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女频 > 主角有话要说[快穿] > 3、错位男主有话要说02

主角有话要说[快穿] 3、错位男主有话要说02(1/1)

  这具身体的原主名叫何斯年,十七岁,是这所云星高中高三九班的学生。家境虽然普通,但他长得英俊,性格开朗,学习上等,曾经是家长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同龄人中领袖一般的人物。
  按照这样的成长模式,何斯年日后成就不说不可限量,总不会太差。
  然而,事情在他考入云星高中后开始急转直下。
  起先是因为拒绝高年级校花的示好而被几个行事桀骜的男生盯上,道理说不通还挨了打,何斯年不是什么逆来顺受的性子,自然选择奋起反抗。
  反抗的结果就是他将一个男生打进了医院里,伤得不轻,对方家长拿着诊断书让何家赔了五万元。何家就是一个工薪阶级的普通家庭,五万元对何家而言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即使何父何母并不怪何斯年,觉得这事儿是对方无理在先,但这件事还是打击到了何斯年。
  一旦流了血,出了事,校方对于那几个男生的挑事在先也不过是不轻不重的批评,反观何斯年一个反抗了的受害人,只因为他没有被对方狠狠欺负,还将人还击到了医院里,他就成了所谓的罪魁祸首。
  事情如果到此结束,五万元就当买了个教训,这道人生坎也不算太难过,可那几个在何斯年这里吃了亏的男生却不肯放过他。
  最让何斯年难以接受的是,那个索赔了五万年的男生,他当时所谓的重伤就是一点擦伤,根本没有医院诊断书上写得那么严重。那人家里有钱有权有人脉,搞一个假诊断书一点也不费劲。他也不差那五万元,就是知道怎样拿捏别人的软肋,戳人的心窝子。
  就这件事的内幕,还是对方洋洋得意地讲给何斯年听的,就是让他知道,得罪了他们是一个怎样的后果。
  何斯年心中恨极,却也明白他们之间由家境造成的差距不是轻易能够改写的。他不想再发生类似的事情,索性就躲着那几个人。
  何斯年主动退了一步,但那些人却是咄咄逼人,不肯放过何斯年。他们不仅利用所有空闲时间来堵何斯年,还收拾所有跟何斯年关系亲近的男生女生,硬是逼得何斯年的同班同学孤立他,还有几个同班被那些人收做小弟,专门在班级里欺负何斯年,不是往他书包里泼水就是撕他的作业教科书。
  躲不开,打不得,告到校领导那里也不过是和稀泥,何斯年那日子过得憋屈至极。即便如此,何斯年始终不曾向他们低头,始终挺直自己的腰板,认真谨慎地过每一天。
  估计没哪个学生像是何斯年这样,在学校连入口的水都得斟酌几秒。
  这样的坚持在半年前轰然破碎。
  一直欺侮何斯年的那几个高年级学长都是家里有背景,霸道惯了的,何斯年只是他们欺负的对象之一,不是唯一。何斯年的性子在逆境中虽然变了些,但骨子里始终是开朗认真的人,遇到不平事,他做不到转头就走。
  何斯年在一次霸凌中救下了一个差点被扒光了衣服的男生,那人叫李轩,会被孤立欺负据说是因为李轩喜欢男生的缘故。何斯年敢出手,是因为他已经得罪了那些人,不怕再多得罪些。至于性向,李轩喜欢男生又没吃他家大米,即使是同性恋也不代表李轩就会看上他,没这样自恋的。
  何斯年无所谓李轩的性向,同样也没兴趣交朋友,但李轩对何斯年的出手却很感激,小心翼翼地跟他交上了朋友。
  何斯年是万万没有想到那些人为了整自己会费那么多的心思,连仙人跳都用上了。
  在被孤立的大环境中,些许善意就能够变成难舍的温暖,即使何斯年自认不再需要朋友,还是被李轩打动,成了能够说得上几句话的朋友。
  然而,恰恰是李轩给了何斯年致命的一击。
  何斯年这一回被扣上的罪名是强迫未遂,虽然没有人明确地说出这个罪名,但李轩只需要露出身上些许痕迹和哭得委屈就够了。
  现场酒气熏天,几乎所有人都认定是何斯年在酒精下差一点对李轩做出那种事情来,但何斯年心中明白,他这是遭了暗算。
  李轩的确是校园暴力的受害者,但在这一次,他变成了帮凶与加害者。
  这件事最后被校方压了下去,一是因为这事儿说出去有损学校形象,二是李轩说他和何斯年是男男朋友,这事儿算早恋,不过因为何斯年的过于心急,李轩在事后就决定“分手”了。
  何斯年百口莫辩。
  不管这是不是仙人跳,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丢人,即使何斯年一向受到父母的宠爱,何父还是拿皮带抽了他一顿,准备给他转学。
  转学也好,这种学校再待下去,何斯年得疯。
  可是,都到了这种地步,那几个费心给何斯年扣了黑锅的男生还是不肯放过他,特意拦住了何斯年,告诉他:想转学?做梦。他敢离开云星高中,何父何母明天就失业。
  何斯年一开始没有理会那些人的威胁,由着何父着手准备转学的事情,直到因为何父工作上真的出现变故,何斯年才意识到,有权有势真的能够为所欲为。
  闹到了后来,何斯年主动提出了不转学的要求,紧接着何父那边差点丢了的工作也保住了。何父并没有将自己差点失业的事情跟何斯年在学校里遇到的事情联系到一起,但事实如何,何斯年哪里看不出来。
  何斯年寥寥十数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恶棍渣滓,要不是顾忌着自己的父母,他都恨不能跟这群人同归于尽。
  至此,那些人算是将何斯年拿捏住了,在学校里肆意欺侮,而何斯年一天一天地沉默下来,学习也跟着一落千丈,几乎看不出初中时候那个意气风发的飞扬少年的影子。
  何斯年的傲骨是生生被这些人折断的。
  五分钟后,接收完原主所有记忆的林徽末睁开眼睛,他的眼中泛着冷意,轻声自语:“其行可鄙,其心可诛,手段下作,果然是打得轻了。”
  何斯年身在局中,处处皆是泥沼,看得并不分明,但林徽末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却看出了些许端倪――那些人的恶意绝不仅是浮于表面的看不顺眼,他隐约看到了一双控制着这一切的手。
  整理好原主的记忆,林徽末开始接收系统369411传过来的世界剧情。
  事实正如林徽末的猜测,何斯年高中两年遭受的校园暴力是有人指使,为的就是将他彻底毁掉。
  此方世界的主线剧情是错位。
  何斯年其人,长相好性格佳,天生的领袖者,在初高中时便初露端倪,考入全国重点大学后就开始尝试自主创业,亲手创建的科技公司发展势头不小,再给他几年便能够成功跻身全国大企业。
  何斯年二十四岁的时候,一对夫妻找上了他。
  原来,何斯年并非何父何母的亲生儿子。二十四年前,何母在J市中心医院生孩子的时候,有一个孕妇跟她同时生产。因为医院的疏忽,她们在离开医院的时候抱错了孩子。
  何斯年的亲生父母是J省叶安集团的董事长和夫人,本身集团财力能够在华国排在前二十,林父出身的林家还是华国有名的几个世家之一。林家本身走的是军政的路子,林父是上一任家主的小儿子,家里一向纵着他,他就从了商,还搞出不小的名堂。
  叶安集团总部之所以设在J市,那是因为林母的家乡就在J市。林家如此家世背景,哪里是何家普这样通工薪家庭能够比拟的。
  许是缺乏来自家庭的关怀,许是林家所处的那个圈子极易腐蚀人心,相比年少有为的何斯年,养在林家的林瑜叶长成了一个标准的纨绔子弟。不提学业如何,他从小到大闯出来的烂摊子让其他人没少在背后幸灾乐祸,说林总虎父犬子后继无人。
  之所以会爆出林瑜叶的身世真相,还是因为林瑜叶跟一群纨绔子弟赛车的时候出了车祸,需要输血的时候发现血型不对。
  林父林母验DNA发现林瑜叶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后,顿时就将这件事跟大家族的阴谋诡计联系在了一起,同时发动人脉寻找自己的亲生骨肉。虽然相隔二十四年,但这些东西都是有迹可循的,他们很快就锁定在何斯年的身上。
  比起跟林父林母一点也不像的林瑜叶,何斯年的长相糅合了林父林母在相貌上的优点,乍看上去没有多少相似度,但跟这对夫妻站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人会怀疑他们不是一家人。
  意识到扶不上墙的林瑜叶不是自己的儿子而自己的亲儿子是他颇有欣赏的年轻企业家时,林父暗暗松了口气,但林家也没有强抢儿子的意思。儿子好不好都养了二十四年,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各归各位的同时就当两家都多了一个干儿子吧。
  亲生父母找上门的时候,何斯年成年已久,还有了自己的事业,算是旁人眼中的人生赢家。就是惊讶于自己的身世,但多年感情又不是说一句“不是亲生”就能够抹消的。他也不求着林家什么事情,就当多了一对疼爱自己的长辈,对这件事的接受度还算良好。
  何斯年能够对这种情况坦然以对,但从小肆意惯了的林瑜叶却接受不了这样的落差。林家继承人和养子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林瑜叶能够在那个圈子呼风唤雨,仗的就是林家的权势。结果,现实告诉他,他根本不是林家的儿子,而是一个普通工薪家庭的儿子,他这二十四年享受的一切都是偷来的,林瑜叶原本就不怎么样的心态顿时就崩了。
  尤其他发现,曾经被他视作囊中之物的公司财产因为何斯年的存在而大大缩水,就剩那么一点只能拿分红的股份。虽然那些股份保证林瑜叶日后生活无忧,但那点钱哪里比得上林瑜叶曾经享受过的豪奢。
  即使是养了二十四年的养子,无论是林家的人脉还是集团公司,终究还是要传给亲生的儿子。
  林瑜叶恨极了何斯年,认定是他的存在阻碍了他继承林家。
  接下来的日子里,林瑜叶一边死死巴着林家,讨好林父林母,一边利用他所能够利用的一切手段去迫害何斯年。
  只可惜,林瑜叶再怎么狠毒,他的智商手段摆在那里,即使何斯年一时不察吃了亏,但同样的手段奏效不了第二次,还让何斯年因此防备上了林瑜叶。
  林瑜叶唯一一次差点干掉何斯年还是借助了林家对头的势力。何斯年大难不死,林父林母借此认清了林瑜叶的人品,对他彻底失望,断绝了一切关系。
  林瑜叶最后落魄而死,完全算得上是他咎由自取。
  何斯年一生虽有坎坷,但他始终不忘本心,天赋努力不缺,最终让他在四十岁的时候成为了全国首富,家庭美满,一生热衷慈善事业,直接间接救助了很多人。待得他寿终正寝之时,更是为无数人所衷心追悼。
  这便是此方世界的天道为气运之子何斯年计划安排的人生路,即使过程中略有偏差,但最终结局是完满的。
  事情的进展本该如此,但……
  “可是林瑜叶?”林徽末略一沉吟,从何斯年记忆的某个角落里刨出一个浅淡的身影来,那满眼嘲讽幸灾乐祸的模样跟其他人并无不同,但那张脸却本该是二十四岁的何斯年该熟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