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女频 > 假千金被休后我穿来了(穿书) > 30、第三十章

假千金被休后我穿来了(穿书) 30、第三十章(1/1)

  柳昕昕设计了几种精彩绝伦的方式惩治柳衾衾,系统都表示那是另外的价钱,最后她只能选择最朴实无华的办法。
  以牙还牙,把这两包药物归原主,让药效尽快起效果,等事后再回收销毁了。
  柳昕昕为了以防万一,将这药包内的东西交个系统,自己则随便在里面塞了点东西,又缝回了礼裙上的原位,随后装作无事发生,将礼裙穿好,确认无误后,这才出来出了空间。
  继续向前走着,柳昕昕想想明明已经是快到盛夏季节,这满园春色却看得让人心旷神怡。
  她环顾四周,视线顿留在一株开得灿烂的牡丹上。
  “喜欢?”顾林义再次看到柳昕昕时,倒是已经可以平静处之。
  “世子爷。”柳昕昕转眸看了眼高大俊逸的顾林义,只是语调淡淡地打了声招呼,便又将视线移到了花上。
  “这么敷衍。”顾林义看得出来柳昕昕的心不在焉,对着她询问道,“看你精神不大好,最近很辛苦?”
  “就是之前失血过多差一点没命了,现如今身体还没有调养好,身体自然不大好。”柳昕昕淡漠地对着顾林义说道,“所以现如今自然是精神不怎么好。”
  顾林义看着心情不大好又挤兑自己的柳昕昕,这一次特地调查过的他没有之前那般愤恼,反而面带愧疚之色:“许是我的错,当时我确实是太冲动,不该如此对待你。”
  柳昕昕诧异地看向顾林义,转念一想,原文内的男主,确然是个人品极佳、才华横溢的男人,现在一看确然是很优秀的男人,起码不是那种明知道自己的错,却死鸭子嘴硬死也不认错。
  “我给你的那封休书呢?”顾林义往前跨了一步,直接来到了柳昕昕的面前,就见他微微倾身,将嘴巴凑到了她的耳畔,压低声询问道。
  “丢了!”柳昕昕就感觉一阵热气钻进了她的耳朵内,痒痒的,让她极不自在地向一旁避了避,“那东西我留着做什么。”
  “这样也好,你现在住在柳府怕是很不自在,不然搬回我府上,由我来照顾你,也算是对你的补偿。”顾林义近日听闻柳昕昕似乎一直打听离京的事宜,诚心诚意地对着她说道。
  柳昕昕一脸莫名,顾林义突然这是做什么?!
  “你好好考虑。”顾林义对着柳昕昕温和一笑,随即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柳昕昕茫然地看向远去顾林义,她大概猜到他确实觉得愧对于自己,所以才会如此,但是她可不会依附于顾林义。
  等顾林义远去,柳昕昕这才慢慢悠悠地走了进去。
  说来这里真的是美仑美奂,柳昕昕觉得能住在这里鸟语花香的地方,真的是一种享受。
  漫步在这左右两侧树木郁郁葱葱小径间,柳昕昕嗅闻着这属于树木和花香的自然芬芳。
  不想与柳衾衾在一起,省得等下出事了惹人怀疑,寻思找个地方独处会。
  结果却没想到居然遇上了之前见过面的那个胖乎乎的小孩子。
  “哇,是你!”这粉雕玉琢的男孩子开心地迎了上来,“要不要一起过来吃桂花饼?有好多好吃的。”
  “好呀。”柳昕昕正巧不晓得去哪里,便笑意满满地点了点头,随后便被他牵着走拉近了百花宛内一处小花苑内。
  就见他热络地邀请自己享用桌上的点心,柳昕昕便落了座,对着他柔声询问道:“你叔叔呢?”
  “有人找他,暂时离开了。”荣靖远端详着嫣然巧笑的柳昕昕,将桌面上美味的糕点推到了她的面前,“快尝尝,味道可好了!”
  “嗯。”柳昕昕小口小口地吃着糕点,跟着荣靖远询问道,“你今天出来,你叔叔不会说你么?”
  “是叔叔带我出来,说我近些日子学业进步了,带我出来散散心。”荣靖远自豪不已地昂起了头。
  “真是厉害。”柳昕昕毫不吝啬对于荣靖远的夸赞,对着他询问道,“这么久我还不晓得你叫什么名字呢。”
  “唤他汤圆即可。”荣锦辰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正巧听到柳昕昕的话一般,先荣靖远一步,开口说道,“你上次给的水果,他很喜欢。”
  “那些都是黑姐姐送来了?!我好喜欢!”荣靖远没想到那么好吃的水果居然是眼前的柳昕昕送来的,惊喜地说道。
  “回头我再托人给你带些。”柳昕昕看着荣靖远如此喜欢,便开口笑着说道。
  “谢谢黑姐姐。”荣靖远展颜一笑,立刻开口对着外面候着的丫鬟下令道,“过来。”
  在外候着的丫鬟听到里面荣靖远的呼唤,忙走了进来,恭敬地等着他的命令。
  “再上些点心。还有花茶。”荣靖远面对那丫鬟时,笑意收敛,整个人像是个小大人般威严。
  柳昕昕惊讶地看着荣靖远的神色变化,随即再看向在他身侧落了座的荣锦辰,两人这个时候看起来还真的有几分相似。
  “等你们也会去宴席上么?”柳昕昕好奇地看向荣锦辰和荣靖远,对着他们笑着询问道。
  “不了,等下便回了。”荣锦辰看了眼一脸期待地看向自己的荣靖远,微微摇头。
  荣靖远早知道会这样,所以也没有表露什么,只是心底还是略有些不自在。
  看出来荣靖远有几分失落,柳昕昕忙乐呵呵地给他说起了有意思的小故事转移他的注意力。
  荣锦辰在一旁听着,心底倒是有几分惊讶,其实很难相信靖远会与她如此亲近,看着听得津津有味的靖远,顿觉得偶尔这样稍稍休息放松片刻也不错。
  这时数个丫鬟端着一盘盘精致的糕点走了进来,随后带着四溢花香的花茶也被端了上来。
  柳昕昕一下子被这香气迷人的花茶给吸引了,捧起杯子便品尝了一口,果然是很好喝,就感觉之后口中呼出的热气都带着花香气息。
  荣锦辰和荣靖远似乎对这一类的茶并不是很喜欢,都没有饮用。
  柳昕昕很喜欢,不过她没忘了正事,对着准备离去的丫鬟询问道:“那边宴席是什么时候开始?”
  “应该快了,小姐若是要参加的话,还是尽快去入席。”顿住步伐的丫鬟听到了柳昕昕的问话,忙低着头恭敬地回道。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柳昕昕想想可不能耽误了那边的宴席,忙站起身来对着他们两人抱歉地说道,“那我先走了。”
  “好吧。”荣靖远无奈地看着准备离开的柳昕昕,只能点了点头。
  等柳昕昕远去,荣靖远才忍不住询问道:“皇叔,以后可有打算娶她?”
  荣锦辰微微皱眉,看了眼荣靖远,并没有作答。
  “皇叔若是无意的话,朕想让她入宫。”荣靖远语出惊人地开口说道。
  荣锦辰听了这话,直接将手中的茶杯给捏碎了……
  “成何体统!”荣锦辰不悦地看向荣靖远,对着他斥责道。
  “这又不是什么不合规矩的事情。”荣靖远表示不解。
  “她不合适。”荣锦辰不打算解释太多,松开将杯子捏成粉末的右手,抹去掌心的白色粉末,他也站起身来对着荣靖远说道,“该回了。”  
  荣靖远还是觉得纳闷,为什么她不适合,不过看着荣锦辰的样子,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这边柳昕昕进入宴席中后,才发现这一次似乎跟上一次的百花宴不太一样。
  那边长乐公主荣清泫站在台上正对着众人说起这一次花艺比试的规则。
  柳昕昕一脸茫然,不是来赏赏花、吃吃饭么?怎么突然一下子变成了比赛了?!
  她惊讶地发现在场参加宴席的小姐们,包括柳衾衾可都是兴致昂昂、跃跃欲试,看起来要趁着这一次的机会一展才华,成为众人仰慕的对象。
  像是柳卿逸这样被邀请来参加的年轻俊后生面前皆摆放着文房四宝,看来是用来作画的。
  柳昕昕细细一听,原来这就是插花大会,万幸她之前买了本价格优惠的《插花(初级)》,没想到居然又能够派上用场,实在是让她感慨这钱花得值!
  柳昕昕松了口气,若是比试插花技艺的话,她倒是不虚,虽然谈不上登峰造极,但是起码不至于让柳衾衾如愿地那般丢人现眼。
  许是柳衾衾一直以为自己不过是个卑贱对丫鬟出身,想以这种方式来羞辱自己。只可惜,她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软弱什么都不懂的原主了,可以任她随意羞辱!
  柳衾衾适时地回头看了眼柳昕昕,没有错过这女人听闻长乐公主提及花艺比试的吃惊。她微微一笑,回过头来,心道这样粗野的女人怎么会懂得这种雅致的花艺技艺。
  之前柳衾衾可是记得柳昕昕借着一些对花的粗浅知识与长乐公主攀谈贴近,这一次她要让荣清泫知道,这女人终究就是个卑贱无知的下贝戋人。
  柳昕昕故作紧张地四下旁顾,毕竟若是太胸有成竹,柳衾衾说不定心底会有所疑虑,不如就顺了这恶毒女人的意,让她再得意一会,反正,很快她便再也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