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作者要我当系统[快穿] > 第28章

作者要我当系统[快穿] 第28章

标题: 大逃杀与小小熊
  一小段令人尴尬的沉默之后,大家有志一同地放弃了这个话题。
  艾双转头看向地上两个晕倒,一个负伤的袭击者,干笑着:“那个……他们几个怎么办?放着不管会不会死啊?”
  Z翻了个白眼,十分直男地开始指使妹子做事:“反正就这水平也通关不了游戏,就这么扔着吧。反正你刚才半天啥都没干,快去搜一下他们的身,特别是那个拿枪的。”
  心知确实是自己理亏,艾双嘟嘟囔囔地抱怨着,边倒是很快就上手了,毕竟这一路过来,扒人/尸体衣服这种事,她也算是个熟手了。
  [你不去帮点忙吗?]奥娜在意识里问着,根据他们制定的策略,这时小希应该多争取和艾双拉关系的机会,借机抱牢Z的大腿,然后趁势加入小队成为固定队员的。
  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铁锅,小希的关注点却似乎有些偏移:[这个武器怎么了吗?我觉得还挺好用的。]
  孩子不肯说人话,奥娜也没辙,看向那足能把她整个熊装进去的大锅,嘴角抽了抽:[……你高兴就好。我说,还是去捡一下东西比较好吧?不是说十个银牌才能通关?]
  [啊……是这样没错。]
  说着,小希把奥娜放在一边,突兀地站起身,走向了由于还没失去意识而被艾双排到了最后的男人——三兄弟中的老大,勇敢地提着斧子想和Z对杠,却因为中枪而倒地不起也算是个猛人了。
  小希的外在表现是个白净柔软的美少年,或许因为心理因素显得有些阴沉,也不太开口说话,但总体给人印象都是是柔弱的、无力的,甚至是可怜的,即使单手提着个巨大黑沉的铁锅,一时却也很难抹消他给人的印象。
  直到这一刻,亲眼看见他一脚踹得男人翻过身,缓缓半弯下腰来,那幽黑深邃的目光直直看过来……然后,唇角勾起一个血腥的微笑!
  奥娜抬手捂住了额头。
  我以为是个小白花的高冷宿主原来是个切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
  “小希!你有什么收获吗?”询问着,艾双活泼地走了过来,“我这边只有一把枪。”
  大概是由于一开始以为他不会说话,再加上年纪和这张讨喜的脸蛋,她一路上都会对小希多加照顾,像是真的把他当成了弟弟,即使现在看见少年身后地上口吐白沫的男人,也只是嘴角僵了僵,并没有多想什么。
  小希抬起头,一脸无辜地看向她,边摊开自己的双手——手心里是四个叠在一起的银色圆牌,包括连号的51到53,外加一个格格不入的88。
  路过的Z嗤笑一声:“看在他们的牌子都在一个人身上带着,倒是让小鬼你走了一回狗屎运。”
  小希没搭理他,因为,看到那牌子的艾双骤然陷入了沉默,半晌才低声开了口,话语间夹杂着上下牙齿碰撞的声音:“88!这,这是我朋友的号码!她的牌子怎么会在这里?会不会,她……已经……”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少见地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不乐观。
  就像之前,艾双找小希入伙的时候,曾经说过一句,她的号码是毫无威胁的87。
  正如她所说,在这个游戏里,号码靠后的银牌基本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
  为了图稳,很少有人会去挑战实力和自己相当,甚至是比自己强大的人——由此可见,一来就挑了个金牌的Z绝对算是奇葩。
  在这样的心理影响下,金牌们会选择银牌下手,银牌的人们却不会堵上性命去挑衅金牌,想要通关便只能内斗。而在庞大的人口基数和随机武器的影响下,越是号码靠后的人,就越难以在混战中保全自己。
  这也导致了这一号段的牌子流动性是最强的,想要就这么根据一块牌子推测出主人的下落可以说完全不可能。
  甚至……光是看见这个号码的牌子不在主人身上,那它的主人除非有和艾双差不多的好运气,基本也和已经死掉差不多了。
  这样残忍的话语没人能说得出口,而事实上也并不需要他们去说——艾双只是天真,却并不愚蠢,稍微一想便明白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存活的几率究竟有多低。
  她紧捂住脸,进入游戏以来,第一次像普通的女孩子一样遭遇了崩溃:“怎么办?怎么办……我的室友们还在等我们回去,她母亲还让我们好好照顾她……她那么柔弱、连上体育课都总是找机会请假……跑个800米就累得要死要活的,怎么可能跑得过别人的子弹……”
  “我知道、我早就该知道的……就像、就像我如果不是遇到Z……我也早就已经死了……可是、可是……她只有十九岁啊!”尽管心里明白一切,尽管证据已经□□裸摆在眼前,人们却很难接受现实,甚至会倾向于进行自我催眠,以去相信那概率几乎低到不可能的可能性。
  艾双语无伦次地说着,从她们宿舍好友相处的日常,说到那个妹子还没有向喜欢的男生表白……
  像她这个年纪的孩子,从小一直成长在校园里、在父母老师的关爱之下,没有意外的话,甚至只在电视里见过有人死去。
  可突然间,她们被投入了这样一个不去杀戮就活不下去的残酷世界。
  茫然无措中,艾双把对好友的担心内化成了自己努力生存的动力,直到现在……一切骤然坍塌……
  见她这样,不远的Z扭开了头,也算是难得体现了他的温情一面。
  令人意外的是,冷漠而毫无烟火气息的小希却歪了歪头,淡淡开口:“要去吗?”
  “什、什么?”抽噎的艾双好不容易让自己停下来,一面抹着眼泪抬头,“去哪?”
  “去找他。”以小希的语言能力,一次说出两句话确实已经算是极限了。
  然而只这么三个字,女孩儿眼里却一下闪烁起了新的光芒:“对了!刚才我确实听过他们说——这牌子是他们捡到的!那么,要是能问出是在哪里捡的,然后再去……”
  Z整个眼睛都直了:“喂!”
  然而没有人搭理他,艾双蜷曲起手指,紧握住那块牌子,思路前所未有地清晰:“就算找不到人或者尸体,好歹也能从现场的痕迹分析出一些什么来……至少能确定她的生死,甚至有可能遇到返回来找牌子的她本人!”
  “喂喂!等一下!”见她越说越激动,一副马上就要打包起行装冲进雨里的样子,Z顿时急了,粗暴地一把掰过小希的肩膀,“你到底懂不懂!你特么就是在鼓动他去送死!”
  “弄丢牌子就无法通关,傻子都知道这玩意儿要好好藏着。能被翻出来,说明那个人已经死了,就算跑过去也只会看到被野兽啃光的骨头!我惜命得很!才不想陪着你们玩这种无聊的游戏!”扯着小希的衣领,这位前雇佣兵难得真正翻脸咆哮着。
  少年的脸色却没有半点变化,手里甚至还好整以暇地抱着他家的小熊。
  艾双却已经被彻底洗脑了,过来拉偏架:“那只是一种可能而已!说不定是丢出牌子吸引注意力的缓兵之计……”
  “你!”Z还想好好教育教育她这种理论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小,然而女孩已经深吸了一口气:“你不去的话……我就自己去!”
  微眯起眼睛,Z缓缓松开了抓着小希衣领的手,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你的意思是,你要拆伙?就为了我不让你找一个死人骨头?”
  回避了这个话题,艾双勉强勾起一个微笑,只有双眼依旧泛着微红:“我们之前不是已经说好了吗?我送你到一个能安稳养伤的地方,作为交换,你负责保护我。这里就挺不错的,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守住这里,安稳地等到游戏结束吧?”
  “至于我……”说着,她的眼眸沉了沉,微笑淡了几分,“以后可能都不会再见了,没有你,我肯定走不到这里来。这一路上给你添了许多麻烦,真是不好意思了。”
  听着这骤然转变成临别留言的话语,Z死死沉着脸,牙关紧咬着,瞪向她的眼里仿佛要冒出火来:“你这是……哪怕死在半路上,也一定要去的意思了?”
  女孩摇了摇头,看向窗外的雨幕:“我当然是想活下去的,但同时,我也不想违背我的原则。既然在这样的游戏里,谁都可能下一秒突然死亡……那么我宁愿选择坚持原则而死去。尽管微小得不值一提,这也算是我们普通人的挣扎了吧?”
  最后,艾双问清了方向,收拾好行囊,披上雨衣推门离开了。
  看着女孩的背影逐渐远去,小希目光幽深,唇角一勾,把奥娜塞进兜帽里,老实不客气地妥善收拾好三枚银牌,旋即也从鼓鼓囊囊的背包里拽出了雨衣,披在身上就要往外走。
  “你也要走?”从女孩离开就像是雕刻一样凝在原地的前雇佣兵猛然回过神,问着,却没有回头,只拳头轻轻握了下,低头点燃了一支烟。
  袅袅烟雾升起,小希并没有多费工夫搭理他,只侧身丢下一个“你管不着”的轻蔑目光,便大步走进了雨里,丝毫也不怕身上雪白的运动服染上泥沙。
  到此,这个刚成立不到半天的三人小队拆伙完成。
  作者有话要说:
  奥娜:明明我才是主角……怎么好像没什么戏份???
  小希:这是属于我的舞台~请大家踊跃pick我~~
  奥娜:来人,把这个切黑戏精拖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