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花落尽子规啼

作者:

第12章 番外:杨花落尽子规啼之陆家大少爷的独白(1/16)


  我叫陆言,字文君,自从12岁那年中了秀才,父亲母亲,乃至全府上下,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过年时,祠堂祭祖,祖父拉着我的手站在祖宗牌位前,老泪纵横,
  列祖列宗在上,我陆家复兴有望了,有望了。
  我安静的站着,抬头看见祠堂上的祖宗牌位,在第二排的正中间,有一块描金的楠木牌位,正是陆家的那位探花郎祖宗,曾官至丞相的,我的曾曾祖父陆观书。
  长辈的愿望很明显,我12岁就能中秀才,自然应该担起复兴陆家的重任。
  父亲语重心长的对我说,
  儿啊,如今陆家日趋没落,不说在京城陆家已经销声匿迹,若是再继续下去,不出二十年,只怕连这禹州都再无立足之地。
  我觉得有些诧异,
  父亲何出此言,我陆家诗书传家,家风清明,在禹州名望亦是颇高,何来无立足之地一说?
  父亲长叹一声,
  你可知我陆家为何偏居这禹州五十年,在禹州仍然名望颇高吗?
  不是因为曾曾祖父吗?
  父亲苦笑一声,
  你以为祖宗余荫能庇护子孙多久?就是京城那些有爵位袭承的勋爵之家,若是家中子孙几代无出息,待爵位袭尽,也免不了没落消失的无声无息,更何况咱们这种无爵之家。
  我不解的问道,
  那是为何?
  父亲道,
  我陆家之所以还能在禹州说的上话,乃是因为你祖父。你祖父虽未入仕,但到底在京城长大,结交的也是各路贵人,背后人脉颇厚,世人看在你祖父的面上,自然会高看我陆家一眼。可若是你祖父先去,世人都是拜高踩低,我陆家没落至今,若再后继无人,那陆家的结局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