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出娱乐圈后我爆红了

作者:

惩罚(1/6)

  云晚承认,这几年沈砚行把她保护的很好,风不吹日不晒雨不淋,让她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生活着,从来没有为钱发过愁。

  如今仙女下凡了,才知道烟火很贵。

  她没有住的地方,就两百五十块,也住不了几天酒店,微信里罗琦让去她家。

  罗琦是化妆师,偶尔兼职影视剧组的特效化妆,她的家,在Y城的郊区影视基地附近。云晚从S市过去,要坐高铁三个小时,公交一小时。

  为什么坐高铁?因为她买不起飞机票,特价最便宜的也买不起。

  她的钱,只够买高铁的二等座。

  高铁不让带猫,云晚只好把猫托运,400元的托运费,贵得她心肝脾肺肾都在疼。

  最后还是罗琦帮她付了钱。

  就在云晚坐在高铁站的候车厅里,昏昏欲睡时,沈氏大厦这边终于有动静了。

  齐秘书接到了一通电话,是后岛的管家打来的,说是太太离开后岛了,一天没回,现在电话也打不通,担心人出了事。

  沈砚行在开会,齐秘书不敢进去打扰他,想着太太可能只是闹脾气。

  毕竟太太闹脾气离家出走这种事,不是第一回,他还算是有经验。

  一般情况,到了傍晚,太太的脾气就自动消失,乖乖回家。

  可是,这一次,好像有点不同。

  先是管家再次焦急的打电话,说太太仍旧未归。

  再就是前台收到了一份写着离婚协议书的文件。

  齐秘书见过云晚的笔迹,自然清楚,这是太太之手。

  他逮住了前台,让她一字不落把下午的情况汇报给自己。

  听完后,齐秘书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要完。

  齐秘书惴惴不安的等在会议室外,心急如焚的状态,就好像这不是会议室,而是他老婆正生孩子的手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