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短篇女频 > [娱乐圈]人间深河 > 3、chapter 3

[娱乐圈]人间深河 3、chapter 3(1/1)

  金泰暄奂金T珍忽然就越了大家一大步,朝着那个特别的练习生近了些,忽然就开始有些焦躁了。
  就好像,某种既定的规则被打破了。
  谁不对那个孩子好奇呢?可到底会因为那冷淡又寡言的样子,而踌躇了些,短时间内也止于日常问候,深入一些的交谈自然就没有。
  而金T珍成了那个第一人。
  决定抛弃那种莫名的胆怯,金泰晗露了决心,要重新用一次全新的自我介绍来洗刷自己在全郗那里糟糕的初介绍时,就出事了。
  当金泰旰推渌人做着练习,忽然听到冲进来的人说:“呀!那个中国练习生好像要和人打起来了。”整个人都懵了。
  被郑号a压着背缓缓压下做体前屈的金泰辏顿时一个后仰,郑号a本来摁在他背上,猛地给他一掀给坐地上了,懵了两秒,还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呢”,就看到金泰旰偷簧一样起身,然后又和个炮弹似的冲出了门去。
  金泰曷脑子都是:“打架?打什么架?就全郗那个瘦瘦小小的样子,两拳下去都不够人打的!”
  结果他刚冲出去,就看到走廊上的“打架现场。”
  状况比他想象的要好一些。
  金泰暾A苏Q劬Γ感觉有点懵。
  被几个练习生拉着的那个应该就是和全郗打架的人了,金泰昙堑盟叫朴叙勇,只听他嘴里翻来覆去骂的几句全是要被“哔――”处理的词汇,反正连脾气实在不错的金泰暌踩滩蛔〕料铝肆场
  他来公司比全郗早,自然知道这几个练习生自成一个小团体,也有听过他们会欺负新来的练习生,可是在韩国这种长幼尊卑极为严苛的地方,默许的规则下,作为后辈加弟弟的练习生,被指使暗带欺负简直是司空见惯。
  后面扯住那人的是和那人关系好的几个练习生,嘴里说着“这是公司,你消停点吧,老师等下被找过来了”。说是那么劝着,但实际上样子却满不在乎。
  意思很明显,如果不是在公司的话。
  毕竟面前的小子没朋友没后台,甚至连韩语都还说不流利,一个外国的小子,一点尊敬“哥哥”“前辈”的道理都不懂,让他去买瓶水还当听不见,给点教训让他知道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
  金泰昕醋湃郗还透着些许幼嫩青涩的少年面孔,分明好看的,上面却并没有什么表情。
  生气也好害怕也好,都没有。
  比起冷漠,那更像是一张强大的屏蔽网,阻绝了那些恶意,毫不动摇,连生气都懒得。而他越是这样,对面的人越显得像是跳梁小丑。
  他听懂了吗?还是没听懂?
  金泰瓴恢道,可是他自己却听的太清楚了。
  沉着脸,实在不像往常总是开朗的样子,金泰曷蹩步子想上前去把全郗带走。
  就算这个孩子不介意,不代表他不介意。
  才走过去几步,就看到那个人挣开同伴的手,举起胳膊朝全郗走过去,金泰晁布浯竽砸黄空白,第一反应是冲了上去先挡在全郗身前。
  接下来,真的就像电视剧一样,那个拳头过来的时候,身后的少年在瞬间伸手攥住了对方的手腕。
  眼见那拳头就离自己的鼻梁差半个指头,金泰昃魂未定的看着,下意识的为自己的鼻梁保住松了口气,然后视线微微上移,看到了自己耳边伸出去的那只手。
  那个攥着对方手腕的手往日里修长漂亮的像艺术品,此刻却用力的青筋泛起,于之相比拉开自己的另一个手的力道却很轻柔。
  让人觉得,他应该就是这么温柔的孩子。
  只是他的温柔不是对自己有恶意的人,金泰昕吹缴倌暝诶开自己后,在那边赶来的老师面前,抬脚就用力且干脆地将那个还想用另一个手打过来的朴叙勇直接踹倒在地。
  不带一丝拖泥带水,正中对方肚子那里,一脚就足够,甚至那后劲让那人往后摔倒的同时,撞到了他身后的那几个朋友。
  而做完这一切的全郗,却连眼神都欠奉,也没有什么开心或者得意,只是把目光移到了还傻愣愣的金泰晟砩希冷淡的眼神里,似乎还带了点疑惑。
  这点疑惑让他的表情有些生动,似乎手里再有个放大镜的话,他会对着金泰曜邢冈偾魄啤
  那边的金南浚几人恰好看到了,有点想笑。
  金泰甑故敲蛔⒁獾剑嘴里喃喃的念着什么,和后面田怔国同时响起的声音重合:“中国功夫?...”
  朴老师已经走到身前,对站在那里仿佛什么都没做过,但他方才明明白白看到他动手,不,是动脚的全郗说:“你胆子真是大啊全郗。”
  那样子,似笑非笑,似怒非怒。
  仔细听来,好像还有几分欣赏?
  金泰旯瞬坏米约郝移甙嗽愕南敕ǎ马上和老师说不是全郗先动手的。
  “我知道。”朴老师看了眼全郗,他到的刚刚好,看到的是对方动手,金泰昃热耍然后全郗动手反杀的全过程。
  而且如果他看的没错,在练习生朴叙勇冲过去的时候,全郗看似漫不经心实际脚下和身子都已经有些侧移,如果他看的没有错,那是打算直接闪开让人挥空拳摔地上去的。看样子完全不准备动手,倒是很聪明,毕竟不管对错,只要在公司里动了手到时候挨骂惩罚的肯定都会有一份。
  然而泰暾夂⒆右膊恢道怎么蒙头蒙脑地就冲上去了,全郗就直接出手,噢,还动脚了。
  说实话,如果这不是练习生之间的矛盾,作为老师实在不能直接表现什么,朴老师还真的要给全郗刚刚的反应叫一声“漂亮”。
  不管是自己面对时可以闪开还让对方咎由自取的判断,还是面对被人保护时,毅然不再息事宁人直接出手的样子,这孩子看似冷淡,却有着非常难能可贵的品质。
  不惹事,不怕事。
  这就是他吗?
  对于练习生的品行也自然看重的朴老师,表面还是一副严肃的样子,仿佛什么都不会通融的样子。
  然而看着被打的一脸怂的男练习生,还有正看着金泰甑娜郗,心里的天平都已经无声倾斜。
  甚至不用仔细再问,他都清楚这场事端是谁挑起的。
  全郗这孩子会主动惹别人吗?别说他现在的韩语水平,能和别人聊个天都算不错了。而且朴老师自己有眼睛,这大半个月下来看得到,以这孩子冷淡的性格,主动惹别人也完全不可能。
  见全郗就和那个练习生一起被朴老师带走,站在原地的金泰昕醋哦苑侥怯行┑ケ〉谋秤埃张了张嘴,可是却只吐出一句干涩的:“全郗。”
  本以为对方听不到,却看到了那孩子微转过头看了过来,冲他说了声:“谢谢。”
  还是有些淡而平静的语调,却带着真诚。
  是他的声音。
  而且是在对我道谢呢。
  金泰赉蹲。等他回过神,道谢完的全郗已经继续跟着老师走远。
  他扬起笑容,在众人奇怪的目光里,原地用力的蹦了一下,双手握拳:“yes!yes!”
  而且...“谢谢”的韩语发音好可爱,金泰昴源里不断循环刚刚全郗的声音。
  田怔国推了推旁边的郑号a:“哥,泰旮绶枇寺穑俊
  差点挨了拳,转眼还能这么疯。
  不愧是四次元的泰旮纭
  不过比起这个,田怔国对方才全郗的动手更有兴趣,看着不声不响的,没想到有那么漂亮的身手。
  田怔国看看自己的手。
  越想越觉得那个画面真的很帅气,一瞬间,全郗的形象在他眼里更清晰起来。
  平日里虽然住在同一个宿舍,但一来田怔国小小年纪就做了练习生,本身就是有些怕生不易熟的性子,很多时候习惯了跟在更熟的哥哥们后面,和全郗并没有什么交集。
  加上虽然一起住,但其实除了练习时间,田怔国在宿舍并不经常遇到早出晚归的全郗,全郗走的时候他还在睡,全郗回来的时候...他又睡了。而到了练习室,都几乎只顾着练习,想着当天的动作,也就更没有什么机会了解了。
  虽然有时候好奇的想过全郗总是出去干什么,有点神神秘秘的,但也没有深究过,毕竟旁人的私事,想那么多也不太好。
  所以田怔国现下回想起来,对对方的印象好像还停留在“这哥长得真好看”上面,现在应该多加一点:这哥身手真帅气!
  而金泰瓴挪还鼙鹑嗽趺聪耄他高兴完,又马上愁了起来。
  刚刚全郗动手了,而且看情况闹的这么大,社长也应知道了,朴老师该不会是要带他到社长那里吧,如果是的话肯定会被骂吧?严重的话,可能还会被退社?
  才为自己在全郗那里印象有所更改的金泰曜チ俗ネ贩,越想越可怕。
  金南浚把呆呆站着的金泰瓿痘亓废笆遥最近总觉得金泰旯止值模刚刚更是吃惊他的举动
  平时怎么没看出来他是这么热血的人?
  结果金南浚把金泰瓿痘亓废笆颐欢嗑茫就看一直咬着手指眉头皱的越来越紧的金泰辏和个猴子一样又窜了出去。
  金南浚:吃错药了?
  他又想到方才的事情,那孩子会怎么样?会被退社吗?T珍哥昨天才回家了,如果回来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
  哎。
  习惯性操心的金南浚扭头看着hj其:“哥,怎么办?”
  hj其正想着刚刚那一幕,听到他没头没脑的话,莫名其妙:“什么怎么办?”
  金南浚:“那孩子退社的话,T珍哥应该会伤心吧。”毕竟看得出来,硕珍哥好像挺喜欢全郗的,递了那瓶水聊起来以后仿佛打开了某扇大门似的。
  昨天回家的时候还很开心的说这次回来给全郗带点好吃的补一补,毕竟还在长身体呢。
  搞得当时田怔国就一脸懵:啥?我呢?
  当然金南浚也不希望全郗退社,毕竟虽然不熟,对那孩子的印象却并不差。何况他们都看到了他只是正当防卫,甚至可以说是保护了金泰辍
  想着这事如果到了社长他们那里..金南浚有点担心全郗能不能解释的清楚。
  别的不说,他韩语还不太熟吧。
  hj其顿了顿:“不知道。”
  连自己未来的路都看不清,左右不了,哪里操心得了还没认识多久的孩子。
  想是这么想,但想到那个孩子会因为这件事而离开的话...
  虽然并未走的太近过,甚至除了练习也没有任何其他时间更多相处的记忆,可是hj其此刻脑海里,却忽然闪过那个孩子结束一天练习沾了些汗水的脸,随意抹掉汗后,转头背起背包一边拿着日韩词典一边往外走的模样,单薄又笔直的肩背,安静又沉着。
  后来偶然在街头看到他望着一个店贴在门外面的招聘单,走出的店长和他说了会儿话,又摆摆手,少年点点头,又转身离开了。
  那种习惯了被生活所推着向前走的背影,有一瞬间让hj其好像看到了自己。
  可是很多时候,生活并不会多温柔,再辛苦也不一定会得到等价的交换。
  啧。
  hj其把喝到还剩了一半的水瓶拧紧,往旁边一丢,站起来到了舞蹈镜面前重新练舞。
  心情一时之间说不出的糟糕。
  透过镜面,却又看到金南浚站了起来,和郑号a说了什么两个人一起出去了,hj其转身,面无表情地扯住了想做小尾巴的田怔国。
  “...哥,我马上就回来。”田怔国不知道hj其突然拽住自己是什么意思,以为他是觉得自己想偷懒不练习,解释道。
  结果就看到hj其扯着他开始往外走:“既然那么在意,就去看看。”
  田怔国:????
  不是,我又没说,你怎么知道我想去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