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月光

作者:

第 1 章(1/7)

  《我见月光》
  文/怀南小山

  晋江文学城首发。
  本故事纯属虚构。

  01.

  四月,沉云会馆的棠梨开了。
  院里阳光一透,花斑落满秦见月的戏袍。清清明明一个敞亮午后。

  秦见月静坐绮户轩窗前,往颊上推匀一抹朱色胭脂。外面乳白花色衬得她面色娇娆,神韵轻俏。

  “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

  后台演员练嗓的声音此起彼伏,尾音在天花板上一圈一圈绵长的荡。惊得枝头喜鹊扑腾着翅膀停在窗棂,意犹未尽地踱步徘徊。
  放在手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秦见月放下手中脂粉盒。

  打开消息,是她的老师孟贞发来:今天我就不过去了,跟着师姐他们好好唱。
  秦见月回了一个字:嗯。

  本身不紧张,孟贞这么一说,秦见月心里倒是没谱了起来。

  这还是她头一回给人唱堂会。
  所谓堂会戏,有为贵胄演出之意。通俗来说,就是一富家子弟包了场,他们今天的戏尽为一人唱。人家点什么曲儿,他们就得唱什么。

  这是秦见月从戏曲学校毕业的第二年,此前在燕城城南的破落小剧院待了一阵,后剧院经营不善、停业整顿,奈何行业日薄西山,院长绞尽脑汁没将剧场拯救起来。剧院里头的小演员就这么尽数被遣散打发了。

  很快,秦见月被母亲介绍到孟贞门下的私人戏班子。
  孟贞其人,秦见月的妈妈秦漪的老师。

  秦漪年轻时是孟贞的嫡传弟子,跟着孟贞唱了小二十年的戏,后来转向教育行业。
  秦见月赋闲在家一段时日,秦漪问过她,是想接着唱,还是去教书。秦见月不假思索答道:要唱。
←上一章