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都市小说 > 当医生开了外挂(手握寸关尺) > 第三十章:无处安放的荷尔蒙下

当医生开了外挂(手握寸关尺) 第三十章:无处安放的荷尔蒙下 (1/1)

    


    第三十:无处安放的荷尔蒙
    陈沧也是催促到:“你好,这位大姐,你先出去吧,我给孩子看看什么情况再说。”
    终于,母亲再三叮嘱陈沧:“有事儿你赶紧告诉我!”
    这才出去了,男孩儿也才松了口气,大大方方的脱下裤子。
    陈沧傻眼了。
    因为,那小兄弟上面满是鲜血!
    就跟……烤肠上沾满了番茄酱一个感觉。
    甚至还有很多类似……类似玻璃片的残渣!
    这是那些玻璃渣还在身体上扎着呢。
    当陈沧看到那个卡在头部的物件的时候,他明白了!
    这他娘的是一个暖水瓶!
    没错,这就是那种家庭用的那种小暖水瓶。
    【叮!触发任务,拯救失足男孩儿的小兄弟,任务完成可获得奖励一项:包皮环切术(初级)】
    陈沧一愣!
    包皮环切术?
    很普通很普通的一个基本小手术,很多科室都做,比外普外、泌外、急诊都有开设。
    陈沧跟着陈炳生做过几次,但是没有亲自操刀做过。
    这个奖励,还可以。
    不过,看着少年的伤情,陈沧已经自行脑补完成了全过程,毕竟自己也有过1岁……
    男人更懂男人!
    陈沧感觉,自己只要稍微一联想,便明白这孩子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太可怕了,就连暖壶你都不放过!
    还有什么能拦住你的荷尔蒙!
    这个时候,
    男孩儿悠悠的叹了口气,很是无奈:“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
    陈沧:……
    精虫上脑,你能想到啥?
    男孩儿继续说道:“其实这不是我第一次了,可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陈沧:……
    你还有脸说。
    男孩儿语气波澜不惊:“我当时弄得时候,被卡住了,于是拿起手机百度了一下,百度说不能这样卡的时间太长,长时间缺血容易坏死,我就拿起东西砸了暖瓶。”
    “可是砸了以后,没想到暖壶嘴卡在里面了,下不来了。然后还有你看见的,出了不少血,但是……我觉得应该是外伤,因为我试了试,还能用!”
    “大夫你不用紧张,没事儿的!”
    陈沧:???
    我紧张?
    都这个时候你还在这里安慰我,难道我才是受害者?
    小兄弟,你真乃神人也!
    陈沧再次看少年的时候,忽然觉得此子不死,必成大器,光是这一份淡定从容,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样子,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陈沧看了看情况,先拿生理盐水冲洗一番之后,发现就是和男孩儿说的那样,真的没有多严重,一些细小的暖瓶内胆碎皮刺破了一些小血管,然后男孩儿那会儿还充着不少血液,所以流出来了。
    而那内胆的瓶嘴此时也就套在上面,没有卡主,陈沧思考一番之后,咨询到小伙子:
    “我得让护士帮个忙,你不介意吧?”
    男孩儿摇了摇头:“没事儿,我都快成年了,别让我妈妈看见就行,再说了,人家护士啥没见过,我这大小……也不丢人。”
    陈沧无语,现在孩子都这么会玩吗?
    我实在想不明白你最后那一句:我这大小不丢人是什么鬼?
    常丽娜走了进来以后也是稍微一愣,却也释然了,毕竟急诊什么没见过?
    大风大浪走了过来,暖水瓶算是……比较……比较正常点的工具了。
    陈沧说道:“你拿着纱布给我捏着这个内胆的嘴,我用小镊子给小心敲碎一个口子就行了。”
    常丽娜点了点头,开始操作起来。
    两人的配合还算默契,外加内胆也不是十分坚硬,没多久断开了,小兄弟成功解套!
    男孩也松了口气!
    接下来的工作就简单了。
    清创包扎一下基本完事儿。
    只是,陈沧看着宠辱不惊的少年,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劝劝这个孩子,或许应该树立正确的……使用观!
    “以后别再拿自己身体开玩笑了。”
    少年点了点头:“我马上就要开学去大学了。”
    陈沧:……
    这个和上大学有什么关系吗?
    我大学都毕业了,好不啦?
    少年似乎看出来白烨的不解,解释道:“到时候就不需要了。”
    陈沧还是认真的说到:“注意身体,你还小,不要把器官当玩具,你玩不起。”
    少年点了点头:“嗯,好的,谢谢医生,我走了,你别告诉我妈,我告诉她说暖水瓶破了,扎破了我下边。”
    看见几人出来,男孩儿母亲赶紧迎了上去。
    “没事儿吧?小天!”
    “大夫,我家孩子没事儿吧。”
    陈沧笑了笑:“没事,皮外伤,这两天先别洗澡了,然后吃点消炎药,三天以后过来换换药就好了。”
    女子终于松了口气,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陈沧忽然眼睛一缩,看见女子的杯子似乎是自家的杯子,那应该……也是自家暖壶的水吧?
    想到这里,陈沧忍不住后怕起来,太可怕了……。
    青春期的荷尔蒙实在是太可怕了!
    无处安放的荷尔蒙,真的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
    …………
    两人的离开让陈沧站在护士站感慨不已。
    就连两名小护士也在兴奋的聊天。
    年长点的护士忽然说道:“还好我孩子还小,不过……我还是应该提早普及一下小生教育的。”
    常丽娜还没结婚,但是有对象了,啧啧称奇:“现在的孩子真会玩!”
    小护士还是实习生,虽然一脸羞涩,但是……似乎很期待发生了什么事儿,很想去换药室看看,可是……没让进去,只能通过常丽娜的口述来自行脑补。
    不过女人的脑补能力从来都是天分。
    画面一度出现巨大的偏差……
    常丽娜叹了口气:“哎,单身是原罪啊!”
    实习护士感慨一声:“是啊,没想到现在的孩子太疯狂了,暖壶都能当新娘了!”
    陈沧都要被这几人说笑了,正要准备离开的时候。
    常丽娜忽然转身看着陈沧:“陈大夫,你有对象吗?”
    陈沧脸色一变:“……我家没有暖壶!”
    常丽娜和另外一名小护士顿时诡异的笑了起来,陈沧顿时感觉内心发麻……
    可怕的腐女!
    你们是魔鬼吗!?
    吾日三省吾身:吃饭没,喝水没,学习没。。。。唉,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