珀兹文学 > 书库 > 黛玉义姐不好当[红楼] > 20、渐远
           薛蟠的人命官司被贾雨村“轻轻”落定,只说薛蟠已被冯渊索命病死,又命薛家赔冯家一千两烧埋银子了事。[注1]
      贾雨村的信到了京中,王夫人王熙凤自是松一口气。
      贾政气道:“蟠儿年幼,姨太太有了春秋,无人管他,纵得他仗势欺人,做出这等混张之事!这几年总给姨太太写信要请他们来,早该派人接去,省得伤了人命!”
      薛家的案子不一时就在宁荣二府里传开了。
      林棠觉得可笑,冯渊白死没人偿命,荣国公府的人却为了杀人犯要来欢喜。
      贾宝玉急匆匆跑到林黛玉屋里,笑道:“林妹妹,你听说没有,薛家姨娘要进京了!听说薛家有一位宝姐姐,只比咱们大两三岁,人生得极好,也是从小读书。等她来了,咱们就又多一个伴儿!”
      林黛玉看他一眼:“她还没来,你就乐得这个样儿?”
      贾宝玉兴致正高,未觉林黛玉有些不快,笑道:“当日妹妹来了,我也是盼了许久才盼来。倒不知姨妈什么时候到。”
      林黛玉说累了要歇,让林棠把贾宝玉请出去。
      贾宝玉本想多呆一会儿,看林棠往门边一站,朝他一笑,不知怎么就有些畏惧,和林黛玉说几句,一步一蹭出去了。
      “姑娘从前觉得云姑娘孩子性子,为了荷包、屋子、丫头,还有宝二爷和谁多说几句话,就跟姑娘闹脾气,姑娘今儿也和云姑娘一样了。可见人不能背后说人。”林棠关上卧房门,笑和林黛玉说。
      林黛玉眉眼间有些恼色,面上飞起薄红,嗔道:“你是谁的人,怎么不向着我说?”
      两年多过去,紫鹃已经不管林棠在屋里说什么了,坐在炕上专心看书。雪雁提着笔假做写字,支着耳朵听。
      林棠在林黛玉身边坐下,先给林黛玉倒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笑道:“我是姑娘的人,自然是向着姑娘说话。姑娘只说我才刚说的有没有理。”
      茶杯放在嘴边半日,也没喝下去一口,林黛玉放下杯子往床上坐了,不看林棠:“我知道我有不是,可薛家还没来,宝玉就高兴得那样,等来了,还不知他怎么呢。”
      林棠慢慢行到床边,笑道:“姑娘,我多说一句。宝二爷今年十岁了,正该读书上学,这府里从前的珠大爷十四岁就进了学了。宝二爷原该在外头,是老太太舍不得,所以还在里面。薛家的姑娘也是女孩儿,还大几岁,和宝二爷更该避讳着。”
      林黛玉面色由红转白,林棠也在床边坐下。林黛玉先拉她的手,又抱住她的胳膊,最后靠在她怀里。
      “姑娘不想说,就不说了。”林棠轻声道。
      “姐姐把爹爹给我写的信都拿来罢。”林黛玉拿帕子遮住脸。
      林棠便从柜子里找出信给林黛玉。
      林黛玉接了信,说:“我自己呆一会儿。”
      紫鹃合上书,同雪雁把笔墨书纸都收了,林棠也拿着针线挪到南边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