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都市小说 > 蜜婚情深:战少的心尖宠 > 第1007章 妻管得特别严

蜜婚情深:战少的心尖宠 第1007章 妻管得特别严


顾城骁本来就在用眼神求助林浅,这一听,直接开口了,他低声说道:“浅浅,该你出手了。”林浅一斜眼,低声回他,“人家报恩来的,我怎么出手?”十年之前,顾城骁才二十多岁,按照现在的颜值状况,当年可以说逆天了,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对他有仰慕之情,并且念念不忘至今,一点都不奇怪。方悠悠又说:“但是你可能不知道,因为那面锦旗后来被退回来了,他们对我们说,你们单位不收。我一直都记着你的样子,我都不敢相信我竟然还能再遇到你。”顾城骁无奈地叹了口气,非常不情愿地开口道:“方老师,你认错人了,我没在游泳馆救过人。”“不会,我不会认错的,你肯定忘记了。”顾城骁为难极了,依稀是有点印象,当时小姑娘正在学游泳,趁着休息的间隙一个人默默地练习,当时教练带了很多小朋友,一时间没注意到她。顾城骁看到的时候,小姑娘已经扑腾到泳池中间去了,他想都没想就跳进去救人了,救上来的时候小姑娘已经昏迷过去,他还给她做了人工呼吸。人工呼吸?可千万不能让林浅知道。“你还给我做过人工呼吸,你仔细想想?”“……”林浅斜着眼瞪他,脸色又沉了下来。见顾城骁没有任何的回应,方悠悠继续提醒他,“我当时穿了一件黄色的泳衣,跟其他小朋友都不一样,您还说我像一只可爱的小黄鸭。”“……”顾城骁和林浅的脸都已经铁青了,反而是南南,一听像小黄鸭就乐了,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悠悠老师你像小黄鸭吗?哈哈哈哈,小黄鸭好可爱的,悠悠老师,你是人,怎么会像鸭子呢?太好笑了。”北北则是一脸不苟言笑的表情,他上前扯了扯妹妹的衣角,悄悄地告诉妹妹,“别笑了,不好笑。”南南的笑声戛然而止,回头看看妈妈,再看看爸爸,莫名地感受到了一种压抑的气氛,像是传染了一样,她也闷声不响了。眼见着他们还是不给一点反应,方悠悠也很尴尬,“对了,我是南南舞蹈班里新来的副班,现在还在实习阶段,南南已经认识我了,对吗,南南?”南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只知道爸爸妈妈和哥哥都很严肃,那她也不好意思笑了。不过,南南就是一个小机灵鬼,她走到方老师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拿过她手里的衬衫,礼貌地说道:“谢谢方老师,衬衫是我放那的,我忘了拿。我爸爸有洁癖,不让外人碰他的衣服,你下次直接告诉我,不要随便拿哦,好吗?”方悠悠一脸尴尬,本想从南南这里套近乎的,没想到南南直接给她难堪了,“好,我不知道呢。”“没关系,不知者无罪,还有老师不知道的我也告诉你吧,我爸爸不敢在我妈妈面前跟其他女人说话,他是气管炎。”顾城骁:“……”林浅:“……”北北又补充一句,“妹妹你说错了,爸爸不是气管炎,爸爸是妻管得特别严。”顾城骁:“……”林浅:“……”以及尴尬到不能再尴尬的方悠悠:“……”衬衫已经南南拿着了,两手空空的方悠悠没有了套近乎的理由,虽然是童言无忌,但南南北北的几句话足以说明顾城骁对妻子的重视程度。到底是她莽撞了。方悠悠识趣地点点头,“好的,老师知道了。”就在这时,旁边忽然有女家长不满地说道:“方老师,你们的服装是可以随意更改的吗?你在孩子和家长面前穿得这么暴露,不得体吧?”女家长在说话的时候,男家长一个劲地拉她,觉得丢人。“你别拉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眼睛都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男家长瞬间没了脾气,觉得更丢脸了。“方老师,我就不说这些男性家长了,就说说这孩子,这个年龄段的小孩子已经有了对性的认识,你穿着暴露在他们面前晃悠,会刺激他们性早熟,这对孩子的发育有很大的影响。”“是,你们不是幼儿园,没那么多规矩制度,但是,你们面对的都是这些小孩子,是祖国未来的花朵,能这么随意吗?你这样的穿着不适合幼儿培训机构,更适合夜店酒吧。”女家长说个没完没了,还有另外几个女家长连连点头,“就是啊,既然当老师,穿着得体是最起码的。”方悠悠面皮薄,眼眶里已经噙着眼泪了。男家长一个劲地拉着妻子,求她别再为难人家小姑娘了。“你不用拉着我,我也是讲道理的人,我说完了我的道理自然就闭嘴了,我又不是故意找事,都是为了孩子们,大家说是不是?”“是,当老师就该有当老师的样,其他老师都穿得很端正,就她,花里胡哨地搞花样。”“原来大家都这么认为,那我也说了,刚才玩游戏的时候她一跑动就走光,还到处乱蹦跶,我都看到了好几次,更别说是孩子,一抬头就能看见不该看的东西。”“是啊方老师,你要么别参与了,要么回去换条裤子再来,你这样的穿着,真的不合适。”各位女家长们义愤填膺地围攻方悠悠,方悠悠哪里敢反驳,委屈得眼泪直掉。赵芳婷见状,赶忙过来圆场,“悠悠,你先去换衣服……各位家长,各位……小姑娘爱美,我答应大家,下不为例,好不好?”赵芳婷是很有名望的人,既然她都开口了,大家也都不再多说什么了。“对不起,这是我管理上的疏忽,以后我一定对她们在各个方面都加强管理,今天这件事就抱歉了。”在赵芳婷的保证和道歉之下,大家纷纷散去,各自休息去了。顾城骁松了一口气,弱弱地望向林浅,“这不赖我吧?”林浅回瞪过去,“怎么不赖你?人工呼吸啊,间接接吻啊,至少我跟赵旭尧连手都没牵过,你倒好,直接跟人家亲上了。”顾城骁:“……”这就是自食恶果的现世报吗?如果是,为免来得太快了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