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女频 > 八零之佛系炮灰最好命 > 3、第 3 章(捉虫)

八零之佛系炮灰最好命 3、第 3 章(捉虫)(1/1)

  第二天一大早,夏东夏南就赶着驴拖着板车来到了家里。
  夏父夏母也都并没有睡好,唯一睡好的可能就只有夏婉了。
  夏婉这一觉睡得很沉,如果不是夏母过来喊她可能她还不会醒。
  “婉婉,快些起来吧,你大哥二哥已经在外面等你了。”王秀芹晃了晃夏婉。
  想到今天要做的事情,夏婉一激灵的坐了起来。
  看着已经是十六岁的大闺女却还十分孩子气的夏婉,王秀芹叹了口气,试试探探的问道:“你真的要去公安局呀?不如去镇上看看大夫就回来吧。”
  “娘……”夏婉看着面前这位眼含期待的老母亲,根本讲不出什么大道理,只能说一些干巴巴宽慰的话:“您放心,我没事的。”
  王秀芹晓得自己说什么也不管用了,自家闺女从小就犟,就像那个顾军,什么也不管就要嫁给他,连学都没心思上。
  虽然家里没想过闺女能考上大学,但是闺女的心思明显的很,一回家就成天往男劳力干活的地里跑。
  要不然她爹也不会把顾军给送走。
  王秀芹对顾军还是有些不满的。
  夏婉其实四肢还有点发软,但是不敢跟王秀芹说,要不今天这个镇上是去不成了,只能自己硬撑着向外走去。
  还好王秀芹也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只是上炕将被子收了起来,并说道:“外屋给你准备了热水,你兑一兑,别直接用凉水洗。”
  夏婉:“好。”
  经过一番折腾,终于准备好出门,夏婉坐上板车长舒了一口气。
  夏南笑了:“小妹,坐好了,我们走了。驾~”
  夏婉头一次坐这种板车,下意识的抓好车边的边框,结果就听到了夏南肆无忌惮的笑声,而车一点也没动。
  夏婉:……
  夏南:哈哈哈哈哈
  夏东:忍住不笑
  “行了,再不走要晚了。”夏东看小妹羞赧的脸都泛红了,连忙说道。
  夏南边笑着边一鞭子打下去,驴子踹动两下蹄子,将板车慢悠悠的拉了起来。
  夏婉一开始坐在板车上还十分新奇,不停地往路两边张望,然而才过了一会,就有些困倦起来。
  她觉得有点不对劲,从昨天刚穿过来的时候就昏昏沉沉的,她一直以为是落水的后遗症。
  结果她已经从昨天晚上睡到早上了,怎么还是这么困呢。
  夏东有些担心夏婉,一直不断的向后瞧,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夏婉的状况。
  “婉婉,别睡着了,路上有风。”夏东皱了皱眉头,尽管现在还是夏天,但是夏末天气已经有点凉,更何况现在还早,没到热的时候呢。
  夏婉强撑着眼皮答道 : “嗯……”
  最后夏婉还是没撑住,迷迷糊糊睡了过去,幸好王秀芹想的比较全,不仅给他们带了粮食,还准备了一床稍微厚了点的被子。
  夏婉一躺下就蒙上被子睡了过去。
  夏南:“小妹这有点不对劲呀。”
  夏东:“尽量走稳着点,我们先去医院。”
  夏南:“得嘞。”
  到镇上花费的时间不太久,驾着驴车花了一个半小时,这还是因为夏南尽量放慢了速度以求稳当。
  一般情况一个小时也就够了。
  但如果步行的话,就最起码要两个多小时,夏婉之前高中也是在镇上读的。
  到了医院门口,夏婉被叫了起来。
  睡了一路,夏婉白净净的小脸红扑扑的。
  “大夫,我妹妹怎么样,她之前落水有什么影响么?”夏南紧张的问道。
  大夫皱着眉头看向夏婉:“她被救上来之后一直这样么?身体有什么反应没有?”
  夏南也疑惑的回头看了看夏婉:“没什么反应,就是特别嗜睡,人也经常没精神。”
  夏婉补充道:“还有点四肢无力。”
  大夫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这就奇怪了,你现在可是38度多得高烧,而且肺部还有明显的炎症,居然不咳嗽?”
  夏婉:“大夫你是说我现在有吸入性肺炎?”
  大夫抬头看了她一眼:“小姑娘懂得挺多呀。”
  夏婉笑了笑:“那大夫你能不能帮我开个证明,证明这是溺水引起的?”
  大夫:“一般来讲吸入性肺炎不一定的溺水引起的,只不过听你的叙述溺水引起的可能性比较大。”
  夏南:“大夫,你可不知道,我家小妹是被人推进去的,我们拿到医院的证明好找那家人算账。”
  大夫看着眼前可怜巴巴,脸色泛着不正常红晕,嘴唇苍白的小姑娘沉思了一下:“我们医院没有开这个证明的先例,但是按照你们口述的病情,病因会在病历本上详述。”
  接着想了一下,又补充了两句:“病因可不是随便闹着玩的,要是源头不对是会影响治疗的,这个你们要考虑清楚。”
  夏东:“这种事情谁会说谎呢。”
  大夫点了点头,随手在病历本上写下几行字递给夏南:“你们先去带她输液,然后再把口服的药拿回家。拿完药过来找我,我告诉你们怎么吃。”
  夏东:“麻烦大夫了。”
  说完带着弟妹一起走了出去。
  夏南:“哥,我们先去带小妹打吊瓶,然后你陪着她,我去拿药,再去问问大夫怎么吃。”
  夏婉:“谢谢二哥。”
  夏南没应声,抬起手揉了揉夏婉的头。
  夏婉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什么都不用做,只坐在那里等着打吊瓶。
  夏东忙活完了,坐到了夏婉的身边:“等一会儿护士配好把吊瓶拿来,我们先等等。”
  夏婉:“嗯。”
  不过清醒状态的夏婉有些闲不下来,虽然还是有些困,但她对这个新奇的世界好奇极了,这就是中国以前的样子呀。
  可能这个年代大家还没有什么有病来医院的意识,基本都是在乡下几个村共用的卫生院解决,所以医院的人并不多,可不像现代那样热闹。
  夏东也四处看了看,结果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婉婉,那个是不是你高中的老师?”
  夏婉看过去,仔细的记忆中翻找了一下,原主的记忆虽然已经接受完毕,可并不像自己原本的记忆,只是单纯的存储在脑海里,用到的时候还要自己去找。
  感觉到夏婉呆住了,夏东疑惑的看向她。
  夏婉不确定的说:“是吧……”
  夏东抽了抽嘴角,他不过是送过夏婉几趟,就已经记住了她老师,结果她这个上了两年学的人倒不确定了。
  “过去打个招呼吧。”夏东将夏婉拽了起来。
  夏婉犹犹豫豫的走了过去:“李老师好,您怎么了?”
  李老师:“夏婉?你怎么也在医院,我这没事,老毛病了。”
  夏婉:“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有点发烧。”
  寒暄了两句,夏婉准备撤了,她当时只着重看了原主家人和在村子里的记忆,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别的熟人。
  李老师看着夏婉,想到她因为对自己的成绩不自信,都没有来镇里参加高考预选考试,有点自责平时对她的关注不够。
  自己这个学生的成绩在班里只能说是中等,这个成绩大学是没什么希望的,可是也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呀。
  不过还好,今年还有机会,也真是她们这届学生的幸运。
  “夏婉,老师听说你没去参加预选考试?要对自己的成绩自信一些,不要害怕。”李老师拍了拍夏婉的肩膀,“不过你们这届真是幸运,学校刚收到通知,高考改制了,现在高中要上三年才能参加高考,如果你还想上学的话,可以开学前来学校报道。”
  “好好学,考个大专还是没有问题的。镇里的同学已经都知道这个消息提前开始复习了,村子里的消息今天刚刚传达下去,应该会慢一些。在这碰到你也好,你也要抓点紧,有认识的同学可以提前通知一下。”
  夏婉听完这番话,一脸懵逼:如果没记错,我这个身体才十六岁吧?高考原谅她完全没有想过。
  .
  夏东见夏婉的样子,叹了口气,跟李老师道完谢,领着夏婉去打吊瓶了。
  只是心里一直在琢磨,看来要回家跟爹娘商量一下,想个办法让婉婉好好学习。反正顾军那小子也走了,这回没有什么能影响小妹的了。
  夏婉还沉溺在年龄的震惊中,并不知道,属于她的高三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