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基的那天朕发现自己是反派

作者:

第 7 章(1/6)

  薄孟商也不是真觉得傅平安是天才了,毕竟她大家大族,又在同龄人之中颇有才名,天才也不是没有见过,甚至有年仅九岁便能作辞写赋的。
  但她多少觉得傅平安记忆力不错,是个可造之材。

  这之后每日晨起时和日落之前,薄孟商便教傅平安一个时辰。

  薄孟商越教越满意,待他们快到都城时,这两册书傅平安已经都能背出来了。

  “……故知之难,不在见人,在自见,故曰:‘自见之谓明。’”

  傅平安背完,觉得口干,稍稍咽了口口水,有些紧张地望着薄孟商,道:“长史,我背的对么?”

  薄孟商望着眼前的傅平安一时有些恍惚。

  或许是因为一直在车舆中不晒太阳,傅平安白了许多,于是五官显现出来,薄孟商意外地发现对方长了张相当精致的面庞――她很快意识到自己不该惊讶,因为永安王妃当年便是名冠京都的美人。
  再加上吃好喝好,傅平安个子也长了不少,一个半月前给她做的衣服,衣袖都显得有些短了。

  一个月前薄孟商觉得把傅平安放在太后面前,太后定然就会放弃收她做养子的念头,这会儿却开始动摇。

  傅平安此时则因为自己背书成功感到得意,露出灿烂的笑容。

  眼下已是六月中旬,据阿枝说,他们距离都城已经不过几十里地,车队里的人都有些浮躁,浮躁里带着喜悦,大约是想着终于回到了家乡。

  因为太阳太烈,薄孟商也放弃了骑马,借口教傅平安读书呆在马车里,就算如此,身上也起了一身薄汗,她瞥了傅平安一眼,见傅平安仍在沙盘上涂涂画画,忍不住笑了一下,就在这时,马车停下,窗外有人道:“这可是永安王殿下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