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历史古言 > 大明镇海王 > 第24章,甩手掌柜

大明镇海王 第24章,甩手掌柜 (1/1)

    “这个谢寡妇要是出生在后世,能够有文化的话,倒也是一个不错的管理人才。”
    刘晋看着谢寡妇三言两语就让几十号大老爷们老老实实的排着队,非常有秩序的给大家发放馒头和汤水,也是点点头想道。
    “可惜了,是生在古代,生在这个三从四德的年代,没了丈夫,她的后半生注定了悲惨,尽管对外的时候总是大大咧咧,有说有笑的。”
    不过很快,刘晋又是惋惜的摇摇头。
    在古代,嫁出去的女儿是真的泼出去的水,所有的一切都跟了夫家,如果运气不好,丈夫死了话,想要改嫁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必须要经过婆家的同意才行。
    而往往婆家这边会为了保持自己家族的名誉,很多时候都会要求守节,也就是不能改嫁,在明朝的时候,官方对守节这一块也是比较支持的,贞洁牌坊就足以说明这一点。
    不改嫁,往往就会是非多,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说的就是这个。
    如果有孩子,而且还有男孩的话,那恭喜你,看在有男丁的份上,至少族内的兄弟还是会帮衬一下。
    可是如果没有给丈夫生到男丁,那命运就会非常的悲惨,普通底层的家庭极有可能会沦为丈夫兄弟的妻子,因为娶一个媳妇是非常难的,婆家没有理由放着一个不好好利用。
    如果家庭条件还不错的话,日子也别想好过,因为没有男丁,所以很有可能会被自己丈夫族内的人吃绝户。
    所谓吃绝户,从字面意思来理解的话,就是那一户人家面临的后继无人,没有任何子女,就留下一些微薄的财产,都说人是自私的,所以绝户之家的财产就成为众多村民和以及亲戚好友“取财之路”了。
    他们一般会联合起来,来到这户人家强行的占有财产,小到针线锅碗瓢盆大到房产田地,整个就是让这个家中的任何值钱的财产全部被瓜分掉,让这户人家的值钱的东西不复存在,到一穷二白的地步。
    这种罚人财产的节奏就有点像后一个瞒清末年时期被列强瓜分的那种场景,是把人往死路上逼,简直毫无任何人性可言。
    一旦被吃绝户,寡妇的命运往往只有死路一条,有时候甚至连寡妇本人都会强行霸占或者干脆卖到青楼。
    明末清初的时候有一位大才女柳如是,原本和自己当大官的丈夫相濡以沫、恩恩爱爱的生活在一起,而且此女子更是有着救国救民之心。
    但是很不幸的事情是她的丈夫去世了,成了寡妇的柳如是在面临同乡人想要发吃绝户的横财时,为了保护自己丈夫的财产和物品,竟然落到个自缢身亡的下场。
    刘晋眼前这个谢寡妇还算幸运,因为她的丈夫在死之前给她留了一儿一女,至少来说不会被人吃绝户。
    “冬瓜皮,你往怀里踹馒头干嘛?”
    就在刘晋沉思之际,谢寡妇洪亮的声音又响起来,刘晋赶紧看了过去。
    只见谢寡妇手里面拿着汤勺,指着一个身材矮小,面色黝黑的男子厉声说道。
    这人叫董瓜,外号冬瓜皮,谐音董刮皮,意思是这个人只要有好处,不管是大是小,绝对要刮一层回去,此时他怀里面鼓鼓的,显然是藏了东西。
    “没~~没什么。”
    “我这不是怕馒头冷了,所以放怀里面嘛。”
    董瓜被谢寡妇当着众人的面揭露出来,顿时满脸通红,唯唯诺诺的将怀里面的馒头拿出来放到嘴里咬一口。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晋哥儿说了,这馒头管够,能吃多少是你本事,但是只要有我在,你们谁都休想带走一个馒头。”
    “别以为别人不知道你那点小肚鸡肠,晋哥儿招大家来做事,给40个大子一天,还包一顿饭,别不知足。”
    “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连吃带拿的,再多的馒头都不够。”
    谢寡妇根本就不给这个董瓜丝毫的情面,非常严肃的说道。
    很多人听到谢寡妇的话也是一个个默不作声,有人悄悄的将怀里面的馒头拿了出来。
    刘晋其实也是看到了有人将馒头踹到怀里面,不过刘晋却是并没有出声,大家都穷怕了,这一个个大大的白面馒头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够吃到,也都想着带一两个回家给家里人尝一尝。
    现在被谢寡妇这样一吼,顿时一个个都老实多了,默默的吃着馒头,喝着肉汤。
    “这个谢寡妇人还不错,以后倒是可以多给一些机会给她。”
    刘晋看着眼前的一幕,心里面对谢寡妇也是有一个不错的印象。
    “晋哥儿,要不要把这个冬瓜皮给赶出去,尽想着占便宜。”
    刘晋的身边,赵二虎显得有些气愤,对于董瓜这种想着占刘晋便宜的人,他恨不得现在就上去给他几个巴掌。
    “算了,这都是小事,没必要去小题大做,大家都还是很不错的,我本以为建房子会是很麻烦的事情,有各种各样的要忙的。”
    “没想到在大家的帮助下,一切都有条不紊,周大爷和李叔他们一起当总指挥,大家干活也卖力、用心,这大冬天的一个个双手都冻了。”
    “反倒是我,除了出钱,什么都没有做,要不是有大家,我还真不知道该从哪里做起。”
    刘晋笑了笑摇摇头说道,这话是发自内心的。
    村里人都很朴实,尽管有董瓜这样想要占小便宜的人,但是瑕不掩瑜,为刘晋做事都很认真、热心,周大爷一把年纪了,怕大家做事不牢靠,也是冒着严寒来给刘晋把关,现场当起了总指挥。
    “晋哥儿,这是我们大家伙应该做的,这大冬天的,大家日子都难过,有个事情做,你给的工钱也高,大家这个冬天就好过多了。”
    “其实应该是我们大家谢谢你才是。”
    刘晋的旁边,周大爷没有过去排队,他是不请自来的,他不想占刘晋任何的便宜,他自己带了干粮。
    “虎子,去给周大爷拿几个馒头,打碗肉汤过来。”
    刘晋一看周大爷吃自己的干粮,顿时就猛的拍自己的额头,赶紧吩咐赵二虎去给周大爷拿馒头,打汤。
    “周爷爷,你替我做事,哪有吃自己干粮的道理,来来,先喝完汤,暖暖身子骨。”
    刘晋扶着周大爷找个石头坐下,接过赵二虎端过来的肉汤,端给周大爷。
    “这…我就厚脸一次了。”
    周大爷笑了笑说道,他家已经出了两个人了,大儿子因为会是泥瓦匠,是技术工,自然也是在其中,二儿子算是每家每户出一个劳动力的指标。
    一家两个人来帮刘晋做事,这一天能够赚90文,再加上两个劳动力中午的一顿,这一进一减,周大爷家这个冬天的日子就要好过很多。
    周大爷自发过来帮忙的,既没有工钱,中午这顿饭他也是不想吃,但这大大的白面馒头,再加上有肉的肉汤,很是诱人,现在刘晋又做主了,他也没有再拒绝了。
    “应该的,应该的。”
    “要是没有周大爷您来帮忙的话,我还真是不知怎的该怎么办,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谢您了。”
    刘晋连连摇头,非常认真的表示感谢。
    “这样吧,周大爷,建房子的事情我懂的也很少,需要那些材料,需要从哪里买,这些我都不懂,这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周大爷您就过来全程帮我总体负责建房子的事情,我也给您算工钱,算技术工,一天50文,也同样跟大家伙一起吃顿午饭。”
    想了想,刘晋觉得自己还是需要一个帮手来负责这事,有周大爷在,自己也放心,也可以节约出精力来做别的事情。
    “这,这怎么能行,我年纪大了,根本就做不了什么事情,这不是过来混饭吃嘛~”
    周大爷一听,顿时连连摇头说道。
    “行,当然行,周大爷您是我们村里的村长,最有见识,大家也都服你,这建房子这样的大事,有您把关的话,我是绝对放心。”
    刘晋笑着说道:“我就把这建房子的事情交给您了,需要用多少银两你直接找我要,明年就要秋闱了,我还是要专心读书,这建房子的事情要多多劳烦您出力了。”
    “读书确实是最重要的事情,晋哥儿如果你能够一举高中的话,我们下河屯就不会被人瞧不起。”
    “好吧,这建房子的事情就我来负责,晋哥儿,你就专心读书吧,你人好心善,明年一定能够一举高中,未来也必定会飞黄腾达。”
    听完刘晋的话,周大爷想了想最终也是点点头,刘晋都把读书考科举的事情搬出来了,他自然也是不能再说什么了。
    在这个时代,考科举就和后世高考差不多,甚至还要更重要,这高考的时候,那可是所有的一切都要为考生让路的。
    现在也是如此,刘晋明年要参加秋闱考试,这可是关系到能不能中举的大事,涉及到这件事情上,其它的事情也就无关紧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