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女频 > 我宠你呀[娱乐圈] > 宠你十六分

我宠你呀[娱乐圈] 宠你十六分(1/1)

  经纪人眉头挤出个川字:“赵导,您这话就不对了,我们都是跟品牌方签的合同。”

  言下之意就是这又不是你的私活,还有品牌方的制约呢。

  经纪人很头大。

  他明白赵导这样对乔荔不仅因为动了色心,还有被乔荔无心之举落了面子的缘故,这男人简直小肚鸡肠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你要是不满意就跟品牌方提意见换掉我。”赵导皮笑肉不笑,“但鉴于现在我还是这支广告的导演,想拍摄就得听我安排。”

  “赵导,我们......”

  “赵导,就角色来说并不适合这副打扮。”乔荔淡淡的开口,“美人鱼纯真可爱,造型偏向表现出灵气,而不是妖冶美。”

  赵导嗤笑一声:“你拍过几个角色啊?在这里跟我指指点点,乔小姐,你是被微博上几个傻子捧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吧。”

  池池瞪眼:“你!”还没说完就被经纪人一把扯回来,拼命示意她看场合。

  “我早前也看过乔小姐跳舞。”赵导无视掉池池,看向乔荔放缓语气,谆谆诱导,“确实是跳的不错,但娱乐圈里面擅长跳舞的人太多了,乔小姐怎么确信能脱颖而出呢?今天有人夸你捧你,明天他们就会忘了你。”

  乔荔被周初然陷害上台的那次宴会赵导也在场,他当时就对乔荔有了龌蹉的想法,巧的是这次正好合作,怎么可能简单放过她。

  再说了,乔荔这么个十八线小明星能被他看上那是她的福气,多少人排着队等他看一眼呢。

  赵导猥琐地上下打量乔荔,油腻的舔舔嘴唇:“而且乔小姐舞蹈跳得这么好,身材一定也很好吧,跟这件衣服肯定很相衬。”

  衬你个头啊!

  要不是经纪人把她拉住,池池早就把衣架上那两片布料摔到这恶心男人的脸上了。

  向来鬼点子多的池池没招了,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没区别。

  乔荔和经纪人都那么耐心自持还没法导演沟通,她这个一点就着的炮仗脾气更白搭。

  池池犹豫再三,打开微信想给宋星文发消息。

  小宋总那么关心乔乔姐,肯定不会冷眼旁观她被人欺负。

  “赵导。”乔荔抬手按下池池的手机。

  赵导脸上挂着令人作呕的笑意:“怎么,想清楚了?我就知道嘛乔小姐,穿件衣服而已,又不是让你去陪人干嘛。”

  乔荔微微摇头,面色淡然:“您要是强人所难,我们恐怕只能绕过您跟品牌方沟通了。”

  赵导眼中寒光一闪,转而哈哈笑出声:“好啊,我倒是想看看品牌方会怎么处理。”

  乔荔淡笑:“赵导真的认为品牌方更看重您而不是我吗?”

  她语气平静又自信,让等着看笑话的赵导敛了笑:“你在威胁我?”

  “不敢。我只是跟您沟通,怕您做错决定。”

  旁边的经纪人瞠目结舌地看着乔荔,心中油然生出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我真的好骄傲的诡异感。

  赵导咬牙,神情几变。

  乔荔话语间胸有成竹的笃定让赵导开始犹豫,万一乔荔真有后台怎么办?

  他最近手头紧急需一笔钱来填补亏空,不然也不会接这种咖位艺人的广告。

  “那个谁。”赵导不耐烦的吼了一声,“把另外那套衣服拿过来!”

  “赵导,那这件......”助理不清楚赵导忽然服软的原因,担心他等下又反悔。

  “带着它滚!要是让我再看见,你以后就每天穿着来!”

  “是、是,我这就处理掉。”助理唯唯诺诺应声,忙不迭逃离现场,生怕赵导把怒气全迁移到他身上。

  赵导冷冷瞪了乔荔一眼,骂咧咧的摔门出去。

  “乔乔姐,你好厉害。”池池满眼崇拜,也不管造型师还在直接夸起乔荔。

  “池池。”经纪人叫她,“让乔荔先化妆吧,别占人家造型师的位置。”

  刚近距离无死角欣赏了一出闹剧的造型师满脸尴尬,硬着头皮继续给乔荔上妆。

  过了一会儿赵导的助理服装送来,放下衣服闷头就走,半句话都不敢跟乔荔他们多说。

  经纪人上前检查,是条做工精致的红裙,色泽漂亮得仿佛是由六月里最明亮的光汇集而成。

  乔荔在经纪人和池池左一句“真好看”右一句“仙女啊”的夸赞下换好裙子走出休息室。

  摄影棚很大,她们所在的这块区域专门负责需要水下拍摄的服务,有一个非常大的游泳池,建得非常好看,哪怕没滤镜也不显得朴素简陋。

  温暖的春日透过玻璃洒在水面上,波光粼粼。

  池池被闪得直眯眼,随口问道:“乔乔姐,你会潜水吗?”

  “不会。”她的身体不支持学习潜水,没有教练敢担风险给她签字。

  “那等下拍摄时岂不是很惨。”

  “想什么呢。”乔荔莞尔,“短暂的水下憋气我可以做到。”

  “对了乔乔姐,我之前就想问你。”池池左右看看确定没人偷听才说道,“品牌方真不会换掉你吗?”

  小宋总顶多能在朝闻替乔荔撑腰,他区区一个小股东,哪有左右品牌方选择的资本。

  乔荔一笑:“当然不是,闹到品牌方那里出局的人一定是我。”

  赵导人品有瑕疵不假,可他成名多年实力有目共睹,谁会为了小透明去开罪他。

  “那你还......”池池愣了愣,眼中尽是佩服,“你超厉害的乔乔姐,我都被你的气势压倒了,恨不得现场给你唱一首征服。”

  “就你嘴甜。”乔荔嗔她,心里却有点苦涩,她只是照葫芦画瓢,学爸爸的神态唬人而已。

  赵导站在摄影机旁边说话,瞟见乔荔出现后脸色沉沉,骂了句脏话:“准备开始。”

  这小明星娇娇软软的,像是最可口的甜品放在他眼前,却只允许他闻闻味道,连拍照打卡的待遇都没有。

  “我们先拍出水的镜头。”赵导打板,“各机位注意。”

  乔荔准备下水时被叫住:“那个,工作人员呢,给乔荔头发弄湿点。”

  工作人员应声上前,拎着一个蓝色小塑料桶,一句话没说直接把里面满满的水浇到乔荔头上。

  “咳咳。”乔荔被突如其来的水吓到,连着呛了几口。

  池池惊得差点跳起来:“这是在干嘛?!”她冲到赵导面前,质问道。

  赵导傲慢的看了她一眼:“保安,把这个扰乱片场的人清出去!”

  “你!”

  “赵导怎么动这么大的气。”一道优雅低沉的声音打破僵局。

  赵导回头,颇为意外的看着那人,随即亲亲热热的同他握手:“好久不见啊燕神。”

  其实他们没合作过,但都在一个圈子里低头不见抬头见,况且跟燕衡打好关系只有好处没坏处。

  “好久不见。”燕衡不急不缓的抽手,“陈总拜托我来看看拍摄进度,打扰了。”

  陈总自然就是珠宝品牌的执行总裁。

  “不打扰,就是辛苦你了。”赵导心中冷笑,他会信才有鬼,有秘书不用拜托你?

  燕衡淡笑:“赵导言重了,顺路而已。”

  小助理低头撇撇嘴,哪里顺路。本来都要回公司了,听说乔荔在这边拍摄又折返回来。

  尤其得知广告导演是赵导时,老板那眼神简直吓死人了。

  “啊,乔荔姐!”小助理做作地朝乔荔方向惊呼一声,嘟囔道,“好敬业哦。”

  燕衡没说话,淡淡瞥了赵导一眼。

  他的目光锐利,刺得赵导头皮一麻,明明在温度适中的棚里,却莫名感觉从头到脚灌进一副冷气。

  赵导心里咯噔一声开始犯嘀咕,但面上还是和和气气如往常:“拍摄需要,燕神你肯定也懂。”

  燕衡不动声色的看向泳池边,乔荔朝眨眨眼,示意他不要管。

  小姑娘的眼角被点了颗泪痣,水滴顺着额前黑发滑下去,更显楚楚可怜的妩媚。

  燕衡喉结微动,压下心中郁气:“赵导,不介意我旁观吧?”

  赵导瞥了眼乔荔:“当然不介意。”他还当什么事呢,看来这位影帝私生活也不是多干净嘛。

  有燕衡在旁看着,赵导不再使手段折腾变花样乔荔,拍摄在一番波折后总算结束。

  中途燕衡离开,发微信说在停车场等她。

  刚出门就有股冷风吹来,乔荔一激灵。

  “乔乔姐?”池池有点担心,乔荔头发没干透就着急离开摄影棚了。

  乔荔摆摆手,环顾停车场一圈找到了燕衡的商务车。

  燕衡侧头看向刚上车的小姑娘:“你的发尾没吹干。”

  “怕你着急嘛。”乔荔小声辩解,毕竟燕衡是要请她吃饭的人,不好让他多等。

  燕衡薄唇弯起:“我一向很有耐心。”

  他等了许多年,不会介意区区几分钟。

  乔荔歪头看他,视线无意间扫过燕衡的手腕:“这对袖扣......”

  他怎么平时还戴着呀。

  燕衡浅笑:“我说过会好好珍惜的。”

  乔荔双颊温度在燕衡温柔的目光中逐渐攀升,然后扭头轻轻打了个喷嚏。

  “是不是着凉了?”

  “没事。”乔荔摇头,“我们去哪里吃饭呀?”

  她身体比一般人要差些,小时候感冒发烧是常事,长大一点后才逐渐改善。

  燕衡眸间带笑:“你会喜欢的地方。”

  “是吗。”昏沉劲上来,乔荔眯眼打了个小小的呵欠,小脑袋一点一点的,“那到了叫我哦。”

  一下午的拍摄让她有点疲惫,再加上吹了冷风,她终于撑不住快速进入梦乡。

  恍惚间好像有人轻轻拨弄她的发丝,痒痒的,她胡乱抬手挥掉,身子一歪倒向右边。

  “老板。”小助理看着乔荔恬静美好的睡颜,小心翼翼的开口,“已经过预约时间了。”

  仙女姐姐睡眠质量可真好啊。

  燕衡一直扶着乔荔让她枕在肩膀上,动作轻柔声怕吵醒了她:“算了,先回去吧。”

  “但不知道乔荔住哪里啊。”小助理挠挠头,“啊,我可以问池池,就是乔荔的助理。”

  “不必了。”

  “啊?”小助理浑身一颤,生怕燕衡下一句就是没关系我知道住址。

  “送她去溪望别墅。”

  小助理:“!”

  那不是她老板的住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