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书库 > 国潮1980 > 第五百八十一章 背后痛骂
         宁卫民是如何想办法自圆其说,去应付霍欣父母的,暂且不去管他。
    比较有趣儿的一件事,倒是这小子的人缘,其实并不如他自以为的那么好。
    至少与此同时,另一个姑娘的父亲,就恰恰在背后痛骂着他。
    谁呀?
    就是蓝岚的父亲,古建专家蓝教授。
    敢情这天下午的时候,蓝教授的老朋友,也是老同事,古建队的副书记江凤山来访。
    他们的友谊是一瓶将近二十来年的老酒。
    江凤山因为昨天刚收到亲戚从金陵寄过来的金华火腿。
    想着蓝教授也爱吃,就赶在年夜饭前送来了半只,当做年礼。
    顺便也想看看蓝教授最近有没有入手新的字画,这是他们共同的喜好。
    字画看完了,俩人坐下喝茶聊家常之外,难免也得聊聊古建队的工作计划。
    这江凤山就随口提起了天坛公园北神厨的修复工程。
    告诉蓝教授,建筑主体修复工程已经完毕。
    但根据皮尔-卡顿公司后续的规划,为了便于餐饮业的经营需要,春季开始的室内工程恐怕不能完全修旧如旧。
    不但得在北神厨的后面加盖一个厨房,把北神厨原有的墙体打出一个洞口才行。
    而且主要建筑的藻井,还得按照资方的要求改造得富丽堂皇。
    另外,室内还要金砖慢地,要修雕花碧纱橱,甚至做一个小戏台。
    结果他的这番话一下就惹怒了蓝教授。
    蓝教授固执的认为,古建类所有的瓦、木、油等活儿都有规矩地讲究,工料就各不相同,风格各异。
    北神厨自有其建筑规制,是研究外国古建难得的实物依据作用,格局更是不容乱改。
    如果弄得面目皆非了,谁要进行研究工作去哪儿看去!
    尤其是用这样的古建去开办餐饮企业,搞的烟熏火燎的。
    这就是资本主义想要糟践我们宝贵文物的乱命,白白糟蹋了古建队的一番心血!
    江凤山没想到蓝教授这么激动。
    这才想起了这工程本来是他的,后来还临阵换将让别人把他替下了。
    自然心里后悔不迭,赶紧开解他。
    说资方原本就不是做善事,他们出钱修复古建,总得从别的地方赚回来。
    谁让咱们国家资金紧张呢,目前来看,这种办法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偏巧这时候蓝岚听见了,走过来,也引用“子贡赎人”的典故表示支持江凤山的话。
    还夸宁卫民的“坛宫”饭庄风格独特,都成了京城如今最有名的美食博物馆了。
    希望父亲不要太过苛刻的看待这个问题。
    可惜啊,好心办坏事。
    其实蓝岚要不插口还没事,这一下,反倒刺激了蓝教授的神经。
    蓝教授一方面觉得女儿不尊重自己,在老朋友面前让自己有失颜面。
    另一方面,他又想到了蓝岚和宁卫民过去的事儿,以为蓝岚和宁卫民私下又有了接触。
    他不禁疑窦丛生,大为光火。
    于是文人的义气,父亲的专制,共同促使他勃然大怒。
    当众训斥起女儿,说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变得世俗化的,文化和艺术一旦染上钱就变得有铜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