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女频 > 清穿之媚宠春娇 > 第11章 第 11 章

清穿之媚宠春娇 第11章 第 11 章 (1/1)

    小姑娘笑的一脸天真,星眸中尽是对他的依恋。
    胤禛捏了捏她的脸颊,沉吟不语,半晌才垂眸低笑,这小东西就连说谎,都是这么漫不经心。
    “爷再问你一次,可要入爷的门?”他轻声问。
    春娇正色打量着他,半晌才嬉笑着摇头:“这样不好吗?”她含含混混的不肯说实话,让胤禛颇为头疼,首次遇上这样的姑娘,也算是明白那些爬床宫女的心了。
    这般求而不得,对方毫无反应,和他拒绝时的绝情何其相似。
    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春娇乖巧的依偎在他怀里,小手不安分的缠绕着,半晌才缓缓道:“昨儿新制了五仁酥糖,您尝尝合不合口。”
    有糖甜嘴,就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
    胤禛轻轻点头,糖原本就是他爱吃的,而她做出来的更是最得他心,实面上就没有见过比她做的糖更好吃的了。
    “这么多点子,也不知你都是如何想起的?”顺着她的发丝,他轻声问。
    春娇深沉点头,一脸正经道:“自然是遇见你之后,便春心萌动,灵感无数了。”
    闲闲的斜睨她一眼,胤禛转着手上扳指,一见她如此,就知道又是在哄他,这姑娘嘴比糖还甜,这心却淡的要命。
    纵然什么都懂,却仍是故作不懂,陪着她胡闹。
    “那往后便多看看爷,也好灵感源源不断。”
    他笑着调侃。
    春娇一脸深沉的点头,可她表情越真诚,说出来的话就越没有可信度,纵然短短相识,以胤禛敏锐的洞察力,早已经把她给看透了。
    “嗯。”春娇认真点头,就见对方的表情瞬间变得意味深长起来,她心里一突,认真的反思自己最近言行是不是有些不妥,这若是被看出来,对她将来的跑路计划影响很大。
    她可不想出任何差错,这关乎后半辈子的幸福日子。
    在心里想着,要温柔体贴些,不能本性暴露,这才重新整理好表情,眉眼微抬,用最是柔媚的姿态看向他。
    “您呀,这临近年关了,可要回府过年啊?”现下不过十月,等到年关的时候,想必妥妥的有孕,到时候他回去过年,定然忙的不可开交,到时候就是跑路的好机会。
    胤禛点头,以为她是不舍得,便笑着道:“府里头人口多,冬月月底就要开始忙活了,到时候就得回府。”他顿了顿,还在思索,若是春娇询问他府上在哪,他到底要怎么回答。
    是如实回答自己的身份,还是隐着瞒着,弄出一个其他身份来。
    他觉得她甚得他心,不想因为一些外在的东西而让彼此之间的关系变质,不知道怎么的,他总有一种预感,若是知道他的身份,对方并不会欣喜若狂,甚至会避之而不及。
    “也就是还有两个多月的功夫?”春娇扳着手指头细细盘算,其实也差不多了,若两人都是健康的身体,那么两三个月,怎么也能让她如愿了。
    “算这个做什么?”胤禛漫不经心的问,突然就有一丝惊喜的味道,难不成是舍不得。
    “舍不得呀。”她浅笑盈盈,眉眼都弯成月牙,特别漂亮的弧度。
    一时间眼眸中似是承载万千星光,直直的望进人的心里去。
    胤禛垂眸不敢再看,只觉得耳根微微发烫,她总是什么都不用做,只略微微一逗他,他便忍不住了。
    “你……”他一开口,嗓音便哑的不成样,最是克制的模样。
    轻抚着她柔嫩的脸蛋,胤禛到底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将她揽入怀中,那紧紧的力道,似是要融入骨血。
    春娇不自在的挣了挣,却又被他又楼近了些,便不再乱动,由着他抱。
    这是一种非常体贴温暖的姿势,最纯洁的姿势,偏偏有一种灵魂相拥的感觉,春娇一时静默下来,她想要一个血脉至亲,又何尝不是孤单太过的缘故。
    如今这么炽热的怀抱,着实让人难以拒绝。
    “公子。”她轻唤了一声,到底没有多说什么,一切话语,都咽了下去。
    两人之间以这种轻率的开始,注定是不可能有好结果的,还不如在心中便不要期待,她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跑路。
    这么想着,她瞬间坦然许多,伸出双臂,也圈住他细韧的腰身。
    那手感可真是好,细细的,却又结实有力,和她的腰截然不同。
    “喜欢?”胤禛垂眸,凑到她耳边轻声开口,那微痒的热气喷在耳畔,惹的她不自在的抖了抖,这才轻声道:“是。”
    说真心话总是让人羞涩的,春娇眼神飘忽,怎么也落不到实处。
    胤禛清浅一笑,突然知道该怎么和她相处了,这么一个软软娇娇的小东西,生平头一次有一种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感觉,轻也不是,重也不是,左右为难。
    “你呀。”
    他昙花一笑般的笑容,让春娇看的微怔,他一直都板着脸,表情纹丝不动,若是想要探寻他的情绪,得细细的观察眼神才成,万万不成想,他笑起来竟然还有几分洒脱的味道。
    “真好看。”
    春娇捧着脸,歪头冲他一笑,眉眼弯弯的灵动模样,和他的冰山行成了完美对比。
    “不如你半分。”胤禛抿嘴,别开脸看向别处,却还是开口说道。
    这是他的真实想法,他就没见过这么合他心意的女子,一颦一笑,一举一动,皆是他最爱的模样。
    他现下有些迷茫,不知道这路到底该怎么走,是攀登那不可攀登的高山,还是就此沉寂,在他还没想明白的时候,烦躁至极。
    可遇上春娇之后,便觉得三伏天一杯香饮子下肚,舒坦的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揉了揉眉心,胤禛神情柔和几分,看向她温声道:“过年的时候,你便跟爷一道回府,断不会把你不明不白的养在外头。”
    春娇刚开始听到他纠结这个的时候,还有些惊,现下已经坦然了,甚至面色不变的开口:“到时候再说吧,大不了你入赘嘛,哈哈哈,入我李家谱,葬我李家墓,好似也不错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