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女频 > 偏执喜欢 > 16、第 16 章

偏执喜欢 16、第 16 章(1/1)

  阮歆棠:“你跟着我做什么?”
  荆南翊勾唇,一步一步走近她。
  阮歆棠本能地后退,退了两步后站定,深吸一口气瞅着越走越近的男人。
  好整以暇地等待他的下一步动作。
  荆南翊走到她面前,深邃含笑的桃花眼勾着,风流戏谑:“你说我要做什么?”
  将近二十公分的身高差距令阮歆棠不得不昂起脑袋看向他。
  同一时间,男人遽然伸手托住她的后脑勺。
  阮歆棠吓了一大跳,一边挣扎一边惊惧地看着男人那双漆黑深邃的眼。
  他一用力,将她的后脑勺牢牢把控住。
  阮歆棠唇角微抿,心跳如擂鼓:“荆总。”
  荆南翊抖了抖烟灰,垂眸笑,“我抽了烟,现在不能亲你,见谅。”
  阮歆棠:“……”
  我难道一脸想你亲我的样子吗??
  荆南翊夹着烟的那只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温热的指腹触及娇嫩如牛奶一般的肌肤,将暧昧的气氛丝丝缕缕渲染开。他垂着眼审视她,温柔地问道:“为什么签乐未?”
  见她不答,他低低笑了一声,又问:“想摆脱我是吗?”
  “阮歆棠,像你这种学不会乖觉的孩子,迟早会被我绑回家里。到时候,我会用你没有见过的花样,一点一点地折腾,让你再也不敢忤逆我。”他说。
  恍惚间阮歆棠脑海中又蹦出了那两个少儿不宜的梦境。
  荆南翊见她死死咬着嘴唇,轻笑道:“怕我?”他移开抚摸她脸颊的手,抖了抖烟灰,目光始终不曾从她身上挪开。
  小姑娘眉眼低垂,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好似受了他的欺负一般。
  荆南翊勾起唇角,心情一点一点地拨云见日。
  他就是欺负她了。
  她就该乖乖受着,这还只是个开始。
  荆南翊低下头,薄唇贴近她的小耳朵,缓缓道:“阮歆棠,你还不够怕我。”
  戏台才刚搭好,他们俩之间的纠葛,有的是时间慢慢清算。
  **
  阮歆棠开门进屋,乔楚伊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吃草莓,听见声音转过头来朝她眨眨眼。
  阮歆棠在玄关处换了鞋,径自走回房间,“砰”一声关上房门。
  乔楚伊赶忙从沙发上跳下来,棉拖都没顾上穿就哒哒哒跑到阮歆棠房门前敲门,“糖糖,出来吃草莓呀,好大好甜。”
  “糖糖,冬瓜糖不让我抱,你快出来教训教训她。”
  “糖糖,一家人最重要的呢,就是齐齐整整!我们一家三口好不容易团聚了,你忍心让我们爷俩一人一猫顾影自怜吗?嘤嘤嘤嘤……”
  “糖宝,糖宝,我知道错了,糖宝。”
  “我把草莓都给你,糖宝,你不要生我气了,糖宝。”
  乔楚伊一手端着装草莓的小碗,另一只手将蹿到她脚边的冬瓜糖撸起来,“冬瓜糖,你妈妈不要我们了,你说她是不是个抛夫弃子的坏女人?”
  冬瓜糖十分配合:“喵呜。”
  乔楚伊吸了吸鼻子,可怜巴巴地说:“那我们就守在门口等妈妈出来吧,妈妈要是不出来,我们就一直等着。”
  两分钟后,阮歆棠开了房门,一手夺过草莓碗,一手提起冬瓜糖。
  门再次在乔楚伊面前关上了。
  乔楚伊两手空空地立在门前,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位……对你做了什么?”
  房里传来阮歆棠气呼呼的声音:“什么都没做,让你失望了。”
  “糖糖,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一下嘛。我从一回来就担心你了,真的。”
  “担心么?我看你卖我卖得很开心。”
  “我也没想到他会不上车了呀,我错了糖糖,我以后再也不卖你了。”接下来的五分钟里,乔楚伊信誓旦旦地发了好几个誓,并保证以后尽量少提起荆南翊,争取当做世界上没有这个人。
  阮歆棠这才勉强消了气,“要不是看你后天就要飞回南城,我真不想搭理你了。”乔楚伊的圣诞假放到一月二号,接下来的春节假期就只有七天左右,因此这次乔楚伊要回南城陪陪父母。
  她开了门,放乔楚伊进来,自个儿直挺挺扑上床。
  荆南翊贴着她耳朵的那句“你还不够怕我”,犹如鬼魅一般,她的耳畔似乎至今留有他开口时气息拂过的余温。
  乔楚伊过来坐在床边,摸了摸她脑袋,“糖宝,你怎么有点生无可恋?”
  “你说呢?”
  乔楚伊想了想,她刚刚才保证不提荆南翊,这个时候自然不能一下子就食言了。于是,她换了个委婉的说法:“我觉得啊,你就像是被找上门复仇的人日了一……”劈头砸来的枕头打断了她没说完的话。
  乐未的动作很快,元旦过后就安排阮歆棠试镜。阮歆棠做了充足的准备,现场表现没有失误的地方,试镜结束后立马被导演助理请进会议室。
  张导是乐未的股东之一,简温对阮歆棠说过,虽然卫总许诺了这部青春校园剧的资源,但关键还得张导点过头才行。
  张导开门见山地告诉她:“你的演技,我这边来看呢,算是勉强合格。我们这部戏是公司的开年项目,女主角一直空着,我不用多说相信你也明白,这是卫总特意为你留的。我跟你说句实话,新人一上来就挑大梁,我持不赞成态度。你自己怎么想?是不是不能接受演配角?”
  阮歆棠不卑不亢道:“角色没有大小,有合适的其他角色,希望导演可以给我试镜机会。”
  张导笑道:“女主角的人设你很符合,不管是外形还是气质。但演员一旦被定型,是一件难辨好坏的事情,你自己得考虑清楚。不过,卫总既然亲自给你安排的小花路线,那你肯定就只能演演正面角色了。”
  一周后,校园剧《青柠》官宣,男主角是新晋流量小生徐安皓,女主暂不对外披露。
  阮歆棠将饰演《青柠》的女主角罗柠,三月初进组。这是她的出道之作,公司的意思是等拍摄完成后再策划造势。
  由于签了保密协议,阮歆棠连乔楚伊那儿都没有具体透露,只告诉她,乐未已经给她安排工作了。
  乔楚伊噘嘴:“不说就不说呗,没了我帮你参谋,你自己要长点心知不知道?千万别被坑了!”
  阮歆棠弯唇应下。
  乔楚伊见阮歆棠今天心情不错,于是就谨慎地问出口:“糖糖……你几号回南城?”
  阮歆棠一顿,旋即神色自若地笑着说:“年前还要参加第一次剧本围读会,我也没确定几号走。嗯……今年可能不回去过年了。”
  乔楚伊劝道,“一年拢共也就见一两次面,你就别在喜庆节点上给你妈和你自个儿不痛快了。”
  阮歆棠半晌不说话。
  乔楚伊柔声道:“糖糖?”
  阮歆棠面无表情地说:“去年过年接连安排的相亲局,今年呢?她是不是打算把我打包送到荆家去?”
  乔楚伊张了张嘴巴,哑口无言。
  她自小由父母呵护着长大,兄长为她遮风挡雨。家里人很早以前就讲过,不需要她联姻,也不需要她为整个家族做出什么牺牲与奉献。
  但阮歆棠不同。
  阮歆棠进入他们这个圈子,是顶着荆南翊小未婚妻的身份。那时候年纪小,圈子里的同龄男孩不是没有觊觎过软萌可爱的阮歆棠,但还没来得及有下一步动作就都被荆南翊收拾得妥妥帖帖、再也不敢萌生不该有的想法了。
  后来大伙儿慢慢长大,阮歆棠出落得愈加肤白貌美。有一次乔维安喝醉了酒,乔楚伊听见他神思不清地说:“要是阿翊哪天不要糖糖了,你替我留个心,把糖糖哄来做嫂子。”
  她那时吓了一大跳,她从来没有瞧出过半点端倪。既然乔维安不露声色,那她自然也就把他酒后失态的事情埋入心底当做了一个秘密。
  而自从阮歆棠脱离了荆南翊未婚妻的身份之后,各家纨绔大少蠢蠢欲动的,不在少数。他们所忌惮的唯一一点,恐怕就是荆南翊迟早会对阮歆棠展开报复。但总归也有人不怕,不然阮歆棠母亲也安排不出相亲的事情来。
  说是相亲,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
  无非是想借着婚姻巩固两家的关系,而这个两家中的一家,自然是既得利益者段家。
  乔楚伊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她脱口而出:“糖糖,你退婚是不是因为你妈妈?”
  阮歆棠坦然对上她的目光,倏然笑了:“初一,我自己的爱情,我自己的婚姻,我想自己做主,有错吗?”
  她没有正面回答乔楚伊的猜测,四两拨千斤地拨了回去。
  乔楚伊不忍再继续追问下去,短暂的沉默后,扬起一张笑脸提议:“哎,不如今年你去我家过年吧?”
  阮歆棠看出好友的善意,笑道:“好啊,但我真的不一定回南城。”
  “我不管,你要是不回来,我就也不回了,直接飞回星城和你一块儿过年!”
  阮歆棠无奈地笑了,“我怕维安哥会冲过来把我赶出去,怪我把你带坏了。”
  “怎么会呢。”乔楚伊一想到乔维安,脑海中就浮现出多年前他喝醉的那次,于是顺势说道:“糖糖,我们家的人都很喜欢你,以后你要是不想去你妈妈那边过年,可以都来我家过。”
  阮歆棠在大年夜的前一天晚上飞回南城,乔楚伊开车来接她。大晚上的,乔维安不放心她们两个女孩子家,于是也跟了过来。
  回去的路上乔维安开车,乔楚伊与阮歆棠一起坐在后座。乔楚伊吐槽个不停:“我路都看不清,他还骂我开得慢,我真的是!别人家的哥哥都是把妹妹当小公主一样宠着,乔维安这个傻逼是要我把他当小公主啊!”
  乔维安佯怒:“乔楚伊,欠抽是吧?骂谁傻逼?”
  “谁叫乔维安谁就是傻逼。”
  “你看老子回去抽不抽死你。”
  “呵,傻逼。”
  ……
  阮歆棠看着他们俩兄妹斗嘴小吵,不由扬起了唇角。
  好像在轻松愉悦的家庭氛围里,连带着旁观的人也会变得快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