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出娱乐圈后我爆红了

作者:

封杀(1/6)


  “这时代变了,”云晚愤愤不平地打开水龙头,“离婚还要三十天冷静期?”

  “王者注销账号还要十五天冷静期呢,”倚着浴室门框的罗琦打了个哈欠,“更何况是离婚?”

  罗琦是凌晨才回来的,她刚好错过“警察叔叔教育沈砚行要让着老婆和劝诫云晚过日子要睁只眼闭只眼”的大型劝和现场。

  其实这三年里,罗琦作为豪门怨妇云晚的闺蜜,时不时就能接到云晚嚎啕大哭要离婚的微信语音。这一回,罗琦以为和以前一样,没当回事,只当小作精离家出走是闹着玩,过几天沈砚行会照常开着豪车接走她。

  云晚这会儿在洗澡,隔着磨砂玻璃门,罗琦能隐约的看到一具人类高质量女性的body轮廓。这小蹄子,曲线实在过于优秀。

  门缝里随着热气飘出来云晚的声音:“三十天就三十天,我铁了心就是离。”

  罗琦调侃起她:“怎么办,你吃饭咋解决?”

  云晚用毛巾随便擦了两下头发,趿拉着罗琦的踩屎凉拖走出来,水滴恋恋不舍的滚过她饱满耸立的上围,腰段像死神勾魂的镰刀,轻易的就能男人的魂儿带走。

  “总不是跑剧组试戏,我也就这一个吃饭家伙。”她叹了口气,在敞开的行李箱里翻找出一件黑色蕾丝bra,弯腰勾上后背,人懒懒的往榻榻米上一摊。

  灯光暖黄,柔和的铺在云晚那具令人沉沦的身体上,简直美得像一副古欧洲宫廷走私出来的春宫油画。

  罗琦庆幸自己还好是个女人,不然她也把持不住。

  *

  Y城影视基地,昨夜一场秋雨,叶片洗被得透着亮泽,枝杈上偶有鸟蹄,银杏叶很听凉风的话,三五成群的打着旋儿,落满青石砖,灰瓦朱墙浸着一股入秋的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