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女频 > 乖乖 > 12、第 12 章

乖乖 12、第 12 章(1/1)

  宋温言进屋的时候贾柔君还没休息,她坐在沙发上,放下咖啡温柔的看过来,看到女儿站在门口,朝她招手笑道:“愣着做什么,过来。”
  宋温言在母亲身边坐下:“爸爸呢?”
  “你爸还在公司处理点事。”
  “妈妈在等爸爸吗?”
  贾柔君摸摸她的头发:“不,妈妈在等你。”
  大概全天下的母亲都不放心女儿在夜间出门,贾柔君纵然开明,可也不太放心。
  宋温言靠在母亲怀里:“我都多大了,你还不放心我吗?”
  “习惯了。”
  贾柔君轻拍女儿背脊,看出她失落的神色,问:“跟朋友约会不开心?”
  “开心。”
  贾柔君并没有追问。
  女儿长大了,很多心事并不是关系亲密就能说的。贾柔君很明白。
  宋温言想了想,抬起头,有些犹豫的问:“妈妈,假设有两个人曾是非常亲密的朋友,可有一天其中一个发现另一个背叛了她,这个人该怎么办?”
  贾柔君抿唇淡笑:“是真的背叛了吗?”
  宋温言点头:“她亲眼目睹的。”
  贾柔君端起咖啡,抿了一口:“两个人谈过这个事吗?”
  “没有。”宋温言低声说:“她不敢问。”
  贾柔君闻言一顿,看着宋温言,并没有问她为什么不敢,反倒是迂回地道:“被背叛这种事确实让人伤心,可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感情,也没有无缘无故的背叛。她或许可以去弄清楚真正的原因,至少对得起自己,没有让曾经付出过的感情变得不明不白。你觉得呢?”
  宋温言怔了许久,贾柔君笑着拍拍她:“去睡觉吧,妈妈也累了。”
  宋温言嗯了声,松开抱着母亲的手。
  贾柔君没有多言,上楼时又回头看了看宋温言出神的模样,心底一叹。
  宋温言独自坐在沙发里想了很久,直到家里的阿姨提醒她回房睡觉,才回过神来。
  第二天在学校,宋温言却收到一个陌生包裹,里面是一堆照片,照片中是肖燃的侧脸或是背影,他身边跟随着一个姑娘。
  镜头扑捉下,他们时而拥抱,时而亲吻,时而亲密的说话,两人看起来亲密无间,显然是热恋中的情侣。
  宋温言再次看到这些东西,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震怒,被妈妈开导后,她竟产生一种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感觉。
  或许……
  可能……
  这个男人并不是肖燃。
  宋温言把所有照片收起来,若无其事的上课。
  三天后的周六,她很早就出门,经过三天的打听,找到了一名私家侦探,并约她在餐厅见面。
  私家侦探是个十分漂亮的姑娘,宋温言开门见山把照片拿出来给她:“我想查一个人。”
  私家侦探看了眼照片上的男女,笑着点头:“查这个男人?”
  “不。”宋温言点了一下照片上程阮的脸:“我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在搞什么,以及四年前发生的一件事。”
  她一顿,认真问:“侦探小姐能帮我查到四年前发生过的事吗?”
  侦探耸肩:“当然,这是我的专业,只要是真实发生过的,我们总能找到蛛丝马迹。小姐放心。”
  宋温言点点头,把四年前发生过的事通通告诉了她。
  从餐厅出来的时候,外面下了雪。
  宣城已经是冬天了,她回国也几个月了。
  她今天没带伞,为了不引起人注意,没让家里的司机送。
  宋温言站在路边打车,头顶忽然遮过来一把伞,她以为是肖燃,回头却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唇边的笑有些僵硬。“先生,你是?”
  上官临没错过她眼里一闪而逝的失落,不动声色的勾起唇:“我也打车。”
  宋温言蹙眉后退,这男人浑身上下皆是名牌,气质优雅,卓尔不凡,不像是普通的上班族。
  她不会真的傻到去相信这个“打车”的言论,倒也没有拆穿,只默默退出伞外:“谢谢先生,我们不认识,不用照顾我。”
  上官临微微挑眉,上前一步,伞倾斜过来,遮住即将落在她身上的皑皑白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没必要躲。”
  车来了,宋温言招手,出租车停在路边,她打开车门。
  上官临笑道:“不打声招呼就走?”
  宋温言虽然不喜欢陌生人的突然搭讪,却也礼貌回道:“谢谢,再见。”
  她坐上去,车很快开走。
  上官临看着渐行渐远的车辆,轻勾起唇角,助理下车走过来,停在两步外低声提醒:“上官先生,我们还要去谈生意。”
  刚刚车开到这个路口,谁知道上官临突然让停下,接着就拿着伞过来为一个姑娘挡雪。
  助理是看不懂上官临眼神中的意味深长的,只觉得这样的老板份外可怕,似乎从第一天见到这个姑娘开始,他就开始惦记着,还总是有意无意的让人查探她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简直像个变态。
  **
  宋温言直接回了家。
  从出租车下来的时候,她远远看到了肖燃。
  他穿着黑色外套,简单的毛衣和长裤,靠在车旁,侧脸线条凌厉硬朗,正垂着头抽烟,烟雾缭绕,他动作散漫倦懒。
  宋温言没出声,看得有些愣了。
  肖燃似有所感,目光穿过下落的雪落在她身上。
  他瞳孔紧缩,突然大步跑过来,一把将她扯进怀里,用外套裹住她:“你成心急死我是不是?”
  他弯腰把她横抱:“把脸藏在我怀里。”
  “肖燃。”她轻轻勾起唇,嗓音软软的。
  “闭嘴,快点。”
  宋温言听话把脸藏进他怀中,肖燃快步走向自己的车,把她放下,打开车门将她拉进车里。
  车里很温暖,他尤觉得不够,快速脱下外套裹住她,看着她冻得发白的小脸,神色不悦:“去哪儿了?”
  宋温言说:“跟朋友去餐厅吃饭了。”
  “怎么不带伞?”
  “我出门的时候没下雪。”
  肖燃叹气,无奈的搓搓手,去暖她的脸:“冷吗?”
  宋温言摇头。
  她这么乖,肖燃天大的脾气都发不出来,心里软得棉花似的,拿出车里的热咖啡,拧开瓶盖为她吹温,再亲手送到她唇边。
  宋温言眼神温和:“我可以自己来。”
  肖燃唇线紧抿,显然是不退步。
  宋温言无奈,就着他的手喝了几口,一股暖流窜遍全身。
  “谢谢你。”
  肖燃把她抱进怀:“我一刻不看着你,你就让我担心。”
  “没有啊。”
  她软软的反驳,肖燃什么气都发不出来,到头来还是好声好气的哄:“我今天带你去看雪,好吗?”
  “你什么时候来的?”
  “来了有两个小时了。”
  宋温言坐起来:“你怎么不打电话?”
  肖燃盯着她紧张的小脸,笑出声:“心疼我啊?”
  天寒地冻的,她自然是心疼的。
  可不愿意说。
  宋温言垂下眸,肖燃吻了吻她发丝:“怕你还睡着,舍不得打搅,谁知道你这么能折腾,大早上就跑出去。”
  她垂着头不说话,肖燃也不忍心教训,放柔了声线:“没有怪你,你下次出门记得带伞,多穿点衣服。”
  他皱着眉看了一眼她不算厚的衣服,越发的抱紧:“你就是想心疼死我。”
  宋温言轻声问他:“你吃饭了吗?”
  他忙完了公司的事,好不容易抽空陪她过周六,自然没空吃,不过看到她担心的眼神,肖燃不忍心逗她:“吃了,你回家换件衣服,我带你去看雪好不好?”
  “哪里看?”
  “跟我去了不就知道了。”
  宋温言听话回家换了衣服。
  她站在窗前,还能看到肖燃的车停在宋宅附近,宋温言轻轻叹息。
  其实真相是什么对她来说似乎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的肖燃仍旧陪在自己身边,这其实已经够了。
  她穿了一身便于行动的冬装,重新站在肖燃面前时,他盯着她看了良久,直把宋温言盯得不自在。
  她摸了摸头上的帽子,红着脸问:“不,不好看吗?”
  肖燃忽然拉下她的帽子盖住她眼睛,宋温言下意识的抬起手要拉开。
  “肖燃,你干什……”
  唇被他堵住,他的舌头伸了进来。
  一片黑暗里,宋温言只能感觉他在进攻掠夺,腰肢被他搂住,肖燃吻得更凶了。
  宋温言回过神来,牙齿颤栗,似乎咬到了他的唇。
  肖燃冷“嘶”一声,低低的一笑,离开她红润的唇,低沉沉问:“喂,宋甜甜,你不懂接吻啊?”
  宋温言的脸霎时通红。
  干脆也不把帽子拉开了,索性低下头。
  肖燃笑着伸手,想帮她把帽子拉上去,宋温言惊呼一声,用力盖住眼睛上的帽子,蹲下去捂着脸。
  鸵鸟得不行。
  怂怂的,超可爱。
  肖燃整颗心都软了,连忙也蹲下,就着她蹲在地上的姿势半跪下,把她抱过来。
  宋温言的帽子仍旧盖着眼睛,她长这么大就和他谈过一次恋爱,以前大家都青涩,亲吻也是点到即止,不会如现在的他这么色.气。
  宋温言真是又紧张又害羞。
  肖燃不去揭她帽子,眸色沉沉的看着她下半张脸和红唇,没忍住,低头又吻她唇角,宋温言缩了缩,到底没躲。
  肖燃哄她:“我教你。”
  他不是说说而已,果然在她耳边告诉她该怎么回应,宋温言红红的脸都快冒烟了,推开他站起身,一把拉开帽子,瞪他:“肖燃!”
  她底气不足的斥责:“你别乱说话。”
  接着便闷头坐进车里,低着头:“开,开车。”
  肖燃笑得不行,心情十分好的坐上车,小姑娘已经乖乖系好了安全带。
  她极快的看他一眼,撞进他深沉的眼神中,心里一突:“你别这么看着我。”
  肖燃单手懒洋洋地搭在方向盘上,手指刮她鼻尖:“甜甜。”
  “……干嘛?”
  “再亲一个呗。”
  宋温言迅速把脸转向窗外,肖燃低笑的声音传来:“做老师的都教你了,你这个做学生的是不是应该回报一下老师,嗯?”
  他真是……
  宋温言痛骂:“你无耻!”
  肖燃更乐了,拿过事先准备好的小毯子给她盖好腿,捏捏她的耳垂。
  他没再说话,只意味不明的轻啧一声。
  克制地舔干燥的唇。
  空气都燥热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