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书库 > 朕就是亡国之君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勋章…又见勋章!
         朱祁钰不能保证其他的公平,他只能保证杀人者死的公平。
    早在一千多年前,刘邦就和三秦的老秦人约法三章,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
    朱祁钰连后面两条都做不到,他只能做到杀人者死,这一最基本的公平。
    甚至连杀人者死,他都做不到,因为孙继宗,是自杀的。
    卢忠带着人将孙继宗验明正身后,将尸体收押,办了特快加急,斩首在了菜市口。
    朝臣们冷漠的看着这一切,并没有人上奏,因为这件事涉及到了皇权更替,稽王府存续。
    孙忠嘴角抽搐的收敛了孩子的尸体,这个当今陛下对待敌人,真的是毫不留情。
    他拖着尸首一步步的回到了家中,还没走到家里,就体力不支,歪歪斜斜的倒在了路边。
    丧子之痛,再加上岁数大了,差点直接命丧黄泉,但还是捱了过去。
    孙继宗被草草安葬,被斩首的人是不允许设灵堂,更不允许大葬。
    朱祁钰伸了个懒腰,对着兴安问道:“太后那边反应如何?”
    “还好。”兴安低声说道:“也没发脾气,知道陛下又斩了一遍,太后叹了口气。”
    “倒是稽王妃那边又是哭了一小会儿,稽王妃托臣给陛下稍话,说谢陛下圣恩。”
    朱祁钰点了点头:“稽王妃和太后闹的很不好看,算是摘清了。”
    兴安并没有回话,这不是他这个臣子应说的事,但是钱氏在宫中和孙太后吵那一架,其实是吵给陛下看的。
    稽王府已经搬离了皇宫,现在住在了稽王府内。
    如果稽王府依旧依仗着太后,不和太后切割的话,那陛下这里万一觉得稽王府怀有异心,甚至对大位依旧有想法,那陛下是要斩草除根了。
    稽王北狩了,钱氏是稽王妃,稽王府上上下下,都要靠钱氏打理。
    钱氏还算明事理,至少知道谁能赢。
    “昌平侯走到哪里了?”朱祁钰问起了杨洪的事儿,他处理一下宣府之事,就会回京来,做他讲武堂的祭酒。
    兴安笑着说道:“现在已经到德胜门了,再过会儿就到讲武堂了。”
    “武清侯对杨洪回来是个什么态度?”朱祁钰低声问道。
    眼下只有兴安在身边,兴安这个人知道分寸,有的话能说,有的话,不能说。
    兴安俯首说道:“武清侯没什么态度,甚至有点轻松,石总兵每天都在兵推棋盘,在反复的斟酌自宣府来的军报谍情,推敲如何灭了瓦剌。”
    “对于石总兵而言,灭瓦剌是更重要一些。”
    军人,沉迷于建功立业,这是干正事。
    朱祁钰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石亨就这么个状态下去,真的挂帅灭掉了瓦剌,朱祁钰可以封他国公,张辅封国公是因为两次平定安南。
    若是石亨能把瓦剌人扫庭犁穴,朱祁钰是不会小气的。
    “走,叫上武清侯,去迎一迎昌平侯。”朱祁钰站了起来,正了正衣冠。
    石亨被叫了出来,紧随其后:“陛下真是龙行虎步,走出了一个虎虎生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