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女频 > 教授居然暗恋我 > 3、第 3 章

教授居然暗恋我 3、第 3 章(1/1)

  岑衡话音刚落,防盗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地合了起来,
  粘在外卖包装上的小票被风刮德簌簌作响,同样在风中凌乱的,还有岑衡额前软塌下来的几绺头发。
  门内,苏然裹着一件浴袍,背部紧紧地贴在墙壁上。扒着猫眼确认门外站着的确实是岑衡,自己不是眼睛花了以后,她以最快的速度去屋里换了一身衣服。
  将自己整理清爽,苏然再次趴在猫眼上看外头的动静。
  岑衡像个木头人一样一动没动,新闻联播已经放完了,他又开始播放一些个苏然听不懂的英文广播。
  苏然右手握着门把手,用力往下一压……
  随后,防盗门被人从外面拉开,岑衡立刻上前一步,站在门框上,确保苏然这下关不上门。
  “外卖。”他将东西递到苏然手里,又贴心地补充,“趁热吃。”
  “谢谢。”苏然接过外卖的手有点儿哆嗦,但表面上还是冷静的。
  “昨晚……”岑衡有些难以启齿。
  苏然听见那两个字就觉得心惊肉跳,抢在他前面耸耸肩,装作毫不在意地说道:“挺好的,我很满意。”
  看他面色沉沉,苏然心里暗爽,她扬了扬手里的外卖,下了逐客令,“您忙去吧,我吃饭。”
  男人缓缓地后退了两步,帮她带上了门。
  门内,苏然从猫眼里看他等电梯的背影,松了口气。
  她靠在门上纠结了一会儿,方才自己态度似乎有点儿差?苏然咬着唇,想着要不要让岑衡进来喝口水,但再打开门一看楼道里已经没人了,只能作罢。
  岑衡吊着脸回了店,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
  岑溪放下抹布就迎了上去,“哥,怎么样?送过去了吗?”
  “送了。”他伸出手,要岑溪的手机,“给上次那个中介打电话。”
  岑溪将电话拨通后递给了岑衡,并且开了免提。
  “岑小姐,我正想明天给您打电话呢,我这儿有两套房子很符合您的要求,您看您哥哥哪天有空我带他去看看房?”
  “我是岑衡,沁园的房子你那儿有吗?”岑衡突然开口。
  那头的中介吓了一跳,接着传来了敲击键盘的声音,“有的有的岑先生,但是沁园离您学校远了些,可能……”
  “没事,六号楼或者八号楼最好,我希望尽快看房,钱不是问题。”
  中介听见最后一句话自然是喜不自胜,又客气了两句就急匆匆挂了电话,说是有了消息再联系他。
  岑溪将手机收回,狐疑地看着自己亲哥,问道:“你怎么回事?”
  “房子不错,小区环境好,周边设施完备,年轻人居多,清净。”
  “那你上下班不就远了吗?”
  “远了好。”
  岑溪不懂,这外卖送完回来怎么人好像都不太正常了。
  “加班人选首选住得近的。”岑衡说完后扭身上楼,走到半截回身问道,“那位苏小姐每日都点外卖?”
  “差不多……”
  “那明天晚上还是我送,我顺便再去看看小区的物业和安保。”
  岑衡走后,苏然机械性地往嘴里送着咖喱饭,味同嚼蜡。
  正发着呆,手机响了。
  她下意识地弹了起来,低头看见屏幕上的来电人是蒋芝琳后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喂,妈……”
  “然然,怎么了?有气无力的。”
  “没事,您有事儿吗?”苏然将外卖盒盖上起身走到沙发上躺着,打开了一集蜡笔小新。
  蒋芝琳正敷着面膜,说话含糊不清,“没事儿就不能给你打电话?”
  苏然故意冷哼一声,不满道:“你没事儿的时候逛街、旅游、瑜伽……哪儿能想起来给你女儿打电话。”
  “是你小姑,下个月订婚,你记得回来。”
  “订婚?”苏然坐直了身子,追问道,“跟谁订婚?”
  苏然没记错的话前两个月她回去还听苏雨扬说没有男朋友,怎么一转眼就订婚了。
  “她一个大学同学,家里正好跟你爸爸那边有合作,也算是门当户对,又知根知底。”
  “我知道了,我会回去的。”
  挂了电话,苏然打开了朋友圈翻着,她前些天一直在赶稿子,少开社交软件,如今一翻才看见苏雨扬几周前就开始秀恩爱了。
  苏雨扬是苏然父亲苏忠明的小妹,但是只比苏然大四岁,从爷爷走后她一直在苏然家里长大。
  尽管二人从小朝夕相处,但是关系不算特别好,不算亲密,苏然看不惯她嚣张的性格,苏雨扬则不喜欢苏然处处压自己一头。
  苏然第一次跟岑衡见面的时候,就是两家安排着苏雨扬和岑衡相亲。
  那时候苏家对当时的岑衡特别满意,家里人为了让他们常常见面,就提出了让岑衡去辅导高三的苏然功课。
  于是那整一个寒假,岑衡便是天天往苏家跑。
  长辈们见他积极,以为是和苏雨扬的事情能成,但岑衡可能只是看不下去苏然那68分的数学卷子罢了……
  再后来便是俗套的情节,情窦初开的苏然对这个耐心的□□生情愫。
  至于苏雨扬,原本还觉得岑衡肯给苏然补习功课是因为对自己有感觉,可谁知道半年后岑衡直接拍拍屁股出国了,这么一去便没什么消息,念叨了两个月也就把人忘了。
  苏然早晨醒来还觉得没什么,岑衡也算是知根知底洁身自好的人,起码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但如今细细想来苏雨扬再跟她年纪相仿也算是自己小姑,她睡了自己小姑以前的相亲对象?
  听起来还有点狗血……
  又躺了一会儿,苏然就去搬了笔记本出来赶稿子。
  她手上这本书接近尾声了,再磨个几章番外出来就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苏然想着正好下个月回家一趟,然后找个暖和的地方舒舒服服度个假。
  为了攒够度假的基金,也为了给自己找点儿事情做别再去想昨晚的事情,苏然当晚状态满格,一直写到第二天天亮。
  简单洗漱了一下上床睡觉,再睁眼便是下午两点。
  苏然迷迷糊糊地在APP上下了一单外卖,并且备注需要大力敲门叫醒服务,就又睡了过去。
  估摸着半个小时后,苏然被敲门声叫醒,她揉着眼睛披了件外套走到门口,边打哈欠边打开门……
  “你的外卖。”
  门外站着面无表情的岑衡,手里拎着香气扑鼻的咖喱饭。
  苏然有点儿崩溃,这人简直是阴魂不散。
  “刚醒?”岑衡皱着眉,她这模样一看就是熬夜了,而不是午睡刚醒。
  “嗯。”苏然接过外卖进屋。
  岑衡站在门口,主人没邀请他进门他也不敢动。
  苏然看他束手束脚的样子不由得弯了弯嘴角,她指了指玄关处的矿泉水,“没事儿就进来坐会儿?喝水吗?”
  岑衡一听立马进门换鞋,弯腰拿了瓶矿泉水后径直走到苏然的餐桌边坐下,随后装作不经意地问道:“你这小区不错,附近有人出租吗?”
  苏然咬了一口炸猪排随口建议道:“出租自然是有,不过学区房太贵,往南走个一公里,房租便宜三分之一。”
  她当时买这套房子的时候还没被划为学区房,从去年学区划分改变以后,小区房价就开始水涨船高。
  “你要租房子?”
  岑衡点点头,看似不经意道:“你昨天走的时候把我酒店房间退了,晚上我回去就满房了。”
  苏然咀嚼的动作停了几秒,没想到岑衡能如此自然地提起那晚的事情,她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云淡风轻,“我那儿有张酒店打折卡,你拿去对付着住?”
  说着,她起身去找卡包,“那你现在住哪儿?”
  “桥洞。”
  “……好好笑哦。”
  “所以你送外卖是兼职还是体验生活?”苏然又问,岑家再怎么对子女严格,也不至于把人逼到这份儿上。
  “帮朋友忙。”
  两个人又不咸不淡地聊了几句,岑衡便起身告辞了,并且带着那张八折卡。
  苏然吃完后照例打开APP给了好评,她盯着那家店看了几秒,最终取消了收藏。
  两条腿的男朋友不好找,外卖店可多得很。
  要是以后每点一次外卖都要见岑衡一次,那苏然还是选择换一家点。
  每次见到岑衡苏然都能想到自己以前的那段少女心思和那晚二人的旖旎,看见他就浑身就跟蚂蚁爬一样不舒坦……
  苏然长出一口气,强迫自己忘掉岑衡专心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