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女频 > 正道第一说我怀了他的崽 > 5、灵胎

正道第一说我怀了他的崽 5、灵胎(1/1)

  “这……”
  束烟的回答完全超出了顾斐所知道的常理。
  “有什么问题吗?”束烟很忐忑。
  他苦恼于失去妖力许久,说出来也是期望能有解决的办法。但顾斐的神色却告诉着他,情况不容乐观。
  他和顾斐不约而同地看向玄清。
  “陆师妹检查后再看。”
  “也是,反正本来就要去找小师妹。”顾斐见束烟神色担忧,忙打哈哈道,“放心,肯定没什么大事,再不行这不还有我师兄吗。”
  冲玄清使完眼色,他才醒悟过来这不是和他一起浪的狐朋狗友,而是他那泯灭人性的师兄,哪里会有怜惜美人的柔情蜜意。
  他摸摸鼻子,想继续安慰束烟。
  “你这样,很好。”玄清视线的落点是束烟的狐耳。
  顾斐都傻了。
  他师兄居然会哄人了???
  见到顾斐和玄清口中的师妹时,束烟的脸还是红的。
  两人的师妹陆微寒,在灵气消散的情况不是那么严重的时候,是名气响当当的小医仙。
  束烟本以为会看到一个温柔端庄仙气飘飘的仙女,谁知顾斐带着他和玄清开了十来扇门,才终于在一个犄角旮旯的房间里找到了人。
  房间里拉着厚厚的窗帘,极其昏暗,只有两块屏幕泛出的荧光照亮了一小片区域。而他们要找的人,穿着T恤裤衩人字拖,眼圈泛黑,头发凌乱,手中握笔在一块屏幕上写写画画,并且伴随着手上的动作,时不时发出诡异的“嘿嘿嘿”的笑声。
  ……这跟束烟想象中的仙女差得实在有点大。
  他正怀疑以前听过的传闻时,顾斐“啪”地按亮电灯,气吞山河地喊道:“陆小花!――”
  伴随着重物倒地的巨响,被吓得带着椅子一块同归于尽倒在地上的陆微寒骂骂咧咧道:“顾斐你要死啊!不许叫我陆小花!――”
  决定先骂人再起来的陆微寒,突然跟装了弹簧似的跳起,用身体挡住桌上的两块屏幕:“大大大大师兄!你怎么来了哈哈哈哈哈哈!”
  但她的身材娇小,根本挡不全巨大的屏幕。
  束烟看到露出的那部分,觉得上面画着的人似乎有点像玄清。
  接着他才注意到,这个房间,十分糟糕。
  墙壁上贴满了奇奇怪怪的画像,不是两个男人,就是一群男人,而且他们的姿势……
  强烈的哲♂学气息给束烟造成了极强的冲击,吓得他连连后退。
  这一退,就撞到了不知为什么一定要站在他身后的玄清。
  束烟不想冒犯玄清,但前面又是仿佛地狱之门一样散发着诡异气息的房间。他正踌躇的时候,玄清冷冽的声音从耳边滑过。
  “出来。”
  话是对屋里的陆微寒说的,同时他还从后方托住束烟,让他稳稳当当地站住了。
  这算是解了束烟的尴尬,毕竟刚才他几乎就是靠在玄清怀里。只是,玄清好像还摸了把他的尾巴?
  束烟头上的狐耳扇了扇,回头望去,玄清的眼睛依旧是无情无欲的清澈。
  是错觉吧。
  明白玄清没有故意为难、羞辱他的意思之后,小狐妖就完全放下了戒备。玄清还是他心里最酷的白月光。
  而屋里的陆微寒,像是看到了什么神奇的东西,原本憔悴的面容都容光焕发起来。
  可爱!
  美!
  跟大师兄好配!
  她可以!
  顾斐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立马“啧”了一声。
  陆微寒这才后知后觉自己这屋不能看,她现在的形象也不能看。
  刚打开不久门忽地关上,空气中回荡着陆微寒声音。
  “大师兄等我换个衣服!”
  束烟还沉浸在陆微寒双眼突然放光的惊悚中,眼前的门就再度打开,然后走出了一个白衣飘飘的女孩。
  ……如果忽略脚上那双人字拖,倒真像个端庄的小仙女了。
  陆微寒拢了拢长发,用和刚才判若两人的温柔语调说着:“大师兄、二师兄,这位是?”
  明明是温温柔柔的笑容,偏生让束烟觉出了一股不安,他小心地往旁边挪了挪,想要躲到玄清背后,却又怕太过明显。
  狐耳立成两个僵硬的尖尖,都不动了。
  “束烟。”玄清再一次代为回答,并且警告,“别吓他。”
  无论是束烟微小的动作,还是玄清罕见的维护,都让陆微寒控制不住表情。
  眼见她的表情向着“笑容逐渐变态”奔去,小狐妖和玄清又毫无所觉,顾斐只能挺身而出。
  “我来解释吧。”
  解释之后,陆微寒表情崩坏了一瞬,然后终于严肃起来,清了清嗓子道:“我先看看。”
  虽然大师兄确实跟这小狐妖有一腿,而且还有天道盖章的孩子,这个消息真的相当劲爆。但这些都比不上“失去妖力”这件事重要。
  “失去妖力”在如今等同于死亡。
  陆微寒可不想她的大师兄刚找到失散多年的老婆就要当鳏夫。
  而且她苦等多年的大师兄的真CP横空出世!她必须要磕!
  不管是什么问题,她都一定会治好!
  陆微寒的手指搭上束烟的手腕:“我得检查一下你体内的情况,等会不要紧张,放轻松。”
  “好。”束烟红着脸应声,走哪都要提起他和玄清的那点事,实在让他很不好意思。
  温柔的碧绿灵力如同无数条纤细的触手,缓缓探进束烟的身体。
  被他人的灵力侵入身体非常危险,若是入侵者的灵力攻击性强,很容易就能破坏被入侵者的身体。比如玄清或者顾斐,他们的灵力侵入他人体内,就算他们本身没有攻击的意图,自带攻击性的灵力也会损伤被入侵者的身体。
  而天生的种族隔阂决定了,人类对妖怪,比人类对人类更加危险。
  所以即便陆微寒的灵力毫无攻击性,先前答应得好好的束烟,还是不由自主地炸了毛,瞳孔也缩成两条细得不能再细的线。
  陆微寒察觉他的恐惧,不由担心他会不会抗拒挣脱,并犹豫起了要不要暂时中止。
  “别怕。”
  虽然玄清把耳朵一块按住了,但束烟还是成功地得到了安抚。他的恐惧不在,只留下人类无法理解的羞涩。
  陆微寒却岔了神。
  玄清是个什么性子,他们这些师弟师妹最清楚不过了。
  这人满心满眼的飞升,性子独到极致。曾经他们一起历练,她被妖兽吓得嗷嗷哭的时候,玄清都没一句安慰。
  然而现在,玄清却又是维护又是安抚。
  陆微寒脑袋周围仿佛噼噼啪啪开了一堆小花。
  顾斐怕她上头耽误事,无情地掐灭这些小花:“认真点。”
  玄清的视线也扫了过来,陆微寒立刻端正态度,仔仔细细地检查起了束烟的身体。
  “咦?”陆微寒露出诧异之色,“你的经脉完全没有萎缩,你真的失去妖力三百年了?”
  随着妖力的流失,原本被拓宽的强韧经脉会逐渐萎缩淤堵,可束烟的身体完全没有这样的状况。
  “是啊。”对寻常情况毫无了解的小狐妖满脸无辜。
  陆微寒皱起眉头,检查得越发仔细。
  等待许久,她忽地露出堪称诡异的笑容。
  “你并没有失去妖力。”
  束烟一愣。
  “而且……”陆微寒的表情看上去简直就是要当场“嘿嘿嘿”出来,“你和大师兄的孩子也找到了。”
  ?
  ???
  什么意思?
  束烟听不懂,什么孩子不孩子的,他们不是在检查妖力吗?
  顾斐神色一动,像是明白了什么。
  玄清冷酷无情地打碎陆微寒卖关子的企图:“说。”
  陆微寒收敛了下表情,解释道:“小狐狸根本没失去妖力,他觉得自己没有妖力,是因为妖力被抢走了。”
  束烟还是懵懵懂懂:“可是过去的三百年,我一直都在山里,没和外人接触过。”
  陆微寒笑容明媚:“抢你妖力的当然不是外人。”
  束烟脸色一变,反应都激烈起来:“不可能的!大灰不会做这种事!”
  “大灰?”突然冒出来的名字让顾斐和陆微寒都愣了愣。
  倒是玄清又道:“狼妖?”
  束烟惊讶:“你怎么又知道了?”
  玄清一身正气:“听到的。”
  束烟断然想不到,玄清都是偷听来的。他不由怀疑,自己喝醉之后难道成了话篓子,什么都哗哗往外倒。
  玄清解释了跟没解释一样,束烟的反应也有些奇怪,顾斐和陆微寒有心八卦,奈何玄清落下制裁:“继续。”
  陆微寒只能继续道:“抢走妖力的,是你和大师兄的孩子。”
  玄清眼中多了怀疑。
  束烟辩解:“真的没有!没骗你!”
  陆微寒哼哼笑:“现在当然是没有啦,小家伙还在你肚子里呢。”
  束烟:“?”
  束烟真的慌了:“怀、怀孕怎么可能怀三百年!而且我是狐狸!公的!”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嘛。”陆微寒兴致盎然,“这事呢,要从你和大师兄的孩子说起。这孩子并不是普通孩子,而是由你的妖力和大师兄的灵力凝成的灵胎。灵胎的孕育需要充足的滋养,但你三百年没见大师兄,缺了父体的灵力,它要活命,就只能抢你的妖力了。”
  “而且因为父体灵力不足,它没法正常发育,自然也没法降生。不过这灵胎的胃口也是真大,一点妖力也不剩给你,难怪你没发现它。你所说的失去妖力,是能吸纳灵气却没有妖力出现吧?”
  小狐妖无暇回答。他脑中轰响,只觉得难以置信。
  他是公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生孩子呢?
  即便他喜欢的玄清是个男人,可他也从没想过自己会生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