连呼救声都没听清。
    藏在暗处的她错愕地看着这一幕。
    原本她在数着时间,等傅樱溺水而亡,看着傅樱挣扎的动作渐渐疲软,动静越来越小,她又是兴奋又是害怕,可是她知道只需要再过一两分钟就没事了,再过一两分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傅樱再也不会威胁到她分毫!
    这让她整个人又是在恐惧中害怕又是在兴奋中刺激。
    路艾嫒那个蠢货,束手无策,原本她还着急于路艾嫒的出现,可是后来她发现路艾嫒不仅救不上来傅樱,根本连人都喊不来。
    这倒也怪不得路艾嫒。泳池占地大,也导致了比起众人常活动的地方来说偏了些,这也是傅蔷敢于动手的原因之一,因为胜算实在太大了。
    看着看着,傅蔷就笑了,她放松下来,默默等着傅樱溺亡。
    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这时候会出来一个霍饶一。
    明明离得那样远,他怎么可能……
    傅蔷在黑暗中手脚开始冰凉。
    她眼睁睁地看着霍饶一一个猛子扎进冰冷的水里,不带丝毫犹豫,那神态仿佛即将失去生命中至珍至宝之物一般的恐惧。
    那样沉稳自持的人,想来处事不曾慌乱,傅蔷第一次见他露出这样的神色,慌乱到失了表情。
    傅蔷愣住了,为什么霍饶一会有这样的神情?
    傅樱……难不成还是他的命吗?!
    傅樱觉得自己要死了,冰冷到沁入骨髓的水迅速灌入她所有器官,将她包裹着,不得分寸挣扎。
    算了,反正她能过过这半年的好日子也是值了。
    她这一辈子,也是可怜哩,白白投了个好胎,却没过上什么好日子,连平凡的日子都算不上。
    她微一喟叹。
    她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脑海里浮现出霍饶一清晰的轮廓,清润如玉,跟一道光一样出现在她的黑暗之中。
    傅樱是弯着唇陷入晕厥的。
    她这辈子,最开心的事似乎是遇到了这些哥哥,尤其是饶一哥哥。
    他们不曾给过她任何伤害,只会笨拙地守护她。
    傅樱被霍饶一救起来的时候,已经昏迷,动静太大,终于所有人都听见动静围了过来。见到有人落水,有几个胆小的女孩子发出惊呼。
    宋遇他们一听是傅樱和霍饶一落了水,跟疯了一样往这里跑。
    所有人看到的是——
    霍饶一双目发红地拼了命给傅樱做救护措施,双手在剧烈发抖。
    有个女孩颤巍巍地和同伴说:“是不是死人了?”
    紧赶而来的宋遇他们闻言差点摔在地上。
    待看清现场,他们呼吸一滞,直接扑了上去,绝望地喊着傅樱的名字。
    霍饶一冷声道:“打120。”
    他动作不停,平生第一次涌起这样的恐惧感,心头发慌得快要窒息。
    樱宝儿,你不能死……
    能不能给我个机会弥补我的错……
    上天像是听到他的祷告,傅樱突然吐出一大口水,心跳渐渐恢复。
    悠悠转醒间,她还有些茫然,双目怔愣,入目即是霍饶一大喜的脸,傅樱下意识地喊他,“饶一哥哥……”
    声音没有一点力气,若非霍饶一全部心力都在她身上,怕是都听不见。
    可是这个声音怕是他这辈子听过最动听的声音了,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这样渴望一个声音的出现。霍饶一溃不成军,眼泪直接掉了出来。
    他上次落泪是何时,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唯有霍饶一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极度的恐慌,极度的害怕。
    他第一次正视起傅樱在自己心中的地位来。
    远比他想象的还要重要百倍千倍。
    傅樱被送去了医院,不止五个小少爷跟着,路艾嫒傅鸢傅蔷还有今天的主家颜夫人颜思钦也跟着去了。
    浩浩荡荡,可见傅樱之重要。
    颜老爷子心有余悸,如果傅家的这个小孙女今天死在了颜家,他难以想象是怎样的天翻地覆。
    且不说落水原因,就凭今天是颜家的宴会,颜家就躲不过去。
    这可是傅家找了十三年的孩子,傅老先生傅老夫人的命根子,傅存怀程舒媛的掌上明珠。
    再者说了,这孩子跟霍宋叶路褚这几家也是渊源深远,说起死,那可不能是简单的死。要牵扯起来,颜家根本逃不过去。
    傅樱没事,颜老爷子是松了老大一口气。
    傅家与颜家相交不深,今日也是傅鸢傅樱作为代表。在赶往医院的时候,傅鸢给爸爸打了电话,她吓得不轻,声音都含了颤意。
    刚刚她还在和闺蜜聊着天,哪里知道突然听了一句“傅樱死了”。
    她差点吓晕过去,当即腿就软了,是闺蜜用尽了全力搀着她过去的。
    这消息刚刚传到傅家,亦是掀起惊天大浪。
    但对傅樱来说,她来不及想什么了,她感觉整个身体都很难受,不仅是生理的,更多的是来自心理的。
    霍饶一紧紧握着她的手,发梢的水滴落着,他恍若不觉。
    她湿漉漉的,他也是,两个人都用白色浴巾裹着,有几分苦命鸳鸯之感。
    叶圣阳他们在私家车上,救护车坐不下,也不许坐太多人。
    他一个大大咧咧的阳光男孩,这个时候硬扯都扯不出笑来。
    他小心翼翼护着的宝儿,怎么会掉水里呢?
    这样冷的天,他一个八尺男儿都下不去那水,刺骨的冷,冷气会直往骨子里钻。她那样柔弱的小女孩儿,可不是要了半条命。
    他猛地咒骂:“别是人为的,不然我搞不死他!”
    傅蔷身体悄无声息地一缩。
    颜夫人脸色很难看,毕竟是在她亲手操持的宴会上出了这样的大事,简直是在打她的脸。不过此时此刻她需要做的就只是保留颜家的颜面,顾不上别的了。她打着圆场:“怎么会是人为呢?不会有人那样坏心眼的。”
    颜思钦目光一转,在车里转了一圈,悄然落在傅蔷身上。
    傅樱在医院进行了全身检查,让颜夫人松了口气的是并无大碍。
    可是傅樱生理无事,心理却得了重伤,她不肯放开霍饶一的手,紧紧攥着,苍白的小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紧抿着唇也不说话。
    霍饶一就在她耳边温声说话:“有没有觉得哪里难受?”
    傅樱几不可见地摇了下头。
    动作之轻微,不小心看都看不出。
    霍饶一另一只手用力地搂着她,想给她传输安全感,心疼得无以复加,不知如何是好。
    叶圣阳他们下车到医院后,并没有直接进来,而是跑去买了一大堆东西。
    给霍饶一和傅樱买了身衣服先穿着肯定是要的,其次就是热汤热水热饮,他们买了一大堆往医院搬。
    路艾嫒叽叽喳喳地跟傅樱说话,“刚刚在都吓死了,我怎么喊都喊不来人……”
    她说着说着,差点又把自己说哭了。
    路问紧张的情绪都被她说散了,脸上不知不觉带了笑。
    霍饶一看着傅樱,却觉出不对。
    她心思纯净,平时是最容易被逗乐的,可是现在情绪过于沉默了,静得仿佛没有生气,一双漂亮的眼里没有任何波动,似乎被隔绝在一个世界里。
    霍饶一附在她耳边,声音极尽温和:“怎么了?樱宝儿,是不是吓到了?”
    声音轻到不能再轻,宋遇认识他多年,从未听过。
    如此种种,宋遇早已确定心中所想。
    老大怕是……动了凡心。
    这个天之骄子,不可一世,拥有着先天和后天的诸多厚赐,如今也是遇上了情劫了。
    傅樱难受地闭了闭眼,感觉全身都是蚂蚁在爬,麻麻痒痒的,很躁人。
    霍饶一能感受到她宛如在地狱里痛苦挣扎着,想解脱却不得法,难受,如死般的难受。他心里像被针扎一样的密密麻麻地疼,蹙了浓眉,起身去叫来医生。
    他和医生描述完病症后,医生跟傅樱进行了交流,慢慢套出她幼年落过水的消息。
    “身体没事,心理需要开导,家属们多跟她说说话。”医生留下一句,离开了病房。
    病房里又热闹了起来,以霍饶一带头说话想转移傅樱的注意力。
    那样寡言的少年,今天话也能多到不可思议。
    而人多到拥挤的病房之外,傅蔷静视着空气发呆,直到身边响起一句:“是你推的傅樱吧?”
    傅蔷瞳孔一缩,倏然回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