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出娱乐圈后我爆红了

作者:

清醒(1/6)


  高铁到站,云晚随着人流下车出站。

  罗琦还在剧组忙,无法来接她。

  她得一个人去罗琦家。

  云晚的银行卡只剩9.9,Y城的出租车起步价是10元,非常讽刺的告诉她,人生少了一毛钱,也会寸步难行。

  没好意思再舔着脸跟罗琦借钱,索性放弃打的,选择公交。

  云晚戴着黑色口罩,宽大的卡其色磨毛围巾从头到脚裹得严丝合缝,□□墨镜的加持,没有人看得出,那张美|艳至极的脸蛋,此时藏着一丝无可奈何的苦涩。

  说来好笑,她过安检时,工作人员竟然没认出来,隐隐觉得眼熟,只愣愣盯着她的脸半晌:“你是……那个谁吧?”

  从无人不知的国民小师妹,到“你是那个谁吧”也就只需要三年。

  云晚用百度地图费劲巴拉的规划罗琦家的路线,终于上了255路公交,一路随着过山车似的公交摇摆,磕磕撞撞,低着头,万分心疼脚上价值八十万的小羊皮。

  在不知被人踩了多少脚后,云晚总算听到站点播报声,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就像只沙丁鱼,被规模巨大鱼流裹挟着推下公交车。

  沥青马路面自动聚集着大小不等的水坑,雨势依旧不留情面,肆无忌惮的在水坑里投下一颗颗炸弹。

  公交车司机停车的位置,不偏不倚,恰好就在一个大型水坑的前面。

  云晚一脚踩了进去,冰冷宛如巨兽,瞬间吞没她那双纤细的脚踝。

  她狼狈的快走几下,才堪堪逃离水抗,茫然的站在马路伢子上撑着伞,看着公交没有一丝眷恋的疾驰离开。

  那公交司机的车速,上辈子铁定开过飞机。

  云晚一脚深一脚浅的往罗琦家方向走,路灯昏黄,雨丝在暖光下横斜落雾,时不时迎面打在她的额头上,她把伞面往下放了放,埋着头,气息微喘的径顾走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