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精品 > 作者要我当系统[快穿] > 第4章

作者要我当系统[快穿] 第4章

标题: 请和废柴的我……一起做题
  [有关这件事,我可能需要分担一部分责任……我应该早点提醒你看口袋。]似乎经过漫长的沉思和纠结,意识里那个冰冷却软糯的女声再度响起。
  正跪着的安轩文一愣,随即勾起一抹微笑:[什么?哦,不用介意,就算没有手机,他们也能找到理由来拿我出气的,这也算是我存在的一个理由了。]
  下意识敲着平台,奥娜抿了抿嘴唇,半晌,才又突兀地开口:[我……]
  [什么?]安轩文侧了侧头。
  [我出生在阿纳尼亚古大陆西北的暗之森,那里资源贫瘠,人们只能挖野菜果腹。因为是多余的孩子,三岁的时候,我被父母卖给了人口贩子。之后又和其他几个小孩一起,被隐居在深山的魔法师买下。]
  奥娜的声音极低,语气却很平缓,丝毫不像是在讲自己的故事,[在别人连野菜都吃不上的时候,住在魔法塔里的我们,却穿着柔软的袍子,吃着富含营养的食物。]
  安轩文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你是想说,因祸得福吗?]
  奥娜没理他,自顾自往下说:[后来,我发现,那个魔法师买下我们是为了做实验,会死人的那种……事物的本质和它看起来怎么样并没有关联,所以,在人生真正走到尽头以前,不用急着下定论。]
  [啊……这,你是在安慰我吗?]试探着问了一句,见系统没回音,安轩文讪笑一声,抬手挠了挠脸,[谢谢你。是我自己选择这样的生活,却还要你来安慰我,真是不好意思……]
  想了想,他勉强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刚才都是因为我不够小心,实在很抱歉。但我大概没法把那个限量版拿回来,要不……我尽量想办法,把书杰手里那个旧的要过来?]
  [就你?]已经认清了宿主好欺负的本质,奥娜嘴角抽了抽,决定自食其力,[算了,我回头找那个姓莫的家伙再要一个。]
  听到这里,安轩文总算发现了哪里不太对:[……他会给吗?不对,他为什么要给你手机啊?衣服还勉强能理解,那个手机的价格可抵得上我家一年的收入,他应该不是这么……慷慨的人吧?]
  来自蛮荒之地的奥娜完全没考虑过这个问题:[是吗?我觉得他人还不错。就是……好像有点怕我?可能是因为我之前刚把他们都揍了一顿吧?]
  ……不怕就怪了!这不就是抢劫吗!
  没等安轩文怒吼出声,奥娜已经先一步把他心里回荡的话语听了个清楚,颇不满地眯起了眼睛:[啧,圣母成这样,活该被欺负。]
  [这跟圣母不圣母没有关系!]低头盯着地面,安轩文努力斟酌着措辞,[我知道你揍他们是为了救我。被欺负那么久,看到他们碰壁,我也挺高兴的。但这种……违法的事,我还是有点……嗯,别为那些家伙脏了你的手。]
  絮叨的最后,他做出了承诺:[反正,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救我的事也好,手机的事也好……我都记着呢。]
  画面中,少年抬头看来,明亮的月光下,他的双眼显得无比清澈,里面是满满的诚恳和认真,仿佛正在发光,让人……
  无法直视!
  烦躁地移开目光,奥娜下意识搓着手指,止不住地想冲过去掐人泄愤,可惜她连一个能碰到安轩文的身体都没有……
  等等!
  刚才看的教程里好像提过一个功能……
  眸光一利,奥娜伸手拖出操作手册,大略一扫,嘴角再度勾起了灿烂的微笑:[可以啊,但你究竟要怎么报答我呢?]
  听到这个,安轩文脸上显出几分窘迫,挪动了一下跪得酸麻的身子:[这个,我暂时还没有……]
  [我有个方法,]打断他的话,奥娜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笑得邪恶无比,[不如,就用你的身体来报答我吧。]
  “诶?!”
  -
  [你就不能说清楚一点吗?]瞪着身前悬浮在空中的平面,安轩文扁着嘴,不满地抱怨着。
  画面中的少年收回了看向夜空的目光,转身露出个挑衅的微笑:[明明是你自己太蠢。嘛,虽然系统很坑,不过代管宿主身体这个功能还是很不错的。以后你睡了就把身体交给我怎么样?]
  安轩文依然怨念满满:[上一句还嫌我蠢,现在又打我身体的主意……]
  奥娜一挑眉:[是你自己说要报答我的,我只不过是提出了一种方案而已,要不是没有其他选择,你以为我会挑中你的身体?浑身是伤,弱得要死,还长了张一看就欠揍的小白脸。]
  [喂!]抗议了一句,安轩文突然又想起了另一件事,[等等……莫奕涵那边到底要怎么办?他吃了亏,肯定会来报复的,我总不能不上学吧?]
  [有我在,你还用操心这样的问题?]说着,少年轻蔑地抬高了下巴。
  安轩文第一次从自己脸上看到鄙视的表情,但老实说,系统的反应让他安心了不少:[好吧,那我就把身体借给你,作为交换,你帮我应付他们。]
  点了点头,奥娜观察完了安轩文的身体结构,顺势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说起来,你那边是什么样子的?能形容一下吗?]
  收回目光环顾了一下四周,安轩文老实地描述着:[嗯,四下都是黑漆漆的,我飘在空中,身上像是在发光。还有个屏幕,上面是以……我的身体为中心的场景。这屏幕还是触摸型的,能手动调角度和视角远近。其他就什么都没有了。]
  [黑的?]
  没等安轩文反应过来,就听见女孩的声音河水一样奔腾涌来——
  [说明上写着宿主会回到自己的意识空间,所以它和系统空间并不相通?那么系统空间究竟在哪里?为什么能和这个世界的宿主产生关联?如果能找到两个世界的交点的话……]
  [喂,小七!你在说什么呢?]被念得头疼,安轩文忙大喊一声打断了她。
  奥娜回过神,略一顿便饶有兴趣地勾起了嘴角:[抱歉。看起来,跟我之前的状况一样,你在那个空间的时候,也能听到我的表层思维。]
  真实地感受到了思维上的碾压,安轩文感觉自己耳边似乎还有声音在嗡嗡作响,不住揉着耳朵:[是这样吗?太可怕了……咦?怎么没声了?你控制住了?思维也能控制?]
  [训练过就可以。]轻轻说着,奥娜眼中流露出几分怀念,[当初,为了躲过教会搜查,我们连思想都需要隐藏……但依然不能停止思考,即使失去魔法,失去爪牙,只要尚能思考,便终将寻到光明。]
  听她骤然严肃起来,安轩文下意识屏住了呼吸:[这是……]
  [著名魔法师林德·查迩诗作中的一句,他写诗的水平不怎么样,可唯独这一句,我一直都很喜欢。]说话的时候,少年笔直站立着,嘴角噙着一抹微笑,下巴微抬。
  这正是奥娜以往出席魔法界会议时,最习惯做出的高傲姿态。
  安轩文的眼力不足以注意到这么微小的细节,只震惊于自己听到的内容:[魔法师?真的有魔法啊?好厉害……]
  唇角微笑渐深,奥娜抬起眼来:[我之前的故事不就已经提到魔法师了吗?至于我……很显然,我被激发出了魔法天赋,否则也不可能活下来了。]
  [我以为只是编的……所以,你真的是人类?不是人工智能什么的?]喃喃说着,安轩文盯着面前的屏幕。
  却见那张他无比熟悉的脸上先是一愣,漆黑目光一沉,随即缓缓绽开了一个陌生的狞笑,紧接着响起的,是他一天下来渐渐听熟悉了的,软糯甜腻的,女孩的声线——
  [哦?你一直都是这么以为的吗?真有意思……]
  饱含着怒气的声音落下,奥娜转过身,抬起一只手,掌心朝外,正对着面前的阳台围栏。
  她漆黑的眼瞳中没有任何情绪,嘴唇微微蠕动,就连在同一个身体里的安轩文都没能听到她说了什么,只看到青白的电光闪烁,映亮了整个视野。
  片刻后,光芒熄灭,电流消失。
  收回手掌,奥娜身前的混凝土平面上赫然多了一行深深的刻痕,在月光照耀下无比清晰。扭曲的笔画像是单词,每个字母看起来却都怪怪的,和安轩文记忆里,或者说,和地球上已知的任何一种文字都对不上。
  [这是……什么?]感觉到她的怒火,却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安轩文想了想,小心翼翼地询问着。
  [我的名字。]
  深吸一口气,奥娜再度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迟早……我会找出这个破系统的真面目,取回光明正大说出这个名字的权力,然后,回到我自己的世界!]
  安轩文听得似懂非懂,又怕再触动小七的心事,不敢贸然去问,再回头看向那深深的刻痕,心头有异样的感觉涌动,仿佛这行字不只是刻在石头上,还同时刻在了他心里。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每当他闭上眼睛,那痕迹依然会在他眼前显现,如今天一样,无比清晰。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乱写乱刻是不文明行为,小朋友们千万不要模仿哟~
  奥娜:哼,反正我一秒就修好了
  【说着在地上刻下了“求收藏”三个大字~
  走过路过的读者老爷们都来看一看(≧▽≦)/十阶正大魔法师现场卖艺求收藏啦~_(:3 」∠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