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书库 > 朕就是亡国之君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勋章…又见勋章!
    
    这刚见面就一句马屁。
    这已经不是当初石亨在狱里等着被砍头的时候了,没必要这么拍啊…
    “行了,昌平侯回来了,若是觉得讲武堂烦闷,兵部坐班拘谨,就回大营待着也行。”朱祁钰以为石亨不想在讲武堂待着呢。
    石亨笑呵呵的说道:“兵部坐班是挺拘谨的,倒是讲武堂有趣。”
    “讲武堂纸上谈兵终觉浅,石总兵两头跑不嫌累?”朱祁钰还以为石亨会反感讲武堂这种有点纸上谈兵的地方。
    兵家之要,在于出奇,不可测识,始能取胜。
    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这是兵家的傲气,也是兵法的运用。
    兵家有兵家的傲气,在于出其不意,战场千变万化,讲究的就是随机应变方能取胜,兵法的运用不是枯燥的使用兵法。
    兵法的常态应该是运用之时,得心应手。
    这个年代还有兵家吗?
    这两句话是岳武穆岳飞说的,也是诸多将领的座右铭,时刻谨记在心。
    讲武堂不就是兵家布道之地吗?
    儒家独大不假,但是儒家不能灭敌。
    儒家的道理,有的有道理,有的则不完全有道理,就需要用到道家的道理,法家的道理,墨家的道理,和农家的道理。
    比如和瓦剌人讲儒家的道理,能讲得通吗?
    那就得讲兵家的道理。
    讲武堂是军官学校不假,但是归根到底,还是个纸上谈兵的地方。
    石亨这种战阵历练出的强将,对待这种地方,心里应当是不屑的。
    石亨颇为认真的说道:“陛下也是泰安宫、讲武堂两头跑,每天还要去大营巡视,陛下更辛苦。”
    “至于陛下所说纸上谈兵,臣以为不妥,此处甚好啊,臣说不上来什么好,也没于少保那么多的词儿,但是在这儿呆着,就是高兴。”
    “等到哪天像杨总兵那样,打仗打不动的时候,就在这地方,教教弟子学员,也挺好的,还能跟他们吹,老…我当年多么厉害!”
    石亨自然不能在君前失仪,所以临时把糙话,给憋了回去。
    石亨活的很真实,他虽然爱拍马屁,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追求,比如朱祁钰给他的那个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梦。
    “昌平侯来了。”石亨定睛一看,杨洪在讲武堂前下了马。
    杨洪穿着一身常服,而不是常见的甲胄,按理来说,凯旋而归见皇帝,都应该是甲胄在身。
    要卸甲归田,才会一身常服。
    “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杨洪走到了朱祁钰面前,就要下跪,却被朱祁钰拦住。
    朱祁钰满是笑容的说道:“昌平侯辛苦。”
    “乃是臣戍边之职,义不容辞,奈何瓦剌人望风而逃,让也先他们给跑了,未尽全功。”杨洪依旧是中气十足,语气里颇有点遗憾的说道。
    一旦四面合围,即便是围而不攻,瓦剌人也会陷入当初土木堡的窘境当中,兵败如山倒。
    杨洪的安排,颇为缜密,杨洪压根就不是奔着退敌去的,而是奔着灭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