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历史古言 > 似锦 > 第826章 招认

似锦 第826章 招认

  似锦正文卷第826章招认潜伏南疆的锦麟卫披星戴月、快马加鞭,以最快的速度把花长老带回了京城。
  锦麟卫指挥使韩然第一时间报给景明帝知晓后,开始了对花长老的审讯。
  这一次对花长老的看守极严,不知多少锦麟卫里三层外三层把安置花长老的牢房围得水泄不通,以防花长老如上次一样逃出生天。
  “花长老,到现在你还不说么?”
  被铁链缠住手脚的花长老盯着韩然,眼中满是血丝。
  这已经是花长老不得休息的第七日了,在这期间但凡她想闭眼就会被弄醒。
  这就是锦麟卫审讯手段之一:熬人。
  熬人看似简单,却有奇效。以韩然的经验,寻常人熬到这时就会神志不清,有问必答。
  可花长老明显比寻常人心志坚定,望向韩然的目光满是愤怒与决然,冷笑道:“你做梦!”
  她的声音嘶哑犹如火烤过,让人听着就难受。
  韩然皱起眉头,冷冷道:“继续问她话!”
  很快一名锦麟卫就拿出早准备好的问题对花长老盘问起来,那些问题十分简单,甚至没什么意义,花长老若是不答,另一名锦麟卫就会给她一针。
  等问话的锦麟卫说得口干舌燥,再与戳针的同伴轮换。
  花长老神志渐渐模糊。
  韩然立在审讯室外,目光冰冷。
  乌苗人果然难对付,连一个老妪都如此难缠,难怪大周历来不愿对处在大周与南兰之间的这个神秘部落大动干戈。
  只是这一次务必要问出东西来,不然他无法向皇上交代。
  又熬了花长老两日,韩然再次抛出那个问题:“你潜入大周的目的是什么?”
  花长老眼神暗淡无光,仿佛连转动的能力都失去了,喃喃道:“为了配合多年前安插进皇宫的棋子。”
  韩然精神一振,眼神雪亮。
  说了!终于熬到这老妪开口了!
  韩然一颗心急促跳动着,面上却竭力保持着平静。
  这个时候他连语气都不敢改变,唯恐花长老因为一丝异常恢复清醒。
  熬了九天啊,再熬下去他都要受不住了,这个时候绝不能功亏一篑。
  “皇宫的棋子是谁?”韩然不动声色问道。
  花长老睫毛颤了颤,仿佛在与困倦的本能抗拒。
  韩然再问一遍,语气平缓:“皇宫的棋子是谁?”
  花长老终于吐出两个字:“太后。”
  韩然一张脸顿时变了,语气不可控制有了变化:“太后?”
  老天,他似乎问出了不得了的事。
  不知过了多久,韩然脚步微踉离开了审讯房,惹得撞见这一幕的下属好奇不已。
  大都督怎么了,脸色看起来像见了鬼。
  此刻正往皇宫赶的韩然心情比见了鬼还甚,有种想哭的冲动。
  都说锦麟卫指挥使风光无限,可在他看来,这就是个掉脑袋的活儿啊。
  当初知道皇上被太子带了绿帽子,他吓得好些日子睡不好觉,现在他知道的事情比这个还可怕!
  怎么办……
  韩然抱着必死的心情在养心殿见到了景明帝。
  景明帝一瞧韩然如丧考妣的表情,心就一沉。
  “莫非是审讯出了问题,花长老没熬住?”
  对花长老的审讯进展是景明帝当前最关注的事,几乎每日都把韩然叫过来了解一下情况。
  熬人熬到第九日,景明帝是有些担心的,唯恐花长老像当初的朵嬷嬷那样熬不住审讯去了。
  韩然垂眸:“花长老招了。”
  “招了?”景明帝眼神一亮,毫不掩饰迫不及待的心情,“招了什么?”
  韩然用力拢紧拳头,手背上青筋虬结。
  他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很可能是狂风暴雨,却不得不迎上。
  “花长老招认太后是他们的人——”
  “什么?”不待韩然说完,景明帝就打断了他的话,语气森然,“你再说一遍!”
  “花长老招认太后是他们的人,多年前李代桃僵以太子妃的身份进了宫……”
  景明帝竭力控制着情绪默默听着,等韩然讲完,深深吸了一口气:“花长老的意思太后是乌苗的棋子?”
  “花长老承认了是雪苗人。”
  景明帝眼皮颤了颤,起身在殿中来回踱步,那种烦躁不安令韩然大气都不敢出。
  许久后,景明帝缓缓道:“带花长老来见朕!”
  很快憔悴不堪的花长老出现在景明帝面前。
  景明帝定定望着她:“你是雪苗人?”
  人一旦招认后整个气势就不一样了,花长老就是如此,有种心若死灰的颓然。
  她一脸麻木点了头。
  “既然如此,你们祖孙为何以乌苗人的身份在西市街开店?”
  “减少我族麻烦。”花长老依旧神色木然。
  景明帝咬咬牙,问出后面的话:“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花长老眼皮颤了颤,语气平板:“令大周天子无嫡。”
  令大周天子无嫡——
  景明帝听到这句话,瞬间想到了许多事,惨白着脸问道:“前太子——”
  花长老接话:“杨妃引诱前太子是朵嬷嬷挑唆的,为的就是让前太子身败名裂被舍弃……”
  景明帝脑袋嗡嗡作响,想明白了许多事。
  琅儿虽好女色,可世间美人万千,若不是被人算计又怎么敢对他的妃子起心思。
  “没想到您是个心软的,竟复立太子,太后只好让伺候前太子的宫女暗示他以偶人犯上……这一次,终于把前太子除掉了——”
  “住口!”景明帝大喝一声,目呲欲裂。
  愤怒、后悔、自责……种种情绪几乎令他发狂。
  “对福清出手也是因为这个?”
  “是。”
  景明帝于愤怒欲狂中还保持着一分清明:“难道太后无所出也是与此有关?”
  “她来代替真正的太子妃,自然不可生育。”
  景明帝闭了闭眼,脸色惨白:“你们为什么这么做?这样对你们到底有何好处?”
  “雪苗与乌苗同源而生,族运此消彼长。乌苗前任大长老曾留下一则卦言,乌苗兴盛与大周天子嫡出血脉息息相关。我族探得卦言当然不能坐视乌苗继续壮大,令我族永无翻身之日……”
  景明帝颤抖着嘴唇,深深吸了一口气:“朕怎么知道你不是诬陷太后,想看我大周皇室大乱?”
  花长老语气无波:“能证明,但有个请求。”
  “你说。”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